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风寒
    出了门,梨雪用帕子抹了抹眼角,又恢复了从容的模样。什么含泪哭泣,都是伪装。梨雪从来都知道,自己身为女子最大的武器在哪里。

    她向着锦楠院去了,领了恒参命令的她底气十足。

    而另一边,正堂里。

    听到柳初生病的消息,柳新当即就坐不住了。他当下眼圈红了,双手都在颤抖。

    他突然想起,娘亲去年去世的时候,不也正式一场小病。只因为没有钱找大夫,娘亲就撒手而去,丢下了他们姐弟两。

    “我要去看她。”柳新站起身来,再也忍不住。

    恒参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见他表情严肃,再看李家豪也是同样,于是问道:“不过是一场小小风寒,你们为何如此紧张?”

    柳新的手抖抖索索,嘴唇张开声音颤抖的道:“她、她从未……”

    李家豪看不下去了,接着道:“将军她从未生过病,这次生病怕还是因为救我耗费精力太多,怕不止是一场小风寒而已。”

    恒参点了点头道:“无事,不论需要什么,没有我恒家拿不到的东西。既然你们也担忧,那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吧。”

    柳新沉浸在悲痛的回忆中无法自拔,李家豪却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恒参,心想要看柳初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有恒参什么事,他一个外男……

    待两人到了竹枝院时,果然大夫已经来了,正在里间给柳初把脉。柳新想要探头看一眼,却被梨雪伸手挡了回去。

    梨雪梨雨两人在屋内盯着,帐子放了下来,只露出一只手和一小截手腕。

    大夫正闭着眼,两指搭在柳初手腕上。梨雨有些焦急,不禁出声问道:“怎么这么慢,到底是怎么回事?”

    梨雪才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就见大夫睁开眼道:“不止是风寒,这位小姐修的内家心法,还有些元气损耗,需要补充。”

    内家心法?梨雪抬眼看向床上那人,层层纱帐遮住了那人的模样看不出。她上前将大夫扶起,边走边问:“那要怎么开药?”

    “是啊,怎么用药,你说?”柳新不禁转头看了眼恒参,他就怕有什么是他们姐弟两支付不起的,到时候还要恒参记得之前说过的话才是。

    恒参见柳新视线扫过来,微微一笑道:“写下方子,先命人熬药。”

    那大夫抚了抚胡须,微微鞠躬道:“方子好写,风寒好治,但这元气损耗,却不是小老儿能够治好的。”

    恒参也不由得蹙眉问:“这元气,需要什么药材来补充,你只管说。”

    大夫摇了摇头道:“听闻北晋以北有一处霜寒之地,里面生长着十分罕见的龙吐珠,这位小姐风寒治好之后,还要这龙吐珠放在床头日日闻着,才能渐渐好起来。”

    “龙吐珠?”恒参疑惑,他走南闯北,还真没有听过这植株的名字。他又问:“可有模样长相,好派人去寻?”

    李家豪突然心中一动,想起家乡中的某一种花,家乡叫它“牡荆草”,又听说外来人都叫他龙吐珠。

    这种在老家并不罕见的东西,也只在李家豪的记忆中出现过一次。还是他幼年时,随父母返乡,偶然听见的。

    此时大夫摇了摇头道:“这龙吐珠十分罕见,也未曾有人留下过画像。”

    李家豪只觉得十分怪异,他的家乡并不算偏僻,既然罕见,又为何有那么多龙吐珠,既然不罕见,又为何西戎的大夫却说没见过。

    “若没人见过,我们要如何去寻。”恒参皱眉,觉得这个大夫几乎是满口胡言。

    但就在此时,李家豪却说:“我知道。”

    倏然,四双眼睛都看着他,他清咳两声道:“在我老家就有龙吐珠,不过我当时年幼,所以并不记得太多。”

    恒参沉吟片刻,问:“那你还记得回去的路吗?”

    那是李家豪是坐在马车里被抱在怀中,哪里还记得路。他摇了摇头,却又道:“我只记得村子的名字,也许能够摸索过去。”

    柳新当即抓住了李家豪的袖子,满眼的渴求,他像是说:“带我去。”

    但是李家豪却将他的手从自己身上扫下,看了眼里间被纱帐遮住什么也看不见的床道:“将军这里还需要人照顾,我回去找,你留下来照看将军。”

    他们一行只有三个人,肯定不能将病着的柳初一个人留下来。若让柳新去找,他也并不熟北晋的地图。虽然很可惜不能帮柳初找药,但是柳新也只得同意。

    恒参又问:“需要我派人护送你过去吗?我这有四国通行证,也免得你过去被检查。”

    李家豪本来打算自己一个人悄悄回去,不过城门就不会遇到检查。但恒参的提议,却让他心动了。从西戎到北晋,如果走正道的话,会更快一些吧?李家豪很快在心底画出一片地图和几条线路,然后点了点头道:“好,那给我安排一个护卫的身份。”

    他一身杀气,就算说是商户也没有人信的,不然说是商户。

    恒参点了点头:“历城与北晋一线之隔,今夜我就安排下去,明日自会有人给你送来合适的衣服和身份凭证。”

    大夫见没有自己的事了,于是趁机开口道:“那药方已经写下来,早点找人抓药熬药,温着等这位小姐醒来呢。”

    恒参点了点头:“梨雪,你去抓药。黄大夫,你先退下吧。”

    梨雪得了命令,拿着药方就出去了。这种小事其实并不用他们大丫鬟去做,但为了防止出错,所以梨雪也不敢假手他人。

    恒参又看了眼柳新,知道他们不可能放心将柳初交到他手上,于是道:“里面还睡着呢,我们先出去说吧,还有梨雨看着呢。”

    柳新忧心忡忡的,他一愁,就不想走。

    恒参问:“你留在这里能帮上什么忙?”

    “我……”柳新张开结舌,他几乎找不到自己存在的理由。

    李家豪笑着打圆场道:“将军还病着呢,你们一个是他兄弟,一个是他……好友,可别吵了起来。”

    那“好友”两个字说的极为勉强,恒参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奈。柳新勉强拉扯了一下唇边,却也没有笑开。

    突然“咕咕——”两声传来,声音虽清,但在寂静的小院中十分明显。

    “咕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