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别去
    梨雪看了梨雨一眼,梨雨点了点头,带着四个小丫鬟出去了。

    梨雪轻声道:“这是公子特地吩咐的鸡汤,怕姑娘嘴里没味,还加了酸笋。”

    柳初点了点头,喝了一口鸡汤,然后指着梨雪手腕上的印记问:“你这个印记,有多少人知道?”

    梨雪顿了顿,掩了袖子道:“小姐看似非常在意这个。”

    柳初再喝了一口鸡汤,酸口的鸡汤开胃还不油腻。她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晋陵秋风起。”

    梨雪下意识的接了一句:“历城夏花开。”

    说完,她就愣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看着柳初。这么大胆,在隔壁还有梨雨等人,柳初就这样悄悄的让自己知道身份。

    柳初微笑着看着震惊的梨雪,又继续低下头去吃她的晚饭。

    喝了一碗鸡汤,剩下的粥她也不想喝了,只吃了两块点心,就不想动了。

    梨雪开始收拾东西,柳初躺在床上,看着梨雪忙碌的动作,突然道:“有些东西我只是一时忘了,那我迟早是会来取的。”

    梨雪浑身颤了一下,迟疑一会道:“是。”

    梨雪将所有东西都收拾完了,又点上了一注香,伴随着香甜的熏香,柳初又陷入了昏暗之中。

    外间,柳新一个人对着五个丫鬟。

    “柳小姐还病着,这回醒了用了药和饭,一会还要歇息的,你不要进去打搅她了。”梨雨将柳新推到椅子上坐下,插着腰气势汹汹的冲着柳新道。

    她身后还有四个小丫鬟,仗着人多,她相信柳新不敢对自己怎样。

    柳新皱眉,问梨雨:“那我怎么确认她好没好?”

    梨雨撇了撇嘴道:“有我们在呢,哪里要你一个大老爷们进去,你知道怎么照顾人吗?”

    梨雨转过头看了一圈,身后的四个小丫头都拼命的点着头:“嗯嗯。”

    柳新却依旧不肯放弃,但对着五个女子,他又不好发脾气,只红着脸问:“那我若是想见她呢?”

    梨雨轻哼一声,气势汹汹的道:“你想她也不能打扰她休息,除非……除非柳小姐叫你进去。”

    柳新有几分郁闷,却也知道柳初的身体要紧。他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就听你的。不过如果姐姐叫我,你可一定要喊我。”他真怕这个小丫头因为讨厌他而不喊他。

    梨雨抬起下巴,高傲的说:“那要等柳小姐想得起你!”

    梨雨眼珠子一转,心底就盘算着,一定要让柳小姐开心起来,然后忘掉外面这个坏小子。

    外间陷入一片沉默,此时梨雪也掀了帘子出来。她看了一圈,最后视线停留在柳新身上看了眼,又转头看几个小丫鬟道:“柳小姐已经吃完了,东西我收拾好了,你们带走吧。”

    几个小丫鬟点了点,就要进去,却听梨雪道:“动作轻些,别惊扰了客人。”

    小丫鬟掀了帘子进去,不多时又各自拿了东西走了。

    梨雪再看了眼柳新,又看了看气鼓鼓的梨雨道:“留他在这里吧,我去厨房嘱咐他们多烧点水,柳小姐睡了一觉该用水的。”

    一时梨雪走开,又剩柳新和梨雨二人,大眼瞪小眼。

    没有人告诉柳初元气损耗的事情,所以柳初也只是觉得自己有些疲惫,提不起力气来。或许是记忆总从未有过生病的记忆,所以柳初并未发现哪里不对。

    吃过药之后,第二天柳初觉得身上清爽一些,就提起去军营的事情。这是她来历城的正事,就算是敷衍,也要把表面工作做好,何况她从东麓来到西戎,不就是看中了西戎前不久打赢了北晋,有与北晋对抗的实力吗?

    然而令柳初没想到的是,她的想法一经提出,就被众人异口同声的拒绝了。

    她疑惑了扫了两眼,恒参依旧是淡然的笑、柳新有几分紧张,额角亮晶晶的几乎沁出汗来。她心底选好目标,就问柳新:“小新,你告诉我,为什么?”

    柳新被他一问,就想说出来,但是他看了眼恒参,却收到对方鼓励的眼神,又鼓足了勇气道:“姐姐,这里很好,我……我还想多呆几天。”

    见柳新支支吾吾的几乎说不出话来。柳初低下头,额角的发丝滑落,在她脸上投下一道阴影。她问:“那我可以问一下,李家豪去哪了吗?”

    这个好解释,恒参不知道,但是柳新是知道的。他立即接口道:“他去办你吩咐给他的事情了,姐姐你不用担心。”

    柳初垂下眼睫,浓密的眼睫在眼窝洒下一层暗淡的阴影,她抬眼,眸中如有星河:“这样大的事情,他没有我的吩咐,就直接走了?”

    “这……”柳新转头看了眼恒参一眼。

    柳初的声音却从对面传来:“怎么,这件事情你不知道的吗?看阿恒做什么,他又不知道什么。”

    此时恒参笑了一笑,引得柳初放过柳新看过去,只听恒参道:“也不瞒着你了,实在是你的病,有些古怪。”

    柳初蹙眉问:“哪里古怪?”

    恒参轻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你前日用功过度,所以需要休养一些日子。而李将军见你昏睡了两日,又怕你担心,所以提前是做你吩咐的事情。”

    柳初嗤笑一声道:“你不用骗我了,李家豪是什么性格,我比你们都要清楚。他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再我没有吩咐的情况下去做什么——除非我死了。”

    她这突然一下的转折,令柳新和恒参都皱了眉。

    柳新惊慌的站起来道:“姐姐,你别乱说。”

    恒参也不赞同的道:“头顶上次有神明,这种话,不必再说。”

    柳初轻瞥了两人一眼,淡淡的问:“不论你们说什么,军营我是一定会去的。那么现在,你们总可以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

    恒参和柳新对视一眼,最终还是由恒参开口道:“阿初,你真元受损,李家豪为你去寻药了。”

    柳初垂眸,她轻声问:“那么,如果找不回来药呢?”

    恒参笑了笑道:“虽然此药不是那么好得,但李将军有很多,所以你不必担心。”

    柳初抬眼,再次看了两人一眼,然后缓缓起身。她眼带倦意,向门外走去,她道:“明日我是一定要去到军营的,已经拖了这些日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