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我的小新长大了
    柳新急忙追过去道:“姐姐。”

    柳初停下脚步,转身看他:“怎么?”

    柳新近乎哀求的道:“姐姐,你在休息几天吧。”

    柳初垂下眸,声音几乎冰冷:“不用了,我说过了。”

    柳新放开手,眼睁睁的额看着柳初一步一步、越走越远。

    恒参走到柳新身边,伸手拍上柳新的肩道:“别担心,她总是有自己想法的。你陪她一起去军营,留意她的状况就好。”

    柳新点了点头。

    恒参又道:“我回大夫准备好调理的药方,到时你带上抓好的药,记得每日盯着她用药,等李家豪找到龙吐珠,一切就会好起来了。”

    柳新神色郁郁,点了点头道:“只能这样了。”

    第二日,柳初果然应了她前日之言,收拾了东西,就已经准备去军营了。

    柳新知道自己拉不住她,所以也并没有强求。

    而恒参早知柳初心意已决,所以准备了上好的药材,郑重的交给了柳初。他含笑,如春风拂面:“你可以走,我不挽留。但这些药你要带上,你也不想李将军带着药回来,却无力乏天的情况吧?”

    “哪里会有那样惨?”柳初笑着,却仍是接过药。这几日她觉得好了许多,却还是觉得提不起力气来,特别是只要一运内功,只觉得浑身像是被针扎了一样深疼。

    恒参没有接话,只是笑了笑。

    柳初有些尴尬的撩了一下发丝,有些局促的道:“既然这样,我就先出发了,多谢你的药材。”

    恒参却突然抬手,神刀柳初脸旁。柳初没动,那只手越过头顶,然后收了回来:“开花了。”

    他手上,是一朵粉红的花朵。抬头就可以看到,柳初头顶密密麻麻的花藤上,打了满满的花苞,偶尔有几朵绽放的花朵。

    柳初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柳新跟在柳初身后,本对恒参生起的几分好感,又在这举动中消失了。他警告般的看了恒参一眼,跟着柳初远处。

    身后,恒参见柳新幼稚的行为,不由得轻笑出声。

    有风声呢喃,似有若无:“凭你?还幼稚呢。”

    因为柳初体弱,所以恒参派出的是自己的马车。恒府的马车外表低调,但内里却十分的奢华。锦缎毛绒,熏香宜人。

    柳新小心翼翼的扶着柳初上了马车,柳初却笑问:“难道在你看来?我现在就有这般的弱吗?”

    柳新赶忙摇头道:“当然不是了,姐姐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是最强的。”

    柳初轻笑一下,没有接话。她垂下眼帘,明白柳新这句话的真实含义。她在他心底是最强的,但是她在现实里,却不是。

    她转头看向窗外,颠簸间窗帘掀起,外面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叫卖声不绝。边境小镇中能有这副景象,也实属不易。

    她心中叹,世上高手如斯,她一个人,又怎么妄想能够当做第一人呢?真是可笑。

    可……即使如此,柳初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挫败感。一身力气全无,内力耗尽无法在用。除了十年前,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软弱无力。

    她终究,不是最强的。

    她伸手,五指并不白皙,且十分粗糙。这是常年练武的一只手,没有其他女子的白皙柔嫩,也没有诗词中的皓腕如雪。

    可它原本是极其有力量的,她原本可以震碎山石,弯弓百步穿杨。

    可如今,这双手失去了力量,她向墙壁上拍上一掌,都软绵绵。

    柳初正想着,突然一只手覆上了她掌心,柳初抬头,却见柳新正盯着自己看,满眼的担忧。

    柳新道:“姐姐,别担心,不管怎样,总还有我陪你。”

    柳初原本对柳新还有些介怀,此时就完全被融化了。她笑着答:“好。”

    柳新见柳初终于肯理自己了,心中雀跃。他从一旁的从拿出裹得厚厚一层的点心,打开如同宝物般奉承道柳初面前道:“恒府的厨子新做的点心,很好吃,姐姐你尝尝?”

    柳初见他一副献宝的模样,笑了笑:“好。”

    她捻起一块点心,放入嘴边,轻咬一口,只觉得满口甜香,还带着淡淡的花香。这花香……像是早晨落在自己发边的那味道。

    再细细看去,白色的高点中点缀着几朵粉色的花,其形状香味,都如那花一般。

    知道柳新是为了讨自己开心,柳初不好板着脸,所以微笑道:“你费心了。”

    就今日看来,那花开的迟,所以如今整个历城,怕是也找不出来多少。而恒府的厨子却用来做糕点,想来是有人费尽心思收集了许多。

    如今在她身边,能对她这么好的柳新怕是没有这份力量。那么多半,还是柳新去找了恒参。

    不论是柳新还是恒参,这份带她真挚的心意,她都领了。

    但,若说以糕点这种讨巧的手段就能令柳初忘记自己要做的大事,却是不可能的。

    所以柳初只是尝了一块糕点,就放下了。

    马车随着路途颠簸,窗外渐渐变得一片荒凉,柳初扶着窗框,打量着这一路的地形。开阔的视野之下,无边的嫩绿映入眼帘。田里还有辛劳的农民,在不停的耕种着,播种着属于自己一年的伊始。

    柳初指着窗外对柳新道:“你看,就连他们都不曾放弃希望。我如今这样,又算得了什么呢?”

    “小新,你不用担心,只是一点小病小灾,难不倒我的,迟早我还是要站起来,站在所有人的面前,将他们狠狠的击倒。”

    “但是姐姐,在你站起来之前,我是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的。所有想要打败你的人,都会由我来打败,所有想要挑战你的人,都要先踏过我。姐姐你一直是最强大的,而现在你只是病了而已,在你病好之前,姐姐,我来保护你。”

    柳新突然强势的说,他的话令柳初微微一怔,旋即笑了。

    “好,我的小新,长大了。”

    历城虽然属于边境,但建立军队的地方,却绝对不可能驻扎在小小的历城里面。走过漫长的一段路,两人才来到历城大营。

    远远地,一大片营帐驻扎在平地上,一支杏黄的军旗高高升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