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等待
    渐行渐近,直到车夫说了一句到了:“到了。”柳初和柳新二人才从车上下来,看着历城的军营,一股强烈的气势铺面而来。

    不亏是以军治国的西戎,军人身上的煞气就比东麓要强的多。虽然,比起柳初一手带起的噬血营还差的多。

    军人,以军营为家。一声军令,千军万马齐开令,那样壮观的景象,才是军人真正的气魄。

    他们踏着敌人的骨头和战友的鲜血,一步一步成长起来。他们是军人,是保卫家国,是百姓们安居乐业的基础。

    柳初被历城军人的气势震到,怔了一会,才领着柳新向前走去。

    “站住,什么人?军营重地,闲杂人等免入。”

    柳初站到营地圈起的门前,就被两边的门卫拦住。早就猜到对方的反应,柳初从容的道:“我是新任征北大将军柳初。”

    两人狐疑的对望一眼,然后又狠狠的道:“什么柳初,别当我不知道,你们这一行人知道有个女将军来了,纷纷假装将军想要见自己的夫君,连这种事情都敢假扮,不要命了吗你?”

    另一个门卫耻笑道:“就是,何况之前来的人还打听清楚了,那女将军身边带着两个男子,说是一个是弟弟一个是亲信,你连这都没大清楚,也想来蒙骗过关?”

    “哈哈哈哈……”两人同时大笑起来,其中一人道:“告诉你,省省心吧,过年过节的,你家丈夫总是能回去的,别痴心妄想了。”

    柳初蹙眉,与柳新对视一眼,两人都发觉了不对劲。这么多女子,并且个个都清楚她来历城了。她此次行事虽然并不紧密,但也那些无知妇孺能够知道的,这事若宣传的这么广,她这几日,也不会一点风声没有听到。

    那么……到底是谁安排的这件事,且这样针对她,总有什么目的才是。

    但眼下,还是要进得去军营才是。柳初才要说话,那个门卫指着柳初身后道:“你看,那不是又来了三个?”

    柳初侧过身,远远的又走过来三个人。果然如那门卫所说,一个年轻的女子,另有一个稍显稚嫩的少年和一个壮年男子。

    原来李家豪在她们心目中,竟然是这般的形象吗?柳初不禁想笑,她退到一旁,见门卫指着她这边大声道:“没见那边还有一个吗?这几日像你们这样的多了去了,别想了,真这样的虚荣的人,还不是坐着精致的马车,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哪里像你们一样风尘仆仆的。”

    听到这些,柳初不禁心虚的看了眼自己,又看了身后已经离去的恒府马车。她这样看起来,倒确实像是士兵所说的人。

    那门卫又指着柳初道:“你看那位,可是坐着马车,打扮好了来了,可惜她记错了,只带了一个人来。”说着,那门卫不屑的轻哼一声。

    柳初蹙眉,从门卫的说法来看,现在军里对于自己的看法,都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看来使坏的人,只是为了坏了自己在军营中的名声,可究竟是谁踩会如此使坏。秦世汶?柳初摇了摇头,想不出答案。

    她眼见门卫赶走了那几个人,几步走上前,从怀中掏出一卷明黄色的布帛递了上去:“我真的是柳初,这是圣上赐下的圣旨,你可以看上一眼。”

    两个门卫互相对视一眼,同时捧腹大笑道:“哈哈哈哈,圣旨?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圣旨呢,来让我瞧瞧,到底长什么样?”

    此时一个士兵晃晃悠悠的走来过来,隔了老远,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他走过来,眼神迷离的问:“什么圣旨,拿过来让我瞧瞧,老子长这么大,还没瞧过圣旨呢。”

    他说着,伸手就要拿。却被一巴掌拍开,柳新横眉竖目的挡在柳初面前,伸手护在柳初手上,愤愤的道:“睁开你的狗眼瞧瞧,圣旨也是能作假的?要么请了我们进去,要么就让你们能认人的人出来。”

    被拍了一下,那个原本昏昏沉沉的人瞬间的就醒了过来。他涨红着一张脸,声历内敛的道:“不就是圣旨吗?嚣张什么嚣张?等等,看老子给你叫人去。”

    那两门卫见柳新不似作假,顿时就扬起笑脸,对两人道:“没想到竟然真的是柳将军,别站太阳底下啊,多热啊,往阴处站一站,凉快。”

    柳初双手抱在胸前,冷哼一声,不理他们。柳新更是有脾气,依旧竖着眼,瞪着两人,怒气冲冲。

    两人讪讪的退到一旁,却依旧凑在一起交头接耳的。

    柳初虽然病了,但听觉却依旧灵敏,所以她听到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只听其中一人道:“果然像我说的吧,坐着马车,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另一人接着道:“你瞧啊,旁边那个小子,细皮嫩肉的,知道的是弟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情郎呢。”

    两人零零碎碎说了一会,又扯起其他的东西。柳初不觉看了两人几眼,见两人依旧无所只觉,只得无奈的放弃。

    百无聊赖的等在营地前,柳初心底盘算着,不说毁她声誉的人是谁,只说西戎军营这懒散的模样,也是该整治一番的。

    柳初等了又等,却死活不见有人出来。她算是冷静,但是柳新却冷静不了。柳初还病着,等了这就,她的身体肯定是受不了的。

    他几步冲上前,冲着两个人门卫就要喊,但是却被一只手拉住了。他转过头,却见柳初拉着自己,摇了摇头。

    柳新忍不住问道:“姐姐,为什么?这些人,让我教训教训,就知道什么叫尊卑了。”

    柳初垂下眼睫,浓密的眼睫在阳光下投下一层阴影。她问:“小新,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也懂得什么叫尊卑了?你别忘了,我们本身,可不是什么尊贵的身份。”

    柳新怔了一下,然后垂下头,额前发丝垂落,遮住了神色:“是。”

    柳初见柳新垂下头默不作声,心底轻叹一口气,转过头去。知道柳新的身份之后,柳初多少有些了解他的心理。本是天潢贵胄,但却因为权势争斗自小长在山野,一朝知道自己身份之后,难免会有些得意忘形。

    像柳新这样掩饰得很好,只是不经意中显露出傲慢的,已经是难得了。

    柳初心想,自己总是要给柳新时间的。一个少年的成长,总是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可,如今她哪有那样多的时间,去等待他的成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