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对阵
    一年了。

    她转头去看柳新,少年依旧低着头,似是竖着脚下的草地。柳初忍不住蹙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柳新有了心事,不再与柳初说,而是一个藏着掖着,就是问起,也躲躲闪闪。

    柳初又叹了口气:“你是长大了,都开始有自己的想法了。”

    柳新忍不住皱眉道:“我没有。姐姐。”

    “嗯,我在。”柳初轻声应答。

    “……”柳新没有说话,一时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此时,却听到一句讽刺传来:

    “柳将军真是好大的架子,我都在营中等了好几日了。历城数十万大军,就等着将军来带领了。”

    柳初眼底划过一丝讽刺,随机挂上一抹笑,微笑着看向来人:“那秦将军还真是看得起我,我不过迟来几天,秦将军就等不及了。”

    秦世汶带着,从营地里走出,迎向柳初道:“听闻最近沸沸扬扬的,四处都是柳将军要来军营的消息。柳初,你这好像……太高调了一些。”

    他故意压低嗓音,仿佛像是想要低声劝告,可明明他那声音比谁都大。柳新不忿的上前,却被柳初一把拦住。

    柳初眼底划过一丝疑惑,她原本还有些疑惑秦世汶,但从秦世汶的作为来看,不像是他的作为。一般人若是真的做了这种事情,一定会避的远远的,否则只要一查,就能查出。那么不是秦世汶的话,还有谁会提前知晓这事,且想要扰乱这件事?

    柳初心底疑惑着,却依旧含笑对秦将军说:“我这几日,正巧在历城遇到一个神奇的地方,见到了……一位奇人,所以耽搁了一些时日。”

    秦世汶并不相信她的说辞,他虽笑着,面色并不好看。他冷冷的道:“你就编吧,说实在的,这大将军,你要是当不下去了,可以求求我。凭我在皇上面前的情分,还能为你求个情。”

    柳初不禁笑了。她笑了好一阵,笑的几乎直不起腰来。她指着秦世汶道:“就凭你?你们秦家在西戎什么名声,打量我不知道呢?”

    柳初这样一开口,秦世汶顿时就面色不好起来。秦家虽然在西戎也是军政大家,但却因为行事不检点,所以一直被看不起。

    这样的作风是许多人呢都知道的,所以秦世汶说自己在西戎皇帝面前有情面,绝对是笑话。

    柳初的话显然令秦世汶有些恼羞成怒,他当时就伸出一只手,冲着柳初拍了过来。柳新一直守在柳初身旁,见势头不对,立即就反应过来,从腰间拔出一把长剑。

    “唰——”

    只听齐刷刷的一声剑鸣,见柳新拔剑,跟在秦世汶身边的亲兵都拔出剑了,一时刀光剑影,直晃的人眼睛疼。

    柳初伸手拦住秦世汶那一下,不敢太用力,只好使巧劲。她含笑看向秦世汶问,“怎么,秦将军这是连门都不让我进,就打算舞刀弄枪的让我见识一下历城大营的演练成果了?”

    秦世汶本就是个自负的人,被柳初接二连三的嘲讽,面子上自然过不去。虽说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但两边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脾气。

    秦世汶却冷哼一声道:“你想进这历城大营,也可以。但你得拿出本事来,凭什么我这么数十万手下,就要听你的吩咐。”

    柳初眉眼笑开,她弯着眼笑道:“按秦将军的说法,这历城大营数十万都是秦家的家将咯?”

    “当……”秦世汶正要说是,但仔细一想却不对。家将这个词,指的是自己家养的将士们,可不是这些吃皇粮的兵。他眼神微眯起:“你想误我!”

    柳初无奈的摊开手,“可惜了,秦将军竟然没有上当。”

    秦世汶冷冷一笑道:“看来这事,是不能善了了。”

    柳初点了点头:“恰好,我也有这样的想法。”

    秦世汶转身,身后的亲兵列为两排,给他让出一条足以通过的路。他说:“看来,只能擂台上见了。”

    秦世汶走后,他的亲兵对柳初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然而态度强度,只等着柳初二人不同意,就要胁迫两人进去。

    但柳初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历城练兵,又怎么可能不同意呢。她只是眉眼温柔的看着柳新问:“可能行?”

    柳新伸手扶着柳初,撇过头去:“姐姐不用担心我,还是担心一下自己的身体吧。”

    见柳新如此模样,柳初不禁想要伸手,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两人进了历城大营,入眼就是一片广阔的平地,此时一眼看去,数不清的士兵正在练着基础的招式。

    历城建立在西戎与北晋交界处,地势崎岖,易守难攻。虽然北晋一战输了,但并不代表历城的兵力一定有多强,地势原因一定是占了绝大因素的。

    柳初边走边看,就基本明白了历城大营的兵力如何。体力不错,素质一般,但总体看来,都善于平地作战大于高山作战。也是守城比攻城易,才会取得胜利。

    不一会,前面领路的士兵停了下来,柳初也跟着停了下来。柳初抬眼看去,却恰好看见柳新站到自己面前。

    他一手拿着剑,一手将柳初护在身后。

    柳初只觉得心底一暖,她一直以来都十分强势,而柳新却是第一个站在她面前,表示要保护她的人。

    柳初越过柳新,眺望过去,只见一个远远地一个擂台,擂台上,秦世汶已经换了一身盔甲,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

    他大声喊道:“柳初,快上来,我的兄弟们,可还等着看你的本事呢!啊?哈哈哈哈……”

    柳初上前一步,却被柳新紧紧的拉住。她回首看了一眼,柳新低声说:“你别去,我来对付她。”

    之后,不再等柳初说话,柳新就几步上前:“我姐姐这样的人,也是你这样的人能够轻易的触碰的?想挑战她,先打过我。”

    秦世汶带着盔甲,还带着一个面罩,所以看不清表情,但柳初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的表情。他说了一句极为讽刺的话:“毛都还没长齐的娃娃,知道什么是什么女人吗?怎么,柳将军已经柔弱到连比武台都不敢上了?难道是昨晚用力过度,今天腿软了?”

    “哈哈哈哈哈……”

    秦世汶说完,当下一阵哄堂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