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擂台
    />

    两人互相点了点头,东方怀也不停留,走到擂台之上,招呼着柳初道:“你也过来,这里近点,也好看。”

    柳初没有拒绝,她接受了东方怀的邀请,抬腿走上了擂台。

    此时秦世汶走到东方怀面前,抱拳行礼:“见过王爷。”

    “啪”的一声,东方怀合了扇子,摇了摇手道:“这里是军营,将军不必多礼。”

    秦世汶点头,粗声道:“我正要与这厮比一场,就由王爷来帮我们做个见证了。”

    东方怀却似乎恍若未闻,他只看着柳初向自己走来,直到在另一旁坐下,才答道:“一局定胜负,不论生死。我来做这个见证,不论谁出了什么意外,有意见,先找我。”

    东方怀含笑看了眼柳初,却见柳初不动声色,仿佛丝毫不担忧柳新。

    东方怀收回视线,看向秦世汶道:“我已知道了,你去吧。”

    东方怀话音落下,不过瞬息,等秦世汶站定,柳新就朝着他冲了过去,长剑出现,发出“铮铮”的一阵轻吟。

    柳新拔剑抄秦世汶冲了过去,秦世汶自然也不会束手就擒,他从身后的拔出长枪,束在身前就挡住了这一招。然后不等秦世汶出招,柳新两个翻身,就躲了开来,令秦世汶一招劈空。

    秦世汶冷哼一声,接着又一击快速跟了过去,直把柳新击飞之后,又一跃而起,将柳新懒腰抱住狠狠的摔在地上。

    不等秦世汶接招,柳新一个后翻起身,抬手就将秦世汶击倒。

    与秦世汶这种常年练兵的人呢想必,柳新体轻力道小,自然不敢与他硬碰硬,所以他又往后走了走,趁秦世汶起身的那一刹那,提着剑上去刺了一下。

    秦世汶早有防备,一个转身,长剑在盔甲上划过,发出“铮铮”的一阵响声。

    秦世汶善近战,柳初因为女子力道小,所以善于用巧,而柳新随柳初学武,习的是一样的套路,眼看着秦世汶又要靠近,柳初三两下跑远。

    面罩之下,秦世汶眼神森冷。柳新如同泥鳅一样滑不溜秋,令他捉都捉不住,甚是心烦。

    柳新却跑的远远的,一点也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在他看来,秦世汶满身盔甲,与他硬碰硬才是错误的选择。

    又走了几步,柳新只觉得脚下一划,低头一看,脚下有一小把沙子。他冲着秦世汶笑了笑,令对方愣了一下,然后抬脚将沙子扬起,伸手抓住一把,学习柳初的样子,运气内力向秦世汶丢了过去。

    秦世汶眼睁睁看着他抓了一把沙子,自然有防备。他看到柳新动作的刹那,就闭上了眼。沙子击到秦世汶身上,只发出了轻微的响声,又落了下去。

    然而就在秦世汶闭上眼的同时,柳新却悄然靠近,雪亮的剑光闪过,刺在了秦世汶身上。但盔甲厚重,竟没能刺穿。

    “铮——”一声剑鸣,秦世汶猛然睁开眼,大吼一声,身上顿时散发出看不见的气劲将柳新猛然弹开。

    柳初紧紧抓住扶手,忍不住站了起来。

    东方怀轻笑着看了她一眼,颔首道:“他要输了。”

    柳新的身子在空中划过,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落在了擂台另一边。

    “啪——”

    柳新落下擂台时,突然伸手抓住了擂台一角,然后单手用力,有伸出一只手将剑放在一旁,然后抓住擂台边角。他用双手将自己撑起,漏出半身。

    他额角落下汗水涔涔,却依旧笑着对柳初说:“姐姐,我不会输得。”

    他猛然一用力,将自己整个人都撑了起来,又爬上了擂台。

    他捡起剑,看着秦世汶漏出一个狞笑道:“再来,生死未定,一切都还没结束呢!”

    秦世汶眼睛眯起,神色郑重起来。他手握长枪,猛然往擂台上一戳。他虽自负,却并不轻敌。他眯起眼,讽笑道:“以你如今的模样,还能站起来,也算不错。学点乖,低个头认输,我饶了你一命。”

    他话音刚落,只见柳新冲着他就冲了过来,“哗啦”一声,长剑划过他刚硬的盔甲,发出刺耳的声音。一阵雪亮的剑光耀眼,柳新如飞燕一般,在他身边连刺数剑。

    秦世汶被打的措手不及,带柳新停下的瞬间,鼓动身上的气劲将柳新震了出去。他握着长枪,枪尖点地。

    柳新被击飞到空中,身体失控的感觉十分不好受。他借轻功身法调整了下身形,然后急速向下坠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