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秦源
    秦世汶只是一个武者,没有那么多游侠儿的套路,所以他没有防备的被柳新落地踩住。柳新一脚踏在秦世汶身上,一手撑腰,略带得意:“怎么样,你可认输?”

    秦世汶自然不肯认输,他用力想要鼓气,柳新早有防备,当然不会让他成功。

    此时却又有人大笑两声走来,他一眼看到怀王,愣了一下,随即拱手道:“怀王。”见过礼后,他就看向柳新道:“犬子习武不精,今次已然落败,还请公子手下留情。”

    柳新看了眼柳初,见她别有表示,于是问来人:“他说的,这可是生死局,生死不论。”

    “这……”

    秦源心底也是明白的,正是因为有人呢通报说秦世汶惹出的这档子事,他才会匆匆而来。军营里,将军没有十个就有八个,秦世汶这样的,就是死了一个人,其他人也不在意的。

    可秦世汶是秦源独生子,平日里也是惯着的,今日见他被踩在脚下,秦源也觉得心疼,并且面子上也不好看。

    秦源朗笑道:“说笑了说笑了,我们军人是粗人,随口说的生啊死啊的,怎么能当真呢?”

    “爹,我说的真的,你别管我,有本事让我他杀了我……啊……”秦世汶还不服气,他扯着脖子对秦源道,但是却被柳新中重重的踩了一脚,叫出声来。

    “你别说话!”秦源牛头对秦世汶冲道,然后抬头对柳新笑道:“你看,他这样的,还没长大呢。”

    此时柳初在一旁懒洋洋的道:“秦世汶已经入伍,想来也及冠了,而我这弟弟,却不过十七岁。他若没长大,那小新,岂不还要小些?”

    这就是拿话堵秦源,秦源顿时面色就有些不好。他狠狠的瞪了一眼秦世汶,又求救般的看向一旁的东方怀。

    东方怀正端着茶碗,拿杯盖拂拭着茶叶,见秦源看过来,他莞尔一笑道:“这件事,我只做个见证,放不放人且不要问我。”

    秦源没法,只得又看向柳初和柳新,赔着笑脸道:“我秦家就这么一个后辈了,还请俩位手下留情。”

    柳初知道事情不能做/>

    但是这话,柳初自然是不会说出口的。她回道:“那就承秦将军好意。”

    东方怀站起身来,“啪”的一声打开扇子,轻轻摇着。银发随着风浮动,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刺眼。

    柳初分明还记得上次别过时,东方怀还是一头乌黑的发。她咽了两下喉咙,不禁问道:“怀王这头发……真是少见。”

    东方怀垂眸瞥了一眼,然后温柔含笑:“悲彻痛绝,华发生。”

    他说完后,就领先离开。

    柳初怔了一下,也跟了上去。但她还在想着东方怀的话,以她能够得到的消息来看,东方怀最在乎的两个人,不过是怡宁和东方慎。此二人近几年都过的十分滋润,又哪来的悲彻痛绝?

    只想了一会,柳初就将此事丢开,她跟在东方怀身后,突然顿住了脚步:“我倒是忘了,我来时还带了一些东西,怕是落在外面了。”

    东方怀停了一下,又接着向前:“你那些东西,我已经让人送你的营帐中了,吃过午食,你可以去看看可少了什么?”

    他转头看了柳初一眼,视线在柳初面上划过,别有深意。

    柳初又怔了下,突然反应过来,东方怀既然拿到了东西,自然也知道了里面是什么,也想过是用来做什么的。她眉目弯弯:“那就多谢怀王了。”

    东方怀在前方扬声道:“你若要真的谢我,就拿出点真本事来,将这些不成器的,锻炼出个样子来。”

    东方怀没有过问柳初为什么受伤,也许是因为不在意,也许是因为场合不适合,总之柳初对于他这点还是十分感激的。

    她含笑答道:“如你所愿。”

    午食,果然如秦源所说的十分丰盛,但柳初明白这一切还有东方怀在的原因。众人相见,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分主次落座了。

    东方怀坐在上首,柳初坐在他右侧。

    有将军见柳初眼生,与其他人几人交换了几个人,几息之后,都明白了这是新来的征北大将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