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消息来了
    此时有一个彪形大汉站了起来,拿着一个大碗对柳初道:“我是个粗人,不会说话。既然是新来的将军,那我们就干了这杯,以后就是兄弟了。”

    柳初还在用药,所以不便用酒,但是这个场合,她却不能不喝。她看了眼身侧,东方怀并没有打算为她说话,她心底叹气,端起眼前的酒碗:“我酒量浅,那就这一杯,敬各位。”

    柳初仰头,第一口酒入喉,柳初眉头一蹙,竟然是白水?虽不知是谁安排,但她依旧大口大口的喝完,之后酒碗向前一递,碗口朝下。

    “好!”

    喝彩声响起,西戎喜好烈酒,像柳初这样将酒当成水喝的,在西戎的人看来,就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

    那彪形大汉也叫了声好,然后咕噜咕噜将自己碗中的酒喝完,递给众人看了一圈之后,大笑道:“不愧是巾帼不让须眉,不止兵法,连喝酒也是,哈哈哈哈。”

    柳初谦虚的笑了:“不敢当。”只有她和安排的人才明白,她喝的是一点酒都不掺的白水。

    “不要谦虚嘛,咱们军营里,谁酒量大谁就是老大!”又一个汉子站了起来,举着酒碗冲着柳初道。

    柳初无奈再次站起身来,倒了一碗白水,“那我怕是,谁也喝不过了。”

    柳初一饮而尽之后,众人皆是喝彩声。

    接二连三,每个人都轮着敬了柳初一碗酒,但柳初却丁点儿醉意也没有。

    “柳将军,真是女中豪杰啊,是不是?”

    早春已过,仲春带着花香悄然而至。

    顶着烈日灼灼,柳初站在校场高高的看台下,看着数以万计的士兵在练习着蹲跳。

    历城大营的兵力不弱,但柳初需要的,却是可以攻城掠地的兵,而这些,他们却远远达不到。

    那一日酒后,柳初在历城大营之中就获得了绝高的声望,柳初后来想了想,虽然东方怀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能在历城中置酒为水的人,除了他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nb/>

    柳初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于是转过头问庞将军:“你怎么有兴趣来这里,平日你是最不耐烦的。”

    庞将军体格庞大,最不耐烦这些训练,用他的话来说,只要给他一把大刀,他就能在敌人的阵营中杀一个来回。

    这是一个以力破万法的人,所以只要保持着自己的体格不虚浮,才不会在乎柳初安排的那些训练。

    庞将军大着嗓门喊道:“我一个人无趣,想找人喝酒,他们不肯,我只好来找将军你了。”

    柳初微微一笑,指着面前的人道,“那怕是不巧,我可不能陪你喝酒。”

    她不是每日都盯着校场的,但两三日里总有一日会来看看,就像庞江军所说,在没有硝烟和战火的时候,每日里除了训练确实无所事事。

    比起这些还在训练的家伙们来说,他们已经爬上来了,已经用不着像他们一样被人管束着怎么训练。

    柳初垂下眼睑,笑问:“庞将军若是无趣,可以从我那拿几本军书看看。”

    庞将军瞪大了眼睛,忙摇手道:“书?我可不看那玩意,要人命的,我到现在还认不清几个字呢。”

    像是怕柳初再劝,庞将军匆匆说了两句话,又匆匆的走了。

    柳初看着他那个体型摇摇摆摆的走了,踩的地上直觉得一阵一阵的晃动。她眯起眼,勾起了唇角。

    “将军。”

    有亲兵匆匆而来,走到柳初身边,一手握着枪,一手放在胸前行了个军礼。

    “怎么了?”

    行事匆匆必有要事,是京里来信,还是哪里又起了战火?想到这里柳初就觉得十分头疼,她以往得到的消息不过是街头巷尾听到的,而没有了暗堂,她的消息来源十分有限,信息量堪忧。

    “是李副将那里有了消息。”

    “什么?”柳初猛然转过身,盯着那亲兵问:“李家豪那里有消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