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小姑奶奶
    “我?”少女原本还在递柴,突然停下动作指着自己看向李家豪,“我们一起走了十几天,你竟然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真是无趣。”

    李家豪怔了一怔,突然有些慌张。

    少女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李将军是要做大事的人,没记住我也是应当的。我叫阿珍……嗯……我没有大名,就叫阿珍。”

    “阿珍……”李家豪念着这个名字。

    少女笑笑道:“我没有父母,是管事将我捡回来的,公子可怜我,就让管事养了我,如今我虽然没有签契,却也将自己当作恒府的人。”

    “我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因为管事不让。他将我养大,却从来不让我叫他一声爹,所以这次我偷偷跑出来的,我拿了自己的身份凭证,没有告诉他。”

    听到这里,李家豪挑了挑眉问:“你不怕他担心?”

    “担心?”阿珍撇了撇嘴道:“就是要他担心才好,谁让他最近都不理我。”

    “真是幼稚。”李家豪轻声道。

    阿珍猛然转过头看他:“你说我幼稚?”

    李家豪见了少女纯真的一幕,只觉得心情都开朗了起来。他挑眉逗她:“难道你不幼稚?若你长大了,怎么会离家出走。”

    “我哪有离家出走,我……我长大了,自然可以决定自己该做什么。”

    “长大了呀。”

    李家豪突然有一丝愁,他长大了,所以选择了离开了北晋。即使李家世代为北晋鞠躬尽瘁,他却并不想为了龙椅上的那个人死而后已。

    李家豪自嘲的笑了笑,抬手抚上少女的头:“对,长大了,就该有自己的选择。该明白什么对的,什么是错的。但自己选择了一条路,不管是对是错,都要坚强的走下去。”

    阿珍懵懂的点了点头,看向李家豪道:“那么李将军,你也做错了什么吗?”

    他?李家豪无所谓的笑了笑,耸了耸肩道:“怎么可能?就算在世人眼里觉得我做错了,但是只要我自己觉得没有错,那就够了。”

    阿珍似懂非懂,看着李家豪的目光中充满崇拜:“哇,你这样感觉好……好厉害啊。”

    厉害吗?李家豪嘻嘻笑了:“总有一天,你也会像我这样厉害的。”

    阿珍突然垂头丧气:“那怎么可能,我是女子,偷跑这一次,以后管事肯定看我看的更严了。”

    李家豪抚了抚少女的头:“可,柳将军,还有北晋的姽婳将军,她们都是女子,也从来不由其他人决定自己的命运。你就不想反抗吗,反抗别人给你划下的条条框框,做一个自由自在的女孩。”

    阿珍垂头想了一会,抬起头眨巴着眼看着李家豪:“如果失败了呢?”

    李家豪想了想,笑嘻嘻的道:“如果失败了你就派人来找我,只要我能做到,我就带你离开。”

    阿珍笑开怀道:“那好,就这样说好了,我们拉勾。”

    少女伸出一只手,四指握拳,留一根纤细的小指递到李家豪面前。李家豪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抬手与少女拉勾结成契约。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做完这些,阿珍抬头看李家豪笑道:“一百年一百年,我想走你就要带我走。”

    李家豪看着阿珍,突然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好。”

    那么一瞬间,李家豪心想,如果再有一百年,那么不论阿珍想要什么,他都可以替她办到。

    锅炉里水咕噜咕噜的作响,阿珍突然跳了起来:“哎呀,水开了,你这个人怎么也不说。”

    李家豪忙走到前面,揭开锅盖,只见一大锅水正冒着泡儿咕噜咕噜的沸腾着。他摸了摸后脑勺尴尬的笑了:“怎么办?”

    阿珍白了他一眼道:“当然是盛起来啊,这里这么冷,先给大家送点热水过去暖暖胃,一会再泡一泡脚。”

    李家豪在少女的嗔怪声中,开始翻找水壶。

    “喏,在这里。”

    阿珍将锡制的水壶递到他面前,然后指着锅台上的葫芦瓢道:“你把水装进去,给其他人送去。我要准备晚饭了。”

    这么一大锅水,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水壶?

    李家豪疑惑着,却听话的将水装了进去。结果一锅水都被那个在李家豪眼里小,在阿珍看来却十分大的水壶里。

    李家豪看着少女忙碌的身影,提着水壶去了堂屋。一行人正坐着闲聊,见李家豪提着水壶来,忙站起来迎过。

    “阿珍这小丫头,怎么能让您来给我们送水呢?”

    一人骂着,就要去后厨找阿珍。

    李家豪拦了一下道:“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事。”

    那人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李家豪,见他真的不在意,然后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阿珍啊,自小就被我宠的过头了,若是有什么出格的事情,李将军不要介意。”

    “是啊是啊。”

    众人都应声,然后七嘴八舌的说起阿珍的陈年往事。

    “刚见到阿珍的时候,她还那么小一个,啧啧,当时都快断气了。”

    “可不是吗?还好公子也不在乎,让人拿药吊着,这才养活了。”

    “嘿,当年我见阿珍的时候,这小丫头还在我身上撒了泡尿。”

    “你那算什么,我听闻有一年管事要带丫头去见公子,半路上她撒了泡尿,害的管事还得回去换衣服。”

    “你说的是她两岁那年吧。你是不知道,她四岁的时候,在小池塘边,差点把池子给淹了。”

    “还有这事?说来听听。”

    “哈,听说她听了一个话本子,想学着你们的鸟儿填海呢……”

    李家豪在一旁听着众人说起少女的往事,微微一笑。他想起很多年前,也有人宠着他,对他说:“家豪,你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一切有我。”

    可后来,这个人却没有实现他的诺言。

    他走的那样早,令母亲大病一场。

    那是他母亲唯一的亲人,他的舅舅。可是没等他长大,他就已经死于一场大战之中。

    “你们在说什么呢?”

    少女怒气冲冲的声音传来,她手上端着一口锅,四溢的香意令在场的人都突然饥肠辘辘。

    她走了过来,瞪了一眼每个人,将锅放在桌子上,插着腰看着众人道:“你们是不是晚饭不想吃了,明天也不想吃了!”

    “哎哟,我的小姑奶奶,你这脾气怎么这么大。”

    一人叫唤着,其他人也开始跟着道:“就是,我们都是看着你长大了,说几句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