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夜探
    阿珍悄悄的看了眼李家豪,见他没有其他反应,冷哼一声道:“我不管,反正你们明天没有早饭了,想吃就自己做去。”

    她带着怒气走了,又如同风一样回来,端着几碗饭,搁在桌子上,插腰道:“就这么点了,你们再没有别的可以吃的了。”

    “别啊,小姑奶奶,这点哪够?”

    “就是就是。”

    少女撇了撇嘴,又端了一大份饭和几个碗来。

    “再也没有了!”

    少女说完,拉了拉一旁的李家豪。

    李家豪回过神来,低头给了少女一个疑问的眼神。

    少女悄声道:“我们去厨房吃饭,不跟他们一起。”

    李家豪看了眼众人,然后看着少女古灵精怪的模样,哑然失笑:“好。”

    夜,凉如水。

    柳初猛然从梦中醒来,翻身坐起,快速穿好衣服。她听声辨位,跟着风中的声音向不远疾行而去。

    不能动用内力,那就只能拼脚力。

    “呼呼——”

    寒风在耳旁呼啸,刮的脸生疼。

    跑了很久,那人才在一处旷野中停了下来,瞬间黑影凝成了实体。那人远远的站在那处,不动。

    “你是谁,引我来此处是为了什么?”

    见黑影停下,柳初也停下身形,四周静悄悄的,眼前的人仿佛死物,连呼吸声都无。柳初提起十二万分的警惕来,一步一步靠近。

    直到柳初靠近,那黑影还是没有动静。她猛然将那人转过来,只看到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倏然惊醒,柳初从床上坐了起来,却骇了一跳,只见床前坐了一个人,正细细把玩着自己的手指。

    “是谁?”

    听到柳初的声音,那人停下动作,转过头来,确实一个长相古怪丑陋的脸,嘻嘻的笑道:“是我啊。”

    再次惊醒,柳初猛然坐了起来,打了一圈账内,手心触着被子内的温热,确定这不是又一个梦,定下心法。

    她伸出手,想要召唤天行云海弓,却受到了一股阻力。

    柳初放弃了,抹了一头虚汗,再次确认这是真实的。如果在梦里,她应该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天行云海弓吧。

    “嗖——”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声音从她的大帐之后发出,柳初快速穿好衣服,抓起墙上的剑就像声音远处的方向追去。

    不能动用内力,就无法使用轻功。

    柳初加快速度,向那个人靠过去。距离渐渐拉近,周遭也渐渐空旷。视野却渐渐模糊起来——起雾了。

    这个点,雾?

    柳初冷笑一声,心道前世竟然没有发现,时间会阵法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可笑她还将这些当做自己独有的手段。

    她抬眼看着,果然天空一切清晰。她不会看星图,但是却会跟着星星的布局来分辨眼前的阵法该怎么走出。

    她只瞧了一会,突然向左前方踏了一步。

    果然,眼前的烟消了一些,并没有那样浓了。

    柳初默默的将一切都记在心底,然后又前左前踏了三步。

    迷雾一点点消除,而柳初也紧张起来。前方到底是什么人,这样随手布阵,当世绝对不会超过三个人。

    突然,柳初走了一步,眼前还是一片迷雾。她看了眼天,天际微微发白,星图移了几分。她蹙了蹙眉,突然明白这个阵不仅仅是可以根据星图破的,也是根据星图布下的。

    柳初试探着向右了走了一步,眼前又消失了一片白雾。她赶紧又走了几步,趁着星图还为变化,加速前行。

    突然——

    所有的迷雾都消失了,柳初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空旷的平原上,四周是低矮的草,不存在埋伏。不远处,一个黑影静静的立在那里,像梦中一样。

    入梦……布阵……

    柳初突然笑了,她问:“不知鬼前辈引晚辈来此处,有何见教?”

    “见教不敢,你小小娃儿,做出的手段却是我们都比不上的。”

    “前辈所言,真是见笑了。”

    鬼转过身来,双目炯炯的盯着柳初道:“我知道你的目的,也打听过你的手段,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深。”

    柳初疑惑,她如今声名未显,鬼这样的人物怎么会知道她的事情。

    似乎看出她的疑惑,鬼大笑两声道:“东麓那个小娃娃,担心你担心的不得了,千方百计的找了我来,却只是让我来找你。”

    柳初垂下眼睫,不明白的问:“我不明白。”

    鬼摇了摇头道:“我不需要你明白,你只需要知道,我受了别人的好处,那人让我来救你一次。”

    柳初笑着指了指身后,含蓄的道:“鬼前辈的阵我也破了,况且我在西戎军营,再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需要鬼前辈救的。”

    鬼指了指苍穹道:“世间没有什么绝对的事情,我不会跟在你身边,但这几日我会在附近。一旦你有什么危险,都可以找我。”

    鬼丢了一个东西过来,柳初一把接住。却是一粒小小的药丸,白色无味。

    鬼说:“这东西是我独家制作的,你遇险将它拧开,我一定会到的。”

    柳初疑惑的看着鬼道:“这东西,你怎么知道我捏没捏碎。”

    鬼淡淡的道:“你不用想这么多,放心,在救你一命之前,我都不会离开。”

    柳初垂下眼睑:“那就多谢鬼前辈费心了。”

    鬼摆了摆手,嘀咕道:“这些小辈,怎么一个都这么多礼。”

    他倏然消息在眼前,化作一道黑影,急速远去。

    柳初张开手,看着躺在掌心的那一粒药丸,又闻了闻。确实没有闻到,但也许暗藏玄机。

    她往回走了几步,却突然听到什么声音,淡淡的道:“出来吧。”

    不远处慢慢走来一个人,浑身都隐藏在黑暗之中,但身上有些淡淡的香味。

    “我以为你会去找我们。”

    梨雪的声音传来,她看似平淡的声音,却带了一点点委屈。柳初轻笑了一下,问道:“你怎么就这么敢肯定,我一定会去。”

    “你既然知道暗堂的存在,那么你肯定也明白暗堂的实力。你既然可以和东方怀合作,肯定不会放弃暗堂的力量。”梨雪十分的肯定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