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你是谁
    >

    阿珍又急又臊,她跺着脚恨恨的道:“不理你们了。”她转身出门,向着远处的山上眺望着。明明知道什么都看不见,可她心理急,就喜欢这样。

    屋里传来一阵热闹的笑声,阿珍明知道他们在笑自己,撇了撇嘴,却不禁红了脸。

    她看着远处,那山里有洁白的雪,有龙吐珠,还是有她的李大哥。

    突然,地微微晃了一下,阿珍还有些莫名,屋内的人却面色古怪起来。

    “地动?”

    “是地动,不会错的。”

    “那岂不是……”

    “雪崩!”

    几人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然后匆忙的跑了出来,越过阿珍,向远处的山脚跑去。

    阿珍年轻,没出过远门,所以并不明白雪崩是什么意思。她拽住了一个人,睁着一双俏皮的大眼睛问:“地动……雪崩是什么?”

    那人看了阿珍一眼,匆匆道:“雪山塌了,李将军有危险。”

    “什么!?”阿珍惊呼,见所有人都向山脚跑去,也匆匆走了几步,想了想,又回到屋里拿了几样东西,再匆匆离去。

    到了山脚,地动已经停了,他们顺着李家豪平日上山的线路,小心翼翼的寻找着李家豪的身影。

    突然有人惊呼道:“这里!”

    众人走了过去,只见原本平坦的一块地,此时已经垒起一小块坡地,边角还有被压倒的龙吐珠,果然不是自然形成的坡地。

    四处寻不见的李家豪,是在这里吗?

    他们互相看了眼,对着双手哈了口气,就开始扒起雪堆来。

    不知道有多深,不知道李家豪还活着没有。他们其实心底都明白,这么冷的天,被这么厚的雪压下,八成是出事了。

    可到底,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给。”

    突然有女孩的声音传来,几人抬头快看见阿珍站在不远处,怀里抱着几把铁钎。

    “阿珍,你怎么来了?”

    少女眼圈红红,脸也被冻得通红。她抱着铁钎道:“我觉得你们可能会用到,所以给你们送来。”

    几人看着少女怀中的铁钎,想告诉他一不留神可能把人铲出,又不忍心。

    一人从她怀中拿过铁钎道:“费心了,你回去等我们吧。”

    少女吸了吸鼻子,死命的摇头道:“不,我要在这里看着。”

    她要在这里看着,看着那个人活生生的站在她眼前,还可以对她笑,还可以跟她说说话。

    那人还要再劝,另一人不忍的道:“算了吧。”

    几人分了铁钎,小心翼翼的铲着雪块。

    阿珍看了会,就明白他们担心的是什么,心底嘲笑自己思考不周,眼中泪都快掉下来了。

    这是她第一个吐露心声的人,也是第一个不拿她当女儿看,会听她说话的人。

    这是一个将军,是一个英雄。这是阿珍第一明白长大了的含义,也是阿珍第一次明白情窦初开的感觉。

    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

    李大哥,你一定要好好的啊。

    阿珍拽紧了手中的帕子,咬着唇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雪堆。

    柳新急冲冲赶到历城,此时鬼已经抱着柳初进去了恒府。

    他匆匆赶到时,大夫正在给柳初诊脉,恒参蹙着眉站在一边。见柳新到了,他悄悄拉着柳新退出,质问道:“怎么会弄成这样,那个人是谁?”

    柳新咬唇道:“今天休沐,我本想带姐姐四处走走,没想到,却遇到北狄的人。”

    “北狄?”恒参蹙眉问:“然后呢?”

    柳新低垂下头,失魂丧魄的道:“姐姐让我回去喊人,她一个人留下,再后来我就见她这个样子了。”

    恒参听完,讽刺的道:“意思是你将她一个人留下面的北狄百骑,让她不顾身上的伤,强行动用内力,使得她像现在这样,经脉受损?”

    此时鬼也跟了出来,他抱着手靠在墙上,淡淡的道:“不破不立,就算这次没能治好,对她而言也不算什么大事,但现在需要的是稳定她的伤势到她醒来。”

    恒参盯着他看了会,开口问:“你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