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七歃
    r />

    再度踏入风堂,柳初心中不是不感慨的,风堂是一手建立的第一个堂口,也是她最重要和依赖的消息来源。

    她给属下取名时,喜欢用植物来命名,如同梨殊和棠幽,而风堂的堂主,是她那时捡到的第一个人,她给他取名叫——梅清。

    她第一眼捡到他,就觉得他如同梅花一般孤傲高洁,应该开在白雪皑皑的冬天里,而不是长在污浊的泥里。

    柳初推开门,只见屋里背对着她坐着一个男子,听到推门声,他转过身来。这是一个清隽的男子,他有如女子一样秀美的眉,和澄澈的一双眼。他面容绝美,却冷彻如梅。但是当他笑开,你会发现他不是孤傲的眉,而是清香扑鼻的迎春花。

    此时他正笑着,对柳初说:“你来了。”

    柳初看着梅清有片刻失神,她曾经带回来的那个小子,已经长成了一副绝色,明明十分美,却不会让你觉得像女子阴柔。

    柳初点头道:“我来了。”

    梅清起身,坐到几案之后,将茶盏向前推了推道:“听到铃声,我就已经在这里等里了。这里是风堂,我是堂主梅清。”

    柳初点了点头,看向梅清道:“我是挑战者——柳初。”

    “柳初……真是好名字。柳叶初青,乍然相遇。”梅清念着柳初的名字,就连眉眼都温柔的几分。

    柳初微微耸动了眉头,明白梅清这个人的性格。虽然管着风堂,但这个人向来喜好高雅,琴棋书画,他是样样精通,平时也喜欢念叨着几句诗词。

    突然,柳初心中一动……以梅清的喜好,总不至于让她吟诗吧……以她的性格,从来不耐烦学这些东西,虽然被迫学了一点,但是让她当场作一首诗出来,着实有些难为人。

    但好在,梅清只是念叨了一会,就微微一笑:“让你见笑了,我这个人平时就有些笑癖好。”

    何止是小癖好,柳初心底吐槽。不怪梨雪喊他疯子,这样的人像是入了魔一般,确实有点疯魔了。

    柳初点了点头,喝了口茶问:“那么,风堂的考验是什么。”

    “考验啊,真是让人呢头疼。”梅清敲了敲额头,只觉得十分苦恼。他看着柳初在喝茶,突然眼睛一亮道:“不如你就说说,你杯盏中的茶是什么茶,用的什么水,煮了多久,用什么煮的。”

    柳初手上动作一滞,入口甘甜的茶水也变得苦涩起来。她保持着动作,整个人都僵住了,她问:“这是风堂的考验?”

    梅清蹙眉,似乎也觉得这考验有点简单,他皱着想了半晌道:“这是第一道考验,你过了这一关,还有下一关。”

    柳初将一口茶水咽了下去,只觉得满嘴苦涩。她突然觉得,她当时设下的考验,根本就是在给如今的自己下绊子。

    她看着茶盏中澄澈的茶汤,又看着梅清,片刻后问:“那么总共会有几关?”

    梅清拧眉思考了一会,伸出两根指头道:“三关,这是第一关,后面两关我再想想。”

    那是二。柳初默默的在心底说,她品着茶,闻着茶香,开始思索起来。

    梅清这么古怪的考验,真的是让柳初大吃一惊。但好在梅清跟在她身边多年,所以柳初对他有几分了解。

    喝完一盏茶,柳初又倒了一杯。她品了品道:“是红叶。”

    茶汤橙红,汤色清澈,入口甘甜绵长,是梅清最喜欢的红叶。

    梅清点了点头,又问道:“几时的红叶,哪里产的?”

    听到这个问题,柳初不禁笑了:“君山的红叶,早春采得芽尖,才会制出这样甘甜的茶来。”

    梅清再次点了点头,略过这个问题问道:“用的什么水,怎么煮的,煮了多久?”

    茶好认,但是要让她说煮了多久,这个柳初还办不到。她蹙眉想了想许久,然后看到几案旁的红泥小炉,于是问道:“我可以用这个吗?”

    梅清看了眼,没有拒绝,他说:“自然可以。”

    随后他悠然的品起身前的红叶来,只等着柳初能够拨弄出结果。

    风堂外,梨殊只停了一会,就道:“我去找棠幽,你留在这里看着。”

    梨雪点了点头,柳新皱眉看着梨殊离去,问:“梨雪姐姐,里面真的没有什么危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