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考验
    那时候梅清还是一个倔强的孩子,他没有出声,只点了点头。柳初曾一度以为他是个哑巴,直到她问他姓名时,他摇了摇头。

    柳初当时就兴起道:“既然如此,我就给你取个名字吧。你一身傲骨、有俊雅无双,就……姓梅好了……清隽如你,就叫梅清。”

    于是,梅清的名字就这样定了下来,而那时也是柳初第一次听到梅清说话。他说:“好。”声音如泉水叮咚,又如琴声琅琅。

    回到眼下,柳初却觉得当初自己真的是看走了眼。梅清只一张脸清隽如初,但性格哪里像梅花孤傲?说是像一朵淡雅的莲花还差不多。

    柳初又重新倒了一壶水,架在炉子上烧着。

    小扇轻摇,淡淡的炭香从炉子里传来,方才没有发现,现在才发觉梅清烧炉子用的炭都带着淡淡的梅香。

    柳初挑眉看向梅清,却见他淡淡的望过来,唇边带笑,眸中含情。

    柳初回来他一个笑容,继续转头去看炉子上的水。凉水烧得滚烫,还要好一会儿。柳初百无聊奈的等着,眼角又瞥到梅清,却见他依旧含笑望着她。

    柳初不禁有几分无奈,她再抬头看他,想问他看什么,然而抬起头来,梅清却突然转过头去,从几案下拿出一只精致的茶壶摆弄起来。

    柳初无奈的回过首,扇着小扇,小火煨着,只等着水热。

    不一会而,只听“咕噜咕噜”轻微的响声,水热了。柳初抬起头,就要去拿茶叶,梅清却拿起桌上倒出的红叶倒了回去。

    突然,他笑了。脸颊上一个小小的梨涡,让他原本清隽的模样有了几分可爱。他轻启唇道:

    “时间到了。”

    第一百四十五章杏娘

    柳初当下怔了一下,明白自己再没有机会,她怔了下道:“那好吧,我下次再来。”

    她转身就想离去,却被梅清一把拉住,柳初回过头,只见柳初抬头看着他,带着微笑:“我没有说,你失败了。”

    柳初又怔了下,看着梅清无奈的笑了,“难道你要告诉我说,我通过了?”

    梅清认真的点了点头,清隽的面上带着一丝狡黠:“是的,你过了我这一关,下一关,该去花堂了。”

    柳初问:“为什么?”

    梅清侧头想了想,然后笑开了。他指着桌上白着的水坛道:“这不是梅花雪。”他又指着茶道:“这却不是梅花雪煮的。”

    “前年我见院子里有一株海棠,开的灿烂,所以命雪堂的女子每日清晨替我采露珠,直采了一大坛子,都埋在了那株老梅树下。”

    “今年开春,海棠花又开了,我突然想起那一坛子海棠露,于是特地取了出来,泡了这一壶红叶。”

    柳初注意到他说的是泡字,而不是煮。

    梅清继续道:“所以你说的,除了红叶,都不对。这是海棠露泡的茶,弃了前面三道,才得了如今这种口感。”

    柳初又坐了下来,见梅清手上动作。他先去拿着茶杯洗净,又将刚刚煮烫的小茶壶提起。茶碗中倒入红叶,沸水冲入。他放下茶壶,拿盖子盖上。不一会儿,茶碗中就传来淡淡的香味。

    梅清拿开盖子,将茶水倒入茶盏之中,又放下茶碗、拿起茶盏轻晃了下,将茶水倒尽。这一壶茶并未入口,全被倒掉了。梅清又提起茶壶,往茶碗中倒了满门一碗,再次盖上。

    不过数息,他就将茶水倒出,这才是喝的茶了。

    他动作如行云流水,做起来赏心悦目。柳初看着,就觉得以往对这个手下的了解还不够多,她从来都不知道,梅清这个人是这样的,令人忘俗。

    她端起茶盏,轻品一口,茶汤澄澈,呈橙红色,入口甘甜绵长。

    她放下茶盏,微笑道:“果然是好茶。”

    梅清笑了笑,双手合十撑在下巴上,整个人显得十分慵懒:“我喜欢你这样的人。”

    柳初怔了下,却听他继续道:“所以我想,主子当初的想法,不就是喜欢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喜欢的主子吗。”

    柳初心中低叹,她深知这群人的性格,知道他们有多么难搞定。其实当初她大多是不想让七歃落在其他人手中,才会给他们留下这样的话来。

    却听梅清继续道:“既然我喜欢你,那你就通过了我的考验,至于这些……”他瞥了眼桌子上凌乱的茶盏和水坛,温柔笑了:“这些又有什么所谓呢?”

    柳初见他说的认真,含笑看过去:“多谢你的喜欢,那么,希望我能够做到你的喜欢。”

    梅清眉眼温柔,声音如同风细细:“你会的。”

    从梅清那里出来,柳初就被柳新缠上了。她看着柳新和梨雪,问:“你们一直在这里等?”

    梨雪有些无奈的指着柳新道:“我说带他去其他地方看看,可他不同意,死活都要等在这里,说是要看着你出来。”

    梨雪的无奈柳初似乎都感受到了,她看向柳新道:“在这里等多累,也无趣。”

    柳新却道:“姐姐,梨雪姐姐说我可以一同进去的,下一次,就让我一起进去好不好?”

    “噗呲——”另一旁的梨雪却突然笑了。

    柳新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柳初扫了她一眼,再想到花堂那个地方,面色也凝重起来。她斟酌着道:“花堂……你去可能不太好。”

    “为什么?”

    “去了就知道了。”梨雪在一旁笑的几乎直不起腰来,但是她还得给柳初带路。她正要说话,却见柳初向一侧走去,恰好,那是通往花堂的路。

    她仿佛对这里十分熟悉,走在去花堂的路上,闲庭信步。梨雪看得出了会神,却见柳初停下脚步看过来问:“愣着干什么,还等着你带路呢。”

    梨雪赶忙走过去,心中却带着狐疑。柳初刚才真的是不经意走过去的吗?还是说她手上有这里的地图,只是为了掩饰才假装偶然?

    但是这一切都是未知的,而柳初现在要去的地方,是她下一个考验的目标。突然,梨雪顿住了脚,她面色古怪的道:“你们先停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