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一曲琵琶音
    梨雪几步小跑回去,进了风院问:“梅清,方才……”

    她的话哑然而治,因为此事梅清站在梅树下,手里正捧着一个封好的坛子。衣服和手上都是泥,显然坛子才挖出来。

    她怔了下,见梅清看过来,才问道:“刚才……她通过考验了?”

    梅清颔首:“是。”

    梨雪问:“风堂考的是什么?”

    梅清轻轻瞥了她一眼,淡然答道:“风堂考的什么,与你们暗堂有什么关系。”

    梨雪见梅清不肯说,咬牙跺了跺脚,又跑了回去。

    只留梅清在身后,看着她的动作,轻笑出声。

    梨雪回到两人身边,有几分挫败的道:“走吧,这边来。”

    几乎穿过了一个小花园,散人才到了地方。白色墙壁上画着精致的花朵,墙角探出一支红杏。

    梨雪上前,敲了敲门,退后两步道:“杏娘,来客了。”

    柳新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退后两步,他落后两步,好奇的看着里面。那个被称作杏娘的女子,不知到底如何。

    柳初见柳新的模样,明白他的好奇,有几分无奈,但是放开了。到底以后这些人,柳新该见的,一个都不会落下。

    “来了。”

    院子里远远的传来一声,不一会儿,就叫一个穿着有几分暴露的妖娆女子扭着腰走了过来,她扭着腰,扶着墙,一眼就看到了柳新。

    杏娘笑着道:“这就是新客?要是这一位,那我怕是都不用想着怎么考验了。”突然,杏娘又疑惑的问道:“可我怎么记得,是个女子?”

    梨雪往旁边让了让,将柳初露出来道:“这一位才是,你别看错了。”

    杏娘看到柳初,打量了两眼就蹙起眉,她对于柳初的容貌显然是不太满意的。说实话,在他们一群人中,柳初的容貌也太不显眼了一些。但这一身气势,似乎还不错。

    她本软骨头的倚在墙上,看了会后直起身来,扭着腰往回走:“跟我来吧。”

    柳初向前走了两步,突然看着柳新道:“小新,你要来吗?”

    柳新望了望远去的杏娘,摇了摇头。

    柳初轻笑着,又走了回去,一把将他拉过来道:“怕什么,跟我来好了。”

    柳新挣扎了一下,没能挣开,只得跟着柳初向前走去。进了杏娘的院子,柳新这才觉得,刚才的那不叫花园,这才是。

    进了杏娘的院子,除了外面就能看见的一支红杏,满院都是花团锦簇的,人能落脚的地方都少。

    柳初见怪不怪的,跟着杏娘身后,将一院春光都抛在脑后。

    突然,杏娘停下脚下,妖娆的扭过身子,指着这一院春光道:“我花堂都是女子,你若是想要讨得花堂女子的欢心,那么会侍弄花草自然是要会的。”

    柳初听到这话,停下脚步,面色古怪的看着杏娘。

    “你确定,花堂的女子们,会喜欢这些?”

    花堂虽说是都是些捡来的女孩子调教的,但多少也有些自己投身进来挂牌卖艺的。对于花堂的女子来说,琴棋书画诗酒花,是样样都精通的。

    杏娘听了这话,扬起眉问:“怎么,你有问题?”她眼珠转了转,突然拉着柳新道:“当然了,我花堂最喜欢的,就这样俊俏的小哥了。”

    柳初给了柳新一个同情的眼神,然后笑着看向杏娘道:“你要是喜欢,我让他陪你一会,就当我这关过了如何?”

    杏娘看了柳新一会,却笑道:“那却便宜了你,这可不能。”

    此时屋里又走出一人,她看向杏娘笑道:“你又胡闹。”

    来人穿着一身杏粉色的衣裙,衣袂翩翩。她挽着堕马髻,发间斜斜的插着一支金凤衔珠钗。眉间点着一朵梅花妆,肌肤如玉,皓腕如雪。

    她一眼淡淡的扫过来,就能令人觉得色授魂与。她笑,你便觉得山花灿烂,她哭,你就觉得阴云密布。

    此时她正款款朝着两人走来,怀中抱着一把琵琶,身姿婀娜,一步三颤。

    近到前来,她慢慢半蹲下身子,款款道了一个万福:“妾身杏娘,这是妾身下属的一个小小玩笑。”

    柳新几乎瞪大了眼,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好看的人。

    柳初却依旧是淡淡的笑容,仿佛不论谁是杏娘,对她都没有影响。她淡笑着道:“杏娘好,我是柳初。”

    杏娘微微抿起唇笑了,她轻声细语的道:“妾身虽身处烟花之地,却也听过柳将军牧野之战的英名。”

    柳初怔了一下,牧野之战,东麓退北晋,实在是因为她占了不少便宜。如今她离开了东麓,却没有想到这事情还会传出,她原以为以东麓皇帝的性子,定会将这一切功劳安到其他人头上。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袅袅轻烟缓缓升起,隔着一道轻纱制成的帘幔,柳初与柳新二人静坐着,听着对面杏娘轻拢慢捻,弹出的靡靡之音。

    伴随这轻烟袅袅,一切都如梦似幻。

    一曲终了,杏娘放下了琵琶,亲手为二人添了杯茶,问:“小姐与公子觉得,这一曲如何?”她身段苗条,行走间如微风拂柳,婉约动人。即使只是倒杯茶,也精致得楚楚动人。

    柳初端起茶盏,沉吟片刻道:“太过伤感了。”

    杏娘轻笑了一声,退回自己的位置,规规矩矩的坐好。她双手叠在一起放在膝上,笑的温婉动人:“妾身本是风尘女子,花楼里大多也是可怜的女儿,与我们而言,这世间总是这样多愁善感的。”

    柳初垂下眸,她神色间有一丝怜悯。

    她捡到杏娘的时候,杏娘哭倒在地上,一身泥泞,哀痛欲绝。那是她不经意瞥见杏娘的容貌,惊为天人。

    杏娘从来不是典型的风尘女子,她身上带着江南女子的忧愁和哀怨,让人想要细心呵护。柳初第一眼捡到杏娘时并没有多想,等后来才发现,这个女子并不如表面看起来的柔弱。

    她很有想法也很有手段,她一双含泪的眸子,和一对蹙起的细眉,都是她最有利的武器。她不知道杏娘的过去,也不想知道杏娘的过去。每个人都曾有过痛苦的过去,也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柳初尊重,也替他们守护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