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名门之后
    柳初将杏娘带回之后,就有了建立七歃的想法。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一个人用柔弱当武器,用别人的善心当条件。而正是那之后,柳初才突然发现,一个人的力量再强大,也敌不过一个强大的组织。

    七歃,就是再那以后组起来的。

    而此时,杏娘坐在她眼前,用那一双仿若含泪的眸子看着她。可柳初早已熟知杏娘的性子——

    婢女是试探,曲子是试探,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试探柳初这个人会不会轻易的被打动。

    柳初微微一笑,突然问:“你的琵琶,可否借我一用?”

    杏娘怔了下,看了下身边的琵琶,露出几分不舍。

    柳初也不坚持,她知道这个琵琶杏娘从不离身,对于她而言必定还有其他特殊的意义。她问:“那你这里,可否有别的琵琶,借我一用?”

    杏娘含笑答:“自是有的。阿瑶,取琵琶来。”她转身去唤婢女,帘后有人清脆的应答。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十二三岁的丫头抱着琵琶出来,几步走到杏娘跟前,又在杏娘的示意下,将琵琶递给了柳初。

    柳初结果琵琶,随手拨弄了两下琴弦,轻笑起来。她笑看了眼杏娘,手上便拨动琵琶弦。

    音才起,杏娘的笑意就凝在了唇边。

    十面埋伏的起调,那样的明显好认。她诧异的不仅仅是曲调,还有柳初的指法。越听下去,她就紧紧的盯着柳初的双手。

    十面埋伏不是一手简单的曲子,没有下过功夫的人,是绝对弹不出来的,何况柳初弹出的十面埋伏,一股杀伐之气扑面而来。

    杏娘手指微微颤抖,她端起茶盏,抖得茶水都溅出几滴。待柳初一曲弹罢,她才舒了口气,将一盏茶喝到嘴里。

    杏娘弹的是汉宫秋月,柳初回的是十面埋伏。一个是春花秋月何时了的深宫怨诉,一个是沙场征战几人回的危机四伏。

    杏娘知道,这是柳初在告诉她,七歃从来代表的都是腥风血雨,而不是春花秋月。她垂下眸,将茶盏稳稳的放下,再抬起头来,面上表情依旧完美。

    她温婉笑道:“小姐的琵琶弹的很好,果然是名门之后。”

    柳初将琵琶放下,润了润喉道:“略学过一些,不如杏娘弹得好。”

    杏娘微微蹙眉,场面一时有片刻凝结。本是以知音之意来的考验,却被一曲十面埋伏硬生生破了她的所有破局。她原本想要谈的女子心思,又如何继续?

    柳初一眼开出杏娘的心思,这个女子心思细腻,每件事都喜欢掰开了细细琢磨,有时候想得多了,又是一场事故。

    柳初轻叹问:“汉宫秋月太过伤情,其实女子又何必一定要依靠他人?我们有手有脚,有自己的能力,又为何要日日哀思,想着别人?”

    柳初从来都知道,杏娘的心底有一个人,而这个人大约就是她初次捡到杏娘时,她那般哀痛欲绝的原因。

    这些是属下的私事,柳初从前不会管,日后也不打算管,但是过了这么多年,杏娘还是这样小心的心思,着实令人有些头疼。

    柳初想了想,又问:“你如今执掌花堂,手底下也有各式各样的女子。她们或是无处可依,或是自小被舍弃。这些女子,他们可曾自哀自怨?你执掌花堂多年,我本以为你最该了解的,就是自己的能力了。”

    杏娘沉吟片刻,才面色苍白的笑了笑:“你说的对,是我太小瞧自己了。”

    她抬起头,目光眺望着远方,过了许久才问道:“我有一个故事,你愿意听一听吗?”

    柳初看着杏娘,看着她那双含泪的眸子,轻轻的点了下头:“好。”

    她并不是自小就养在春满园的,她还记得自己曾经也是官家女子。不过也许是家里犯了事,也许是政敌陷害,她就稀里糊涂的落在了春满园。再往前,杏娘自己也不记得了。

    杏娘出生的日子很巧,在花朝那一日,二月十二。

    满十三岁那一年的花朝,是杏娘正式挂牌的那一日。杏娘紧张的不得了,一双眸子如秋水般扫过台下人群。就这样,不经意间撞见一双明亮的眸子。

    那一双眼温润如玉,唇角噙着的笑容,也如同春风一般令人心醉。

    隔着轻纱曼拢,伴随着袅袅轻烟,杏娘突然就静下心来,仿佛一切都将被那人看在眼底,而她打心底有了依靠。

    莫名的,明明初次相见,杏娘就知道,这个人是她的未来一生。

    一曲昭君怨,随着轻纱掀开,杏娘的名号在春满园就突如其来的火热起来。

    每日都有人点了杏娘的名,只为了听一曲,看一看那一双含着秋水的眸子,和一双纤细如玉的双手。

    可是那个人,却再也没有来过。

    杏娘盼着等着,眉眼间忧思渐浓,柳眉微蹙如远山含黛,眸含泪光如双瞳剪水。

    这副脆弱的模样令春满园的妈妈不喜,可偏偏来找杏娘的人却爱这一套。她脆弱的令人心惊,脸色苍白如纸,显得涂了胭脂的红唇更加娇艳。

    再见到他时,已是西戎昭元二十四年,那一天,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彼时杏娘是春满园的头牌,红得发紫。

    杏娘越来越懒怠见人,于是她的身价越来越高,常常有人想见上一面,不惜千金。掷千金只为博杏娘一笑的事,是那时候公子哥之间攀比的常事。

    那一日,春雨细碎,杏娘枕着春光看着窗外如丝线落下的雨线,怔怔的发着呆。突然婢女推门进来,小心翼翼的说有人见她。

    杏娘回过神来,神色间就带了两分不:“不见。”

    婢女小心翼翼的退下,合上门前,杏娘只听见一个温润的嗓音问:“她不肯见我?”旁边是公子哥们的嬉笑声,随着关门声,这一切都被关在了门外。

    可突然,杏娘起了身,走到门前拉开了门。

    一张朝思暮想的面孔出现在自己面前,你会做什么?

    杏娘张了张嘴,心底有千万句想说,开口却是:“这位公子想要见我,现在见过了,又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