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一曲千金
    对面的人哂笑道:“不如何,听闻杏娘一曲千金,不知在下可否有幸?”

    杏娘用那双秋水眸子扫了一圈,然后道:“你可以进来,其他人不行。”

    在一群人的嬉闹声中,那人被杏娘领进了闺房。

    多年未见,杏娘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杏娘,她见多了悲欢离合,也见多了男人的负心。她知道自己本该冷漠无情的,可偏偏见到眼前这个人,她就忍不住……怦然心动。

    “你想听什么?”

    “只要是你,什么都好。”

    说着动人的话语,却明明是第二次才见面的陌生人。

    杏娘忍不住讽刺道:“我可不知公子喜欢什么。”

    她这样说着,像是报复一般,铮铮声响起,就是那一曲有名的十面埋伏。

    青楼女子多习的温婉小调,偏偏杏娘成名之后,妈妈也不大管她,就叫她养成了无法无天的性子。

    对面的男子依旧含笑听着,还随着起伏的节奏打着拍儿。

    杏娘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急促,仿佛是为了证明什么一样。

    一曲中了,杏娘神色微冷的看着眼前之人,她额上细细密密的布着一层薄汗,怀中抱着琵琶,眸光清冷。

    对面的人怜惜的看过来,突然伸手,拿着帕子递上杏娘眼前。杏娘没动,对面的人就摇了摇头,伸过手来替她擦汗。

    隔着一层帕子,杏娘仿佛能够感受到那人指尖的温热,和自己的心跳。

    后来的故事,一如所有俗套的传记一般。杏娘如飞蛾扑火一般的爱上了那个人,但却被伤透了一颗玲珑心思。

    杏娘后来用积攒多年的积蓄为自己赎了身,她年纪正好,又正当红,春满园的妈妈狠狠要了她一大笔钱,最后也没能强留下杏娘。

    用杏娘的话来说,她半生坎坷,也许只是为了遇见他。

    可他终究,还是负了她。

    世上总是痴情女子负心汉,杏娘走的那一天,外面正热热闹闹的。

    &/>

    但……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杏娘抱起琵琶盈盈笑道:“花堂其实并不复杂,雪月幽明也都觉得无所谓,所以都让我一齐表态,你过了我这一关,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他了。”

    提起那个“他”,杏娘的表情就滞了一瞬,才微笑道:“其实你来之前,我们讨论过很久,最后才觉得他一定是最不想你出现的那一个,既然如此,他一定会给你出最难的事情。我们花堂和雪月幽明都觉得不是很在意,所以也并不想多留你。”

    “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暗堂好了。”

    七歃,共七个部分,过了风花,略过雪月幽明,就只剩一个。

    暗堂。

    柳初刹那间就明白杏娘口中的那个他是谁,她垂眸敛笑:“省了不少麻烦,自然也是好的。只是不知你口中这人,到底有多难缠?”

    杏娘看了眼窗外的天色,蓦然笑了:“天色不早,你也累了一天,还是先休息吧。我这小院虽然繁杂,却也干净。”

    柳初看了眼天色,虽然未晚,却也不早。她犹豫了一下,在七歃和恒府中选择了留下来。而柳新,自然别无二话的,跟着留了下来。

    京中,怀王府。

    东方怀眉头紧蹙,听着下人带来的消息。什么叫秦将军虽然面上看着与柳初交好,但私底下一直找皇上挑拨离间,说柳初是东麓来的人,必定抱有别的心思。

    东方怀嗤笑一声,就将这件事丢开了。

    柳初是他的人,是他亲自带回西戎的人。皇兄就算不相信柳初,也该相信他才是。至于秦将军……东方怀沉吟片刻,眸中闪过一道杀意。

    秦家一直自持重臣,对他们兄弟都不算客气。东方怀一直觉得,秦家私底下必定在谋算着什么,只是一时还没被发现。

    东方怀手上敲着桌子,心想:针对柳初的话,那么接下来,就是要针对他了吗?挑拨他们兄弟间的感情,于谁有利?

    他思来想去,他与秦家唯一有冲突的,就是兵权。秦家想要掌兵?东方怀想着,又摇了摇头,若秦家真是这种想法,那活该日渐没落。再心有不甘,兵权总归会收拢回去,觉不会交出去,不说古时,就算今日,难道秦家看不见北晋那一个个莫名死去的大将吗?

    他冷笑两声,抬头道:“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