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归鸿
    秦家的事情先放到一边,但柳初这个人,他可以让她吃苦,却决不能让别人动她。

    历城,恒府。

    恒参回到府中,只觉得寂静得有些不安。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才发现往日该出现的人一个人都不在。

    人都去哪了?

    恒参想了想,向柳初住的竹枝院走去,然而人在半路上,就被人拦了下来。

    刘蘅,父亲安排在他身边的人。

    刘蘅见到恒参,落落大方的行了个礼,才缓缓道:“公子回来了,妾身已经命人安排好了晚饭。”

    刘蘅绝对可以算的上是温柔大方,持家有道的那一类。但是莫名的,恒参并不喜欢她。也许是因为是父亲的人,也许是因为他本就别具一格。

    恒参向来向往的,是江湖上的游侠儿,是能飞檐走壁的侠女。

    刘蘅不是。

    恒参冷冷的扫了眼刘蘅,就转过头去。他不想看见她,却不得不看见她的时候,他通常都是这模样。

    恒参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刘蘅沉默不语。

    恒参有些烦躁,他蹙眉继续问:“我不想再问一遍,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刘蘅勉强挂着的笑容也消息了,她用平静无波的眼神看着恒参,轻声道:“公子在乎的那位小姐,怕是失踪了。”

    “失踪?”恒参诧异的抬起头来,看着刘蘅急切的问:“怎么会失踪,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刘蘅抿唇,却仍继续道:“柳小姐和柳公子一早出了门,本以为与往常一样只是散散心,但今日,到了现在也没人回来,派了下人也寻不到踪迹。”

    恒参听了,只觉得一腔怒火,不知该与谁发,他忍了忍问:“这种事情,怎么早没人与我说,偏偏拖到我回来才说。”

    刘蘅垂下头,也不反驳,只静静的说:“公子早先不让妾身去打扰你,所以只好等你回来。”

    这确实是他下过的命中,恒参没有脸去怪罪别人,他忍着一肚子怒火,转身离去:“这事你不用管了,我自派人去找。”

    刘蘅依旧默默的站在原地,等恒参远去之后,她身边的侍女才小心翼翼的扶着她道:“姑娘,这件事明明不该怪你。”

    刘蘅惨淡的笑了一下道:“这事不怨我,可到头来他却更怨我了。阿欣,你说他到底是为什么,宁愿不入门也不愿意看我一眼。”

    唤作阿欣的侍女小心翼翼的道:“是公子心还未定,等公子再大些,就该懂得了。再怎么说……”侍女阿欣斟酌了一下,继续道:“姑娘也是公子纳进来的第一人,他当初也没有反对呀。”

    那时候恒参羽翼未丰,他当然没有反对,因为他没有反对的余地。

    刘蘅沉默了会,才叹道:“回去吧,公子今天怕是吃不下什么,让厨房里将东西都送到我房里。”

    柳初确实是在月上梢头时,才想起来自己没有给恒府递信,她素日里自在惯了,所以从未想过还有人会牵挂着她。

    这样想着,柳初怔了一下,就笑了。她又凭什么觉得,恒参就一定会牵挂她呢,也不知道这时候,恒参发现她离开了没有。

    柳初揉了下额心,觉得有些头疼。

    明日面对的,是她最器重的手下棠幽,她对棠幽有多器重,就可以看出棠幽对她有多忠诚。

    忠臣对于殷木秀而言,是最好的手下。但是对于柳初而言,不可谓不是个麻烦。棠幽这个人有多难缠,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她想了会,又低眉浅笑两声。

    也许是归来后做弱者的时间有些长,她都快忘了,她以前是从不畏惧什么的。而棠幽是她从前的手下,对她忠诚无二。既然如此,再来一次,她未必不可以令他归顺。

    以前是她没有势力,发现任何事想走上一步都无比艰难,而过了明日之后,她总要将属于她的拿回,将一切都掌握在鼓掌之中。

    她从来都是疑心最重的一个人,她真的相信东方怀,相信华策吗?不,她只是相信自己的实力而已。

    而从前她的弱小,只能依附。

    但往后,她就该有与他们平起平坐的待遇。否则,她也许没有他们一般的权势,但想要让他们难受,也轻而易举。

    在梨雪的带领之下,转过一处墙角,几人就走到了暗堂的院子。

    因是七歃最核心的所在,所以暗堂所处的位置居于正中。这里,也曾是柳初下榻的地方,但许久不来,竟显得有几分陌生。

    梨雪将人带到之后,就退了两步低眉顺目的道:“这里就是暗堂了,堂主脾气不是很好,所以就请二位自行进入吧。”

    棠幽脾气不好?柳初几乎失笑,在她眼里,棠幽从来都是脾气最好的那一个,对于她所提出的要求,从来没有做不到,只有做的更好。

    柳初颔首,只带着柳新一人向内走去。她自然知道,棠幽的脾气再好,也只是对她一个人而言。

    才踏入小院,眼前景象就变了。小院还是那个小院,却变得死气沉沉。

    只想了片刻,柳初就明白了,当初她在自己的院子不过布了一个八门遁甲,而如今棠幽却将死门放在了门口,等着来人。

    明明是自己布下的阵法,如今却用到了自己头上,柳初不觉好笑。

    八门遁甲,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死于位于西南方向,对应的是西北方向的生门。

    但如今棠幽将方向转了一下,死门为于东南方向,那么对应的……生门就该在西南方向。这不可谓不妙,毕竟将生门安在死门的位置,你就算知道了那里一定有危险,但为了出去,你也一定要闯上一闯。

    柳初走了一步,突然回过头来,拉住了柳新:“跟我走,别走丢了。”

    柳新正打量着四周环境,眼前景象于他而言看不出什么,但是他却敏锐的发现了不对经。这里太安静了,不似花堂的生机勃勃,反而如同幽冥鬼蜮一般的。

    他还在想着哪里有问题,就被柳初一把抓住了手,随即看到对方一个温暖的笑,顿时觉得浑身都暖洋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