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装神弄鬼
    柳新抬头看上方,研究了一下,只见上面东倒西歪的画着七个神像,看不清是什么,于是问:“姐姐,那是什么。”

    柳初都不用抬头看,谨慎的耳听四路眼观八方,一边回答:“这里是青龙殿,头顶的七个图案,你说呢?”

    柳新恍然大悟道:“是星宿图,东方青龙,那这就是角、亢、氐、房、心、尾、箕七个星宿图了。”

    听到柳新这样说,柳初突然心中一动,她问:“小新,你还记得星宿图的走向吗?”她想起刚才柳新的站位,对应的恰是头顶一处星宿图。

    柳新点了点头,想起柳初现在不一定能看到,于是道:“记得,姐姐有什么想法?”

    柳初拿出天行云海弓,做好了应对的姿势,对柳新道:“你看头顶的投案,和青龙星宿的位置,一不一样。”

    柳新抬头仔细的看了眼头顶的星宿图,又因为刚才突然落下的箭雨,不敢随意走动,转了下方向道:“是乱的。”

    柳初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她沉吟片刻道:“星宿有廿八,青龙有七,看来想进下一关,就得让头顶的星宿恢复原来的位置。”

    柳新于是问道:“那怎么才能让星宿图恢复原位?”

    柳初看了看柳新脚下,问道:“还记得你刚才站的地方,头顶是什么图案吗?”

    柳新抬头看了眼,柳初见四周并没有其他机关,虽然依旧警惕,却也放下心来打量着头顶的星宿。

    “仿佛是虎。”

    浮雕虽然明显,但抽象的图案却没那么好认,光是龙和蛟就极为难认了。柳新看了半响,才敢缺人。

    尾火虎,青龙第六位。

    柳初看了看头顶的图案,问道:“确定吗?”

    “确定。”柳新点头,看向柳初等着她出主意。

    柳初沉吟片刻,看向另一旁头顶,兔子好认一些,于是她两步走到房日兔下方,只见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头顶的浮雕让开,却没有任何机关。

    这就是动对地方了?柳初抬头看了会儿,发现房日兔向后移了几步,与尾火虎,恰好成了一个对角。

    如果房日兔的位置是对的,那么尾火虎的位置一定是错的。但是星宿的移动方位是怎么判断的,柳初还不知道。

    她指示着柳新道:“你站到心月狐下方,看看怎么一步,小心一些,会有机关。”

    柳新闻言,小心翼翼的走到心月狐下方,只听一阵轰隆声,却什么都没有发生,浮雕也没有变化位置。

    柳初再看一眼,只见心月狐后方,恰恰是尾火虎挡住了位置。

    “我大概明白了。”柳初道。

    浮雕制成的机关,上面一定有控制机关的途径,这就代表两个浮雕之间一定是不可以穿过,而且从刚才柳新的站位来看,人从哪个方向踏上去,浮雕就一定会向人来的方向移动,而不会后退。

    她站在房日兔,与尾火虎恰好相邻。

    “我先走,你别动。”柳初吩咐道,柳新听话的点了点头。

    柳初从房日兔下方走开,走到尾火虎另一端,然后踏了上去。踏上去一只脚,头顶没有任何声响,第二只脚踏上去,头顶的尾火虎瞬间移开,到了它本该在的位置。

    柳初心中明白,自己猜对了。虽然不知道后面三殿的运行方式,但青龙殿简单的令人发指。

    她对柳新道:“你下来吧,从这个位置,再上去。我看下别的星宿图。”

    比起直观的星图来说,画成像的图辨认一起来难度有些,比如那一团四个在一块的,肯定有箕水豹,而这个想要移到尾火虎后面,却要将困在其他方向的星图移开。

    虽然有些麻烦,但在知道了星图浮雕移动的方式之后,一切都显得简单了起来,只要能够及时的躲过星图错位的机关,再一点点动作,就行了。

    说起来简单,但躲过机关也费了好大的力气,等青龙张开巨口,柳初终于明白青龙浮雕前的香案是用来做什么的。

    求神拜佛,求个心安。

    面对青龙张开的通道,柳初沉默了片刻,只听身边的柳新道:“设计这个的人,真的是心理有问题啊。”

    柳初不知他说自己,还是说棠幽。

    总之两个人踏过青龙巨口,来到下一关。

    也许是到了地底更远的地方,所以这里更加清冷了。而远处,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鸟头。

    想到通往朱雀殿的方式,柳初就觉得头更疼了。

    柳新表情夸张的道,“这里不会就是通往下一关的地方吧。和刚才一样?”

    柳初沉默了,半晌无奈的道:“也许是吧,还是小心一些,不知道朱雀殿会是什么。”

    “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到了这里。”突然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在空旷的殿中回响。

    “谁?”柳新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那个声音轻笑了下,然后道:“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朱雀殿可不是青龙殿那么简单的,你要做好赴死的准备哦?”

    “装神弄鬼。”柳初嗤笑一声,瞬间明白这人是谁。

    幽堂堂主,柏盛。

    “无趣。”那个声音道:“给你们提个醒好了,朱雀殿虽然也有星宿图,但朱雀殿的机关,可不是头顶那玩意,你们小心。”

    说完这句话,那个声音就消息了。

    柳新“喂喂”的喊了好几声,也没有人回应。他转头看向柳初问道:“姐姐,接下来怎么做?”

    四象门是她提出的,但具体建成却没有经过她的手,所以她也不清楚四象门会有什么样的设计。

    不是头顶,那就是地下或者四周墙壁?

    柳初站在阶梯上,一眼就看见对面朱雀那张鸟嘴,蹙起了眉。朱雀如果是门的话,墙壁的机关就不太可能,但……朱雀主南方,朱雀图却正对青龙,会是下一关的入口吗?如果让柳初来设计的话,当然不是。

    那么,就是地下了。

    柳初低头看地面。一块块方砖铺成的地面,看不出有什么机关的样子。况且地宫本就处于地下,再从地底做复杂的机关,就有些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