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朱雀
    她打量了一圈,对柳新道:“别听那个人胡言乱语干扰视线。”

    柳新点了点头,问:“我们现在下去吗?”

    柳初莫名的有些心慌,她握住柳新的手问:“小新,你害怕吗?”

    柳新诧异的看向柳初道:“姐姐,我怕什么?”

    柳初看着正前方的朱雀图,淡淡的道:“这一次我没有把握,也许一不下心,你就会跟我葬送在此地。”

    柳新却笑了,他笑起来,莫名的令人心动。他说:“就算是死在这里,也是与姐姐死在一起,那也是最好的。我这一条命,若不是姐姐当初救下来,也早就没了。”

    南方朱雀,为乐之本也,五为分身,以三位上,以二为下,三天两地之义。

    柳初望着石壁上的浮雕,开始回想关于朱雀的资料。与青龙殿不同的是,朱雀殿的墙壁上凿了许多凹下去的洞穴,里面放了一支点燃的蜡烛。

    层层叠叠,自下而上。放眼望去,满室通明。

    “姐姐。”

    一旁的柳新碰了碰柳初,柳初回过头去,看见柳新手上拿着白面饼递到了她眼前。柳新说:“早上到现在都没吃什么,姐姐,你多少也用一些吧。”

    柳初心中一暖,她从前为了练兵,野外几天不吃也不算什么的,但柳新却还记得她今天没有吃多少东西,提醒她吃饭。

    柳初接过柳新递过来的面饼,轻声道:“好。”

    两人就地吃了些面饼勉强填了下肚子,期间柳初一直打量着四周,想着朱雀殿应会有怎样的机关。

    休息了片刻,柳初起身,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却被柳新一把拉住了。

    柳初回头,露出一个疑惑的眼神。

    柳新咬了下唇,道:“带我一起。”

    柳初微微一笑:“好。”

    两人踏下台阶,柳初突然顿住了脚步,柳新回头,疑惑的问:“怎么了?”

    柳初微笑着看着身后,两人吃完面饼之后留下的油纸包还在,她往回走了几步,然后捡了起来,撕了一小块。

    轻飘飘的油纸自然是没有杀伤力的,但柳初只瞥了一眼,运起内力输入裹起纸片,挥手向下方扔了去。那纸片落地,不知是触动了什么,两边墙壁上飞射出两道火蛇,对着纸片落地的位置射去。

    果然。

    柳初仔细推算了一下,落地的位置和火舌位置恰好成对角。她敛眉,又丢了一块纸团出去,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柳初看了眼脚下,丢了个纸团下去,却什么都没发生。

    九宫吗?柳初踏了下去。

    “小心!”

    柳新惊叫一声,心都快跳出嗓子眼来了,但下一刻却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定了定神,责怪的看了眼柳初道:“姐姐有什么注意,也该和我说一声,怪吓人的。”

    柳初笑着伸出手道:“应是九宫走法,走着我来。”

    柳新伸手放在柳初掌心到:“正九宫还是逆九宫?”

    柳初愣了一下,然后问:“九宫正逆,有区别?”

    柳新想了下,醒悟道:“是了,九宫正逆都是同样的走法。”

    两人牵着手,前右前方走去,一路向前,没有触到任何机关。直到走到墙角,进了第二宫,才听到一道细微的“咯嚓”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解锁。朱雀浮雕就在两人左手边,偏偏这几步之遥,他们却不得不转个面向,向右边折了回去,直走到第三宫的位置,两人又折回了朱雀浮雕的左边,进了第四宫。

    明明几步路的距离,但九宫迷阵偏偏让他们多走了数倍的距离,还得小心翼翼,生怕哪里有机关藏着。

    进了第四宫,第五宫的距离正在大殿正中,第六宫则在对角,两人沿着这条对角线,走到第六宫又想着朱雀浮雕那面墙走了半路,折回了来时的方向。

    第八宫落定,至今还没有触动任何机关,柳新抹了一头虚汗,看向柳初道:“姐姐,应该可以过了。”

    柳初点了点头,却看了眼右边的墙壁。

    只见墙壁上面是凹下去的洞穴,点满了一墙的烛火。

    他们来的位置是东方,东方青龙属木,南方朱雀离火。可为什么朱雀浮雕却在正东?这一墙烛火,真的没有隐藏别的?

    柳初猜测着,脚下就犹疑着没有动。

    柳新见柳初蹙眉,于是也不敢动作,他知道柳初在思考,所以也不敢出声打断。

    而柳初心底也在怀疑,四象门也许并没有遵守四方位,只是借了四灵的名头?毕竟他们已经走完了八宫,第九宫的位置,正对着朱雀雕像,再不会错了。

    而柳新盯着远处的朱雀石雕,发着呆。隐隐的,他只觉得一声清脆的鸟鸣,对面的石雕仿佛活了一般,浑身烈焰,喷出大团大团的火来。

    火团将他吞噬,他只觉得身上火辣辣的疼,蓦然惊醒。他猛地抓住柳初道:“不能去。”

    柳初被他一拉扯,也从自己的思绪中出来,她问:“怎么了?”

    柳新偏过头去看,却见石壁依旧完好,什么浴火的石雕,仿佛都是假象。但是他不敢拿两人的性命去作赌,他喘着气,急促的道:“对面……对面有火。”

    “火?”

    柳初沉吟片刻,问道:“你都看见了什么?”

    柳新喘了几口气道:“我看见……我看见火……好多好多火……”

    柳初拧眉,柳新这话实在听不出什么信息。九宫阵,正对着本应是正南方向,但因为他们来时是西方,都正对着是东方。

    哪里不对?

    柳初拧眉,蓦然转头问:“我们是不是一开始,就走错了方位?”

    柳新盯着对面的墙壁又看了会,却见眼前一片火光,火光中有青色光芒。东方青龙属木,木生火。

    柳新顿悟道:“姐姐,对面是木属生火。”

    柳初点头,看向南方,隐隐的她竟然看出一个浴火凤凰的形象。她迟疑了一下,竟又顺着九宫的步法,向着正南方位走去。

    毫无障碍,一路到底。柳初挥手打出几道内力,将那一片烛火都熄灭了。烛火按下来之后,南面的墙上,就这样突兀的显露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