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一起上
    “如果阵破了,你是不是也就没命了?”沉默了许久,柳初突然问道。

    榕生愣了一下,然后微笑道:“也许吧,这天衍一线生机,总要争取一下的。”

    柳初神色冷冷,面色冷峻:“你说的对,一线生机是要争取,但是你好好的,将自己的路斩断,去夺取那一线生机,有意义吗?”

    榕生微笑渐渐淡了,半晌他才道:“不破不立,破而后立。为了这些,我觉得值得。”

    柳初蹙眉,以榕生的性格,实在不像是会说出这种话的人,可现在他却已经站在了她面前,以一个守阵人的身份。

    此时,四象门正中,七歃的领头人齐聚一堂,棠幽不复以往慵懒的形象,他神情冷冽,即使容貌妖娆,也令其他人不敢轻视。

    “柏盛,你为何要一定要激他?”棠幽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敲着桌子。

    柏盛不怀好意的笑着,他洋洋得意的道:“他性格太软弱,非得激他一下,他才会感觉自己有多么没用。”

    “有用没用,不是你可以评判的。”棠幽冷眼扫了他一眼,对身边的梨殊道:“你去白虎殿看着,如有意外,一定要救下榕生。”

    “怎么会是意外?”柏盛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懒洋洋的道:“若真有意外,也是他活下来了才是。”

    棠幽猛的起身,探过桌子一把掐住柏盛的脖子,他声音严寒,如同来自地狱般的森冷:“所以你本就是抱着他一定会死在那里的心态,让他去白虎殿?”

    柏盛被棠幽掐住了脖子,只觉得呼吸不畅,脖子上青筋毕露,但却依旧强笑着道:“他若活着出来,便是他的本事,他若死在那里,七歃也不需要这样没用的人!”

    棠幽眯起眼危险的道:“我说过了,判断我们有没有用的人只有主子,而你还不够资格。”说完,他手上狠狠一用力,将柏盛推到一旁,不管抱着脖子拼命咳嗽的柏盛,对梨殊道:“按我说的做,不论如何,就算白虎殿的考验停止,也要救下榕生。”

    “是。”梨殊很少见到棠幽这般模样,但是他却知道,作为暗堂的堂主,棠幽的本事远远不止他表现出来的那样简单。他怜悯的看了眼柏盛,若不是上头还有个主子,怕是他今日就交代在这里了。

    来不及想太多,梨殊接了命令,匆匆赶往白虎殿的方向。

    柏盛惨然笑了:“你去也晚了,白虎殿的机会,我早就设置了,一旦运行除非阵破就不能停止。阵在人在,阵毁人亡。”

    “你!”棠幽暴怒。

    梨殊听闻也停下脚步,呆滞的看向棠幽,又看了看柏盛。咬咬牙,他说:“白虎殿当初是你设计的不错,但图纸还在我这里,柏盛,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我们七歃本应同气连枝……”

    “呸!”柏盛唾了一口道:“当初若不是主人,你们哪有现在这般模样,现在不过来了个挑战者,你们一个个就迫不及待的想换主人。小人行径,我才不与你们同气连枝。”

    梨殊一时语塞,他看向棠幽,等着他的回答。

    棠幽眸色深邃如星空,他看着柏盛语气幽幽的道:“若你果真有那般忠心,就该记得主人的吩咐才是。”

    柏盛沉默了,他声音喑哑,吐出的语句模糊不清:“我还以为……你们早已忘了她。”

    “怎么会!”棠幽轻笑,双眸放空看向未知的地方:“她从来……都在我们心底啊……”

    白虎殿中,柳初和柳新肩并肩,榕生站在阵眼中,从容一笑。

    “来吧。”随着他话音落下,柳初二人只觉得眼前一阵迷糊,随即失去榕生的身影。五道光柱冲天,看颜色就能分辨出是五行光柱。

    柳初这才找回自己原本想说的话语,她指着金属打造的墙壁道:“西方白虎属金,这里金属必然是最旺盛的。”她指着金色的那道光柱道:“你看,金柱最明亮,显然是最难对付的。”

    柳新听了点头道:“火克金那我们先拿火?”

    柳初摇了摇头道:“你还要考虑土生金,只要有土在,那么金柱会生生不息。而金生水,金柱的存在也会令水柱不断强大。”

    “这……”柳新迟疑,按柳初的说法,竟然是无解了?

    柳初见柳新半晌说不出话来,于是问道:“你想不出该如何了?”

    柳新摇了摇头,他本来是有思绪的,但被柳初全盘否定之后,竟觉得一头乱麻,无解。

    柳初笑了笑道:“我们先拿土,断了金柱的支援,再利用土克水,拿下水让金柱孤立无援,利用水火相克拿火,再去破阵,这个时候金柱断了支援那么久,应该弱了许多,再有火柱相克,就轻松了。”

    说完,柳初又沉默了,他们这样确实轻松许多,但对于主持天衍五行大阵的榕生来说,确是伤害最大的。柳初没有说拿下木,就是为了给榕生留下一线生机。

    柳新却不知道柳初的想法,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拿到金属性之后,要么就阵破,要么就继续攻下木属。

    他一个燕决就飞身到了木属前方,然而他才攻击了片刻,五行大阵却突然爆发出无数木刺,从地底冒出。

    幸而柳新身姿轻盈,下意识跳到中间,躲过了这一下。

    柳新看向柳初面带疑惑,柳初谨慎的看着四周,突然道:“小心!”

    她一把将柳新拉了出来,直接中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轮,快速的转着圈。柳初随手丢了个石块进去,瞬间被碾成粉末。

    柳新惊骇道:“这是什么?还是机关吗?”

    柳初盯着看了几眼,不过瞬息间,金轮又消失了。是机关?不柳初更觉得像是傀儡术。

    “小心一些,木后金,下一个我猜是火。”柳初话音刚落,就见柳新脚下起了一团火光,他下意识的跳了出去,将火留在了原地,那火,竟然就这样留下了。

    柳初蹙眉,虽然明白下一个按规律来说是谁,但该破的阵却依旧要破的,她一脚踏入土柱的光圈里,“来一起打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