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天眼一开
    柳新听话的前去,两人对着土柱开始释放内力招式,土柱的光芒原来越若,柳初却突然灵机一动道:“撤!”

    听到柳初的话语,柳新立即收回手中的招式,向一旁飞跃而去。然后一条水龙突兀的出现在他身后,追着他跑。

    柳新一时有些愣住了,竟被水龙咬了几口,柳初大声喝醒他:“去灭火。”

    柳新突然醒悟,带着水龙去往之前留下火的地方,水火相融,两两消失。

    柳初将他拉到身后,怒道:“你怎么这样不小心。”

    “不是真的……”柳新道,他被咬了几口却没有任何伤口。

    “秦世汶还不死心?”

    京城,东方怀在书房里,听着属下的禀告,心下微冷。

    “是,不仅秦世汶,他不知道用什么打动了秦源,现在连秦源也在陛下面前说起于柳将军不利的话。”

    “没查出来,是为什么?”东方怀眉头紧蹙,手中捏着一叠消息,却一点也看不下去。

    “藏得很深,我们的人得不到秦源的信任,查不出来。”

    “查不出来,就继续查。”东方怀将一叠信纸往桌上重重一摔,他眼神犀利的盯着下属,冷声道:“我养着你们,不是想听不知道、查不出来这些话的。”

    “是。”底下人犹豫了一番,又道:“查出来秦府上有门客去过历城。”

    东方怀摆了摆手,“历城大营是秦家的大本营,他们去历城这么小的事情,也值得拿来跟我说?”

    “继续查,一定有人在背后支持,否则以秦源的性子,我不信他敢这般与我作对。”东方怀声音冰冷。

    “是。”下跪的人低着头,原本要说的话语也被堵了回去。他犹豫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来。

    等查清楚了,再禀报也不迟吧。

    那人走了之后,刘芜推开书房的门,从婢女手上接过汤盅,走到东方怀身边,温声道:“王爷,喝点汤吧。”

    东方怀有些心烦,换个人他r />

    柳初转过头,看了眼中间榕生的位置,对柳新道:“你记住,除了兵阵,没有什么阵法是需要人用自己的性命去捆绑的。”

    柳新点了点头,投给榕生一个怜悯的眼神。他走到水柱跟前,正要用内力攻击,却突然被柳初握住了手。

    “将土柱留下的石块拿出来,看看是不是有用。”

    柳新满头雾水,却依旧听话的将石头拿了出来,递给柳初。

    柳初眼神微凛,输入一道内力到石头中。只将石头上那个奇怪的土字立即散发出淡淡的光芒。而在光芒照射一下,水柱的光芒却弱了许多。

    “有用!”柳新惊喜的叫出声。

    柳初点了点头,将石头丢给了柳新:“你用内力来维持,我来攻它。”

    “好。”

    很快,两人就将水柱击碎,同时在下面发现了一块石头,上面又是一个柳新不认识的文字。但是有了前面的经验,他推测道:“这是水字?”

    柳初点了点头,也不再去看石头,向火柱走去:“用刚才的石头,继续。”

    虽然两个人摧毁五行柱并不难,但是有了五行石的帮助,省下一半的力气是更好的选择。毕竟之后还有未知的关卡等着他们。

    梨殊赶到的时候,柳初和柳新已经破掉了四道光柱,柳初正犹豫着要不要继续时,梨殊赶到了。

    一道暗门打开,梨殊走出时,未进阵的他看到的是已经奄奄一息的榕生。他生怕柳初他们听不到,大声喊道:“住手!”

    柳初转过头,柳新一脸谨慎的看着梨殊问:“怎么?”

    梨殊庆幸自己来的即时,他赶忙道:“这一关算你们过了,不要再继续了。”

    柳初闻言,扫了一眼阵中。她虽然沉浸在阵中,但与其说看不到,不如说是她不想看到。而此时天眼一开,她就能看到里面榕生的状态。

    他半跪在阵中,额上沁满了汗珠,一身衣衫都被汗水浸湿。

    “不用。”即使是这样,他也倔强的抬起头,看着三人道:“继续下去,我可以继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