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令牌
    “榕生,你究竟是想做那个一,还是那四十九中一个?”不等人回答,柳初又继续道:“我想你一定是想做那个一吧,否则你又为何如此拼命。”

    “既然如此,我满足你。”

    最后那道木柱,看着强大,然而只轻轻触了下,就化为碎片一片片消散在空中。

    五行大阵既破,榕生的身影也就展现在众人眼前。他浑身被汗水浸透了,狼狈的跪倒在地,单手强撑着身体。

    榕生勉强勾起一抹笑容,看着陆续赶来的几人道:“我——挺过来了。”

    柳初转过身,双手下垂握紧,看着其他人道:“天衍五行大阵已破,接下来还有招式,尽管使出来吧。”

    “那最后一关,就让我来当主阵人吧。”

    柏盛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他手上还握着七歃令,穿过众人走到柳初面前,举起令牌道:“赢了我,拿到令牌,你就是四象门和七歃的主人。”

    柳初抬起头,盯着柏盛看了一会,然后道:“好。”

    柏盛看了一圈,不顾其他人的眼神,转身道:“跟我走,玄武殿见。”

    三人远远的走了,梨殊问:“怎么办,七歃令也在他手上。”

    棠幽抬起头道:“怎么说也是七歃堂主之一,给他一点信任吧。”

    七歃共七位堂主,除了替上来一位,其他人都是是同一时期的人,彼此之间都十分熟悉的,也了解彼此的性格。

    梅清拿着扇子,敲着掌心道:“柏盛他,只是有点想不开,但是对于七歃的忠诚,我想不会比我们任何要少。”

    “相信他。”杏娘柔柔的声音道。她勾了一下琵琶,发出清脆的声音。

    梨殊低下头,轻声叹。

    玄武殿,四周是光滑的墙壁,镶嵌了各色的水晶。烛火的照应下,只见一片琳琅满目。

    柏盛走到大殿中间,冷冷的看着梨殊道:“我不求什么天衍一线,也不求什么破而后立,我只求一死。”

    “今日我死了,你就可以拿到令牌,成为七歃的新主人。”

    柳初轻声叹:“这又何必。”

    柏盛不再说话,只冷冷的看着柳初。

    柳初背过身,不再看他。她道:“你今日若还是这种想法,那这一关不过也罢,我过些日子再来找你便是。”

    “你何必惺惺作态,你所求的,不就是七歃的势力吗?今天只要你杀了我,就能够拿到七歃,这么简单,你拒绝了,就没有别的机会了。”柏盛压着心底的努力,平静的说。

    柳初顿了下道:“我没有惺惺作态,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杀了我,你就能够得到七歃,没有任何人再阻拦你。”柏盛握着七歃令,只觉得心在滴血。

    柳初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向柏盛问:“你真的就这样不惜命?”

    “我的命是主人给的。”柏盛道。

    柳初道:“既然如此,你又有什么权利决定自己的生死?”

    柏盛猛然抬头,看着柳初,眼神中逐渐流露出绝望:“你说的对,我连命都是主人给的,又有什么资格决定自己的生死。”

    柳初淡淡的道:“放下吧。”

    柏盛摇了摇头道:“不可能,你就算成为了七歃的主人,我也觉不会忘了她。”

    “我没有让你忘她,只是希望你不要如此耿耿于怀。”

    “别再说了。”柏盛突然冷冷的道:“那你就来见识一下,玄武殿的厉害吧。”

    柳初看了会,才缓缓道:“好。”

    “现在,你总该说说,柳初被你带到哪里去了吧?”

    历城,恒府。

    恒参坐在太师椅上,端着茶碗,却一口也喝不下去。他抬头看着下手坐着的梨雪,问道。

    “我不能告诉你们她在哪里,但她恨安全。”梨雪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能说。

    李家豪突然道:“安不安全都是你说的,我们连她在哪里都不知道,又怎么能确定她是不是安全。”

    梨雪看着李家豪,突然笑了下:“你们不需要知道,我有这个自信,你就算知道了,也闯不过去的。”

    李家豪突然想到隐藏在树林中的那个庄子,嗤笑道:“未必。至少我知道,在历城中就有一个人,绝对能够找到你们落脚之地。”

    梨雪诧异的看着李家豪。

    李家豪自信满满的扬起头道:“就连我,也未必不会找不到你们的根据地。”

    梨雪微笑道:“那你不妨去找找看,你找到了,是我们学艺不精。你找不到,那就不怨我们了。”

    而就在此时,门外却突然闯进来一个人道:“公子,京中来人了。”

    “什么事?”

    而此时白虎殿中,柳初只觉得光芒刺眼,她抬手遮了一下,眼前就变成了一片白亮。强烈的光从头顶洒下,照在水晶壁下,满室光华。

    柳初与柳新同时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踏进了这座水晶做的大殿中。

    正北面的墙上,水晶雕刻着一个巨大的玄武,而柏盛的身影,则消失不见了。

    大殿正中,一个巨大的光茧正散发着光芒,看不清模样。

    柳初立即知道光茧中一定藏着柏盛,可玄武点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她却一点都不知道。她小心翼翼的走了几步,没有任何异常。

    “什么都没有。”柳新走了一圈,对柳初道。

    柳初愣了一下,正要说话,却听到一个声音道:“玄武殿的机关未开,他只是纯粹的站在光中而已。”

    柳初转过身,看着棠幽几人都站在玄武殿门口,乌压压的衣裙人。

    棠幽走了几步,走到光茧前,伸出手道:“柏盛,把七歃令给我。”

    柏盛的声音幽幽传来:“反正破了玄武就能拿到令,放在我手上又如何?”

    柳初突然灵机一动问:“是不是只要拿到令,就可以得到七歃?”

    棠幽转头看了她一眼道:“是。”

    柳初微微一笑,掌心有光芒闪烁。她没有取出天行云海弓,但是她还可以动用神力,去引动令牌里残余的力量。

    柳初心下一动,一抬手,七杀令就脱离了柏盛掌心,飘到了柳初手中。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柳初拿着令牌,在柏盛面前晃了一下。得到七歃令,就是七歃的主人,这话是他们说的,不管她是如何拿到的,他们总该消停了才是。

    棠幽突然笑了,他弓身道:“见过主人。”

    身后齐刷刷响起:“见过主人。”

    柳初盯着光茧问:“怎么,柏盛,你还不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