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暴露
    西戎京城,皇宫里,东方怀猛然站了起来,震惊的问:“皇兄,我没听错吧?”

    东方慎温和笑了两声道:“你没听错,你带回来的那个柳初,她身边跟着的那个弟弟,可是狄丘的人呢。”

    东方怀眸子闪了闪,问道:“皇兄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这消息我居然一直都不知道,多亏了那人。”

    东方慎道:“是秦老将军那里的消息,得到消息之后,我也派人查了查,狄丘十数年前一场政变,确实走失了嫡皇孙。”

    东方怀在东方慎的温和的视线中,又坐了下来。他缓了缓,又问:“原来是秦老将军,将军一生为西戎立下汗马功劳,如果他说的话,我们做晚辈的,也不得不听一些。”

    东方怀这话一出,对面的东方慎面色顿时有些不好。身为帝王,就是性子再温和,也不喜欢有人在自己头顶作威作福,何况是一个手握重兵的老臣。

    东方慎面色淡了几分,他抬头看向东方怀道:“不管怎么说,柳初这件事,你要处理一下。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

    “我懂得。”东方怀含笑道:“皇兄放心,柳初这一行人,我自会处理。”

    东方慎点头道:“那就好。老将军想让我处理,我想着毕竟是你带回来的人,还是交给你亲自去办比较好。”

    “我省得的。”东方怀起身道:“那我就先告退了。”

    “好。”东方慎也起身,将东方怀送到殿外道:“不管如何,你我兄弟关系才是最紧密的,你记住了。”

    “嗯。”东方怀笑得眉眼弯弯,转过身,神色就冷了下来。他说为什么秦源和秦世汶一直针对柳初两人,原来最终的目的,竟然在这里等着他。如果不是他们兄弟二人关系足够亲厚,那秦源这一番挑拨成功,他就彻底成为一个没有实权的闲王了。

    “哼。”东方怀在殿前站了片刻,甩下袖子离去。柳初和柳新他一定要带人抓回来的,但与此同时,秦家父子两人也别想好过。

    回到怀王府,东方怀招来暗卫:“阿四,你派去秦府的人,真的就一点消息也没得到?”

    阿四低垂着头,不敢看东方怀,他道:“我们的人确实接触不到秦府的核心消息。”

    东方怀揉了揉额头道:“继续查,查出他们身后是哪一方人马在推动就可以了。”

    “是。”

    “你先下去吧。”

    阿四退出书房,与刘芜擦肩而过。

    “等等。”

    刘芜突然出声,阿四脚下顿住,再想走已经来不及了,他转过身面向刘芜问:“刘姑娘有什么事?”

    刘芜温婉笑道:“我是想问,王爷最近派你们办的事情,如何了?”

    阿四眉眼间冷了几分,他硬生生的回道:“主子最近安排的事情,不方便告诉外人。”

    刘芜被哽了一下,蹙起眉,恼怒的瞪了他一眼,甩了下帕子道:“你不说,王爷也会告诉我的。”说着,她便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

    阿四看着刘芜的背影消失在书房里,神色更加不好。他们做暗卫的得到的消息更多,只是平日里东方怀不问,他们也不会说。在他们眼中,刘芜实在算不上一个好女人。

    四象门,玄武殿中,柳初拿着七歃令,在柏盛面前晃了一晃,道:“七歃令既然到了我手里,按你的话来说,你的命就是我的了。”

    柏盛神色倨傲,面目清冷:“我的命是主人给的,它属于主人,却不属于你。”

    柳初笑了,拿着七歃令打量了一番道:“可是我怎么听说,持七歃令者,就可以号令七歃呢?”

    柏盛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这话是事实,所以他硬着头皮咬牙道:“是。”

    柳初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动你们什么,我只需要我安排下去的事情能够立刻执行,我想得到的消息都能够到手,可以吗?”她含笑扫视一圈,最终将目光放在了棠幽身上。

    棠幽抬眼便笑了,他一笑,整个人都仿佛耀耀生辉,他说:“好。”

    柳初点头:“既然如此,一切都还是交给你们。以往该怎么运转,还是照旧,我不管的。”她拧了拧七歃令,抛给了棠幽道:“这东西还是交给你,往后有什么事我都令梨雪找你。”

    棠幽接过七歃令,轻笑问:“你就这样放心我?”

    柳初颔首道:“既然从前你能得到如此重用,那我自然也信得过你。”就是不相信又如何,柳初可不相信,她拿到七歃令,就真的可以号令七歃。

    棠幽勾了勾唇角,问道:“既然你如此信得过我,那只要你需要,七歃就会站在你的身后,成为你最坚实的力量。”

    柳初点头道:“如此最好。”她转过头去看了柳新一眼,又笑道:“这四象门除了四象殿,应该还有其他地方吧?带我去瞧瞧?”

    “可以。”棠幽颔首,看向梨殊道:“还是由梨殊带你们走一走,我去安排下七歃的事情。”

    梨殊向前走了一步,笑道:“柳……主人和公子想去哪里看看,我带你们走一走。”

    柳初也不再看其他人,她低声问柳新:“你想不想去哪里走一走?”

    柳新摇了摇头道:“这里也不是我的底盘,姐姐想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那边棠幽依旧带着其他人离开了,就连柏盛也被人半拖半拽的带走了。柳初看向梨殊笑道:“既然如此,就带我们随意走一走吧,四象门应该有暗门的吧?”

    梨殊点头道:“自然是有的。”他着意看了眼柳新,四象门暗门,柳新本不应该知道的。但因为二人的身份,所以并未多说什么。

    于是柳初二人在梨殊的带领之下,在四象门的暗道中转了一圈,柳初面露疲色的道:“今天一天也累了……”

    梨殊很有眼色的接道:“四象门有专供主人休息的地方,我这就带你们去。”

    于是到了休息的地方,等梨殊退下后,柳初对柳新道:“我要闭关一段时间,你自己且去休息。”

    柳新点头:“好。”

    合上门,走进厢房,柳初看着处处精致的房间,心中感慨。这地方一看就是他们建造时为她留的,只是如今物是人非,等她住进来,已经不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她了。

    当务之急,是提升自己的功法。

    从接触到七歃令开始,柳初就觉得体内内力翻涌不平,只是她努力压抑着这种感觉,也没有令其他人发现异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