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决心
    直到此刻,她才松懈下来,当即在床上打坐运功,一点一点梳理着体内翻涌的内力。将一条条经脉疏通,内力一点点扩散到体内时,柳初只觉得许久不动的境界似乎有一点点松动。她心中一喜,当即凝神运功,冲击这境界。

    内力在体内转了一个周天,柳初原本轻松的表情也渐渐凝重起来。她明明已经触到了边界,但偏偏就是无法突破,令她如鲠在喉。

    她猛然睁开眼,从体内召出天行云海弓,放到膝上。天行云海弓散发着淡淡的寒芒,这里面,有神力,也有杀意。

    柳初再次闭上眼,天行云海弓上,一丝丝肉眼不可见的光芒正向柳初体内涌去。柳初蹙眉,复又松开。

    天行云海弓的力量进到柳初体内,与她原本的修行的内力碰撞到一起,碰出了小小的火花,但很快,两者就融合到了一起,一起帮柳初冲击境界。

    又过了一周天,源源不断的神力支撑下,柳初只觉得体内一松,仿佛有什么桎梏消失了。她这才缓缓睁开眼,只觉得身体有轻快了几分。

    她推开门,却见柳新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见她出来,跳了起来,转头讶异的看着她道:“姐姐,你……”

    “我怎么了?”柳初见他诧异的模样,心中也有几分诧异,她问。

    “没……没什么。”柳新摇头,咽了口水。

    “过了几天了?”柳初问,她此时才觉得腹中饥饿,明白肯定过了不止一夜。

    “已经过了两天了。”柳新回答,他突然想起什么,飞奔出去喊道:“姐姐你一定饿了,我让人送吃食过来。”

    柳初想喊他,却见人已经跑远了,只得作罢。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回到屋里,一看洗脸架上还有一盆清水,搭着干净的棉布。

    柳初用细盐洗了牙,捧起清水就往脸上铺,手触到脸颊的那一刻,她怔了怔。

    柳初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铜镜,仔仔细细看着这张面皮。难怪柳新惊讶,就连她也是要惊讶几分的,谁想到这一次功力突破,就连面貌都有些许改变。

    同样的眉眼,只是白了许多,细致了一些,就和以往看起来大不一样。

    虽然对面容并不关系,但女儿家多少都在乎面容的,柳初拖着下巴,怔怔的看着铜镜中的面容。

    和前世的她面容是不像的,镜中的她,柳眉半敛,一双剪水双瞳的眸子,朱唇微抿,就连不高兴的样子也有几分可爱。

    面容的改变,同时也带来很大的心理上的差距。

    以前柳初即使不在意容貌,也知道自己容貌不算好看。但自从容貌变了之后,柳初的一颦一笑都令人心动,她也会利用这种特别的优势,来令人不设防。

    此时她坐在四象门的会议厅中,托腮看着其他人讨论来去。

    她这幅小女儿的姿态,看在其他人眼中,令人心动不已。但在座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有心情去欣赏,他们都知道眼前之人的实力,绝对不是像容貌一般的无害。

    等几人都说的差不多了,所有人都抓头看向柳初,等着她来决断。

    柳初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我说过了,我不会干预你们的决定,只要我要求的事情能够办好就可以了。”

    听到她这样说,众人仿佛都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棠幽。

    棠幽将视线从柳初身上收回,敲了敲桌子道:“七歃从来都不是站在明面上的,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所以一切照旧,但幽堂需要注意所有与主子相关的刺杀不要接,而暗堂会派出暗卫小队跟着主子。”

    “好啊。”柳初笑眯眯的,一锤定音。

    其他人纷纷都看向她,却听她说:“商量了那么多,不过是怕我动你们手里的权利。明白点说,我的目的不在于此,你们没必要那么纠结,就这样就可以了。”

    她站起身,款款向后走去,声音悠扬:“我该回历城了,免得他们等的糟心。”

    “那你怕是回不去了。”

    棠幽轻笑声传来,令柳初微微一愣,她停下脚步,转过身问:“怎么?”

    “四象门封闭,所以你可能还不知道。外面已经在通缉你和那位柳公子了。”棠幽依旧稳稳的坐着,似笑非笑的看着柳初,轻敲桌面。

    “原因?”柳初轻蹙眉,问。

    “原因?”棠幽点了两下桌子,梨殊上前回道:“柳公子是狄丘皇族后裔的事情已经被西戎皇帝知道了,如今都在传您与公子目的不纯,皇帝盛怒,下令怀王抓捕二位。”

    柳初拧眉问:“知道消息是从哪里传出的?”

    梅清接话问:“你说的是哪个消息,如果是问他的身世,据说西戎皇帝最近赏赐秦将军府,如果你问的是你们被抓不到的消息……那你只要踏进历城,就知道已经是满城风雨了。”

    “已经到这种地方了吗?”柳初喃喃道,她突然想起什么,转头问:“那我另一个手下,李家豪现在如何了?”

    梨殊道:“有梨雪在外面,一得到消息,梨雪就已经通知了李将军,他此时已经转到了绝对安全的地方。”

    柳初这才放下心来,她思索片刻道:“外面已经传的这样沸沸扬扬的,那么我出去的话,面临的就是怀王的追捕?”

    “是。”

    柳初垂眸,明白此刻并不是最好的时机。她一向是喜欢将事情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此时此刻,面对如此不利的局势,她也要找一个适合出场才行。

    三日后,历城,柳初和柳新翻进恒府,此时梨雪和恒参已经等在府内。

    见到柳初进来,梨雪赶忙走到门边,四下探望了一番,然后合上门,走到两人面前道:“你们可算是回来了,这满城风雨,我还以为你们会直接离开西戎。”

    “离开西戎,去哪?”柳初笑问。

    梨雪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她身边的柳新道:“我以为你们会去西戎。”

    柳初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她看向恒参道:“我知道你和东方怀关系很好,但是我暂时不想离开西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