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追捕
    恒参面容清冷,他冷眼扫了一眼柳初道:“你既然知道我与东方交好,就该知道我只会帮你这一次,你确定不离开吗?”

    “离开?”柳初偏头看向恒参问:“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都觉得我一定非离开不可?”

    “不管你有没有别的目的,现在西戎境内容不下你们,皇上也不会信任你们,离开西戎,去狄丘,你们还可以继续发展自己的势力。”恒参冷静的道。

    柳初轻笑:“也好,但是走之前,我想见一见东方怀。”

    “如果这是你的要求的话,那么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要知道,见到东方之后,你不一定还有机会离开。”

    柳初垂下眼睑轻笑:“当初我们说好的是,我来西戎帮他练兵,他帮我复仇。如今就这样走了不了了之,真的好吗?至少我该当面问一问他,我们的合作还要不要继续。”

    恒参垂眸道:“如果这是你希望的话。”

    梨雪在一旁打断了恒参的话语:“你先别急,你确定想好了吗?”她看向柳初道:“我知道你已经拿到了七歃令,我不是阻止你的决定,但是除了为自己考虑,还要想一想我们。”

    柳初抬手止住了梨雪的话头,她道:“我会做出这个决定,总有我自己的考量,你且放心。”

    梨雪偏过头道:“你自己决定就好,我只是给你提个醒。”

    柳初点头,看向恒参。

    恒参颔首:“如你所愿。”

    柳初消失的消息,在历城早就传开了。前几日恒府大规模寻找柳初时,历城就已经沸沸扬扬,等京里传来抓捕消息时,街头巷尾更多的是柳初消失是不是因为这件事。

    此时东方怀沉着一张脸,踏在去恒府的路上。

    “恒参是怎么搞得,连个人都能看丢?”

    领路的人小心翼翼的赔着笑脸道:“公子也没料到这件事,现在正懊悔呢。这不是,找您去商量么。”

    “商量?哼。”东方怀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直到进了院子,东方怀头也不抬的嘲讽道:“怎么,现在人丢了,才想起我来?”

    “是呀。”

    怎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东方怀抬起头,就看见一个与柳初有七分相似的女子。算不上绝色,但也算是清秀。

    “你是谁?恒参呢?”

    柳初含笑走到东方怀身前,抬头仰望着他道:“怀王认不出我,也听不出我的声音了?”

    “柳初?”东方怀抿了抿唇,问道。

    柳初点了点头,走远了几步坐在院子中的石凳上:“怀王坐吧,我们来聊一聊我们的合作。”

    “合作?”东方怀冷笑一声道:“我还从来没想过,你有那样的本事,身边一直藏着一位狄丘皇后裔。”

    “怀王想必也查过我的身世,那自然也该知道,小新是从小就在我娘身边养大的,那时候的我,可不知道他是不是狄丘皇孙。”柳初不在意的笑了笑,双目盯着东方怀道:“怎样,我们的交易还要继续吗?如今军营里已经得了我的练兵方法,你总不能卸磨杀驴吧?”

    听她这样说,东方怀才认真抬眼看她:“呵,家国大义和信诺,你会怎么选?”

    柳初沉默了。

    东方怀冷笑一声,正要说话,却听柳初道:“我已经没有国了。”

    东方怀怔了下,以为她是说自己被东麓送出的事情。这件事是他一首操办的,认真说起来,还要怪他。

    “瞧你说的可怜。”东方怀讽刺着冷笑:“不是还有狄丘吗,你那个弟弟,总不会不管你吧?”

    “我以为怀王多少还会有些同情心?”

    “同情?对你?”东方怀嗤笑,打量了几眼柳初后,不在意的道:“我没你想的那么绝命,柳初,你有话趁早说,过了今日之后,我就不会手下留情。”

    “可我偏偏为你自投罗网。”柳初偏头看他,微笑道:“否则我若想走,你们谁又能拦得住我呢?”

    柳初本已经消失数日,若不是主动出现,东方怀手下的人定是不会发现她的。

    东方怀沉默了一会,转身坚硬的道:“就这样,下次见面我不会留手。”

    说完此话,东方怀转身离开头也不回毫不留恋。

    柳初站在风中,低垂着头微微笑,她轻声低喃:“好啊。”

    那声音被风吹散,散在了空中。

    东方怀离开小院,立即遇上等着他的恒参他瞪了一眼他,怒问:“不是说人不见了吗?怎么问瞧着好端端的在你府里呢?”

    恒参微笑莞尔:“原本是失踪了,可是巧了昨日又回来了,她说想见你,我便哄了你来。”

    “她想见我,你就让她见?恒参,我从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样重色轻友的一个人?”东方怀不满的道。

    这话恒参自然不肯应,他笑道:“东方,你自己载在女人手里,可别这样想我。我只是因为她救过我,我抹不开面子而已。”

    “果然如此?”东方怀显然是不信的。他深深看了眼恒参,转过头道:“也罢,到底是你自己的事情。但如今让我知道了,这个人就不能留在你府上了。”

    “这是自然。”恒参十分坦然的回答:“东方,我们十多年的交情,你总该信我的。”

    东方怀本对他就没有什么怀疑,回到正厅后,宾主二人落座,东方怀就道:“不管她有什么目的,如今犯了忌讳,皇兄发怒,总要捉拿回去的。”

    恒参了然的笑了:“我知晓。”

    “姐姐,现在怎么办?”

    东方怀走后,柳新从一旁转了出来,问道。

    柳初转过身,看向柳新道:“没关系,以东方怀的野心,他必然会与北晋一战。只要目的达到了,那么过程是否参与其实并不重要。”

    柳新扬起眉问:“姐姐就这样相信他?”

    柳初笑了,看着远方语气悠长:“你没见过,所以不知道,东方怀的领兵能力,不在我之下,否则此前西戎是如何大败北晋?”

    “不是还有秦将军他们?”柳新见柳初对东方怀称赞不已,心底有些不舒服。于是他提起秦源等人,想要反驳柳初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