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阴谋论
    柳初仰头看着柳新,觉得柳新似乎长高了一些,她犹豫了一下,问:“小新,你真的不想回去狄丘,拿回属于你的东西吗?”

    柳新低垂下眼帘,沉默片刻道:“姐姐想说什么?”

    柳初侧了下头道:“东麓西戎都容不下我们,北晋也定不会容我。听闻狄丘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国家,我想去看看。”

    柳新看了柳初许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也好,只要是姐姐你想做的,我都会陪着你去做。”

    柳初笑了笑,站起身道:“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李家豪才是。”

    话音刚落,只听“咕咕”两声。四周顿时一静,气氛有些尴尬。柳初笑了笑道:“是我忘了,当务之急,还是该先填饱肚子才是。”

    柳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道:“竟然忘了一天没吃东西,姐姐你稍坐会,我去捕些猎物来。”

    柳初坐回树下,点了点头道:“好。”

    待柳新走远之后,树上落下来一个人,赫然是梨殊,他问:“主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今时不同往日,当初柳初手上无人,所以处处受制,但此时她拿捏着七歃在手上,就是面对三国也有一定的底气。至少七歃还能够护在她身边,想走的时候也可以选择金蝉脱壳。

    她摇了摇头道:“先找到李家豪,再去狄丘。这三国不能呆了,不代表我不能扶持起来一个新的帝国。”

    梨殊几乎被柳初狂妄的口气惊到,他深深地看了眼柳初,然后躬下身子行了一礼道:“是,我这就命人盯紧李家豪的位置,争取尽早能够将他带到主子面前。”

    柳初却又摇了摇头:“不,不用带来。我现在也是四处漂泊的人,你就是将他带过来,我们也没有地方落脚。只需要将李家豪的消息及时反馈给我就好。”

    “是。”

    历城,恒府。

    恒参匆匆忙忙赶回去,见到的确实满院的兵卫守得严严实实,府上四处都是搜查的兵卫,可是他只在乎这一间院子。

    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一定是非常紧张的,正搜索的卫兵见他对这个院子如此紧张,更是将院子里里外外都搜了一番,却仍是什么都没有搜出来。

    领头的统领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但因为什么都没有发现,所以也就没有说什么。只是这点疑虑一直存在心底,他带人离开之前,还回头看了一眼,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恒参等人都走了之后,赶忙走进了先前那座笑院。小院空空,几株花草也因为乱糟糟的翻找而无精打采。

    恒参四下转了一圈,小声的喊了两声:“柳初?柳新?”

    无人应答。

    恒参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失落,他站在院子中,四周空荡荡的,可他的心,也突然空落下来。

    而那边东方怀走出了恒府,不过走了几步,眼神就暗了下来。他低声吩咐道:“现在四方关注,让那人一定要先一步找到柳初的下落,随时传递消息回来。”

    “是。”领头的侍卫听了吩咐,拱手抱拳匆匆离去。

    东方怀看着远处,碧空如洗,烈日灼灼,灵性的一两多白云挂在天边摇摇欲坠。

    他低吟道:“这天,怕是要变了。”

    不过一瞬,他又恢复了往日里那个冷厉的怀王。柳初的事情发生之后,他还要去历城大营安抚兵将。

    想到这里,东方怀就几乎将手中的扇子掐断。他当初只考虑柳初一人,再没想过柳初身边的柳新竟会有这样大的来头。最重要的是,这般隐秘的事情,就轻易的被暴露了。

    想到这里,东方怀眸子又冷了下来。说到底是秦家为了他手上的兵权,只可惜就这一点小事,他和东方慎都不会放在眼里,秦源父子两人怕是要失望了。

    这样想着,东方怀又勾起了嘴角。两个人蠢货,就这样的手段想拿兵权,也不看看自己够不够格。

    远在东麓,消息也已传回了东麓。

    华策当时正在批奏折,这两日东麓皇上身体不适,所以将一切政务都交到了太子手上,正好也是一种历练。

    听到消息时,华策手下不稳,毛笔在奏折上划下一道长长的红痕。这张奏折算是废了,好在也只是一张请安的折子。

    华策搁下笔,抬头看向下面低着头的暗卫,虽然心底紧张的咽了口水,但表面却依旧维持着太子该有的体面和从容道:“那个柳新,是狄丘人?”

    暗卫微抬头,不敢看向华策,盯着他下颌道:“是,消息已经确定了,西戎在全国抓捕两人,到现在两人也没有露面。”

    华策端起茶盏的手顿了下,将茶盏移开,看着那人问:“意思是两人目前还算安全的,并没有被人发现?”

    那人似乎有些诧异,他停了会才道:“目前还没有消息说二人被发现。一有消息,会立马报上来。”

    华策垂下眼睑,长长的眼睫投下一层淡淡的阴影,他淡淡的道:“行了,下去吧。有消息立刻传回来了,事无巨细,孤要知道全部。”

    那人走前,忍不住问了一句:“殿下,为什么对这两个人的消息如此关心?”

    华策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道:“这不是你该问的事情。”

    “是。”暗卫低头回道,转身拉开门离去。

    华策放下茶盏,继续拾起笔来,然后沾上了朱砂,笔却久久没有落下。说到底他关注两人的消息,也不过只是为了关心柳初一人而已。

    当初说的只要远离柳初,就不会心动的猜测,现在看来并不属实。他确实心动了,并且不是远离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他现在甚至觉得,他可以为了她,付出一切。

    明明当初是自己亲手将人交出去,可现如今后悔的人也是他。

    他,真的后悔了。

    西戎,秦将军府。

    秦源和秦世汶呆在书房里,秦源问道:“如今消息已经揭露出来了,可陛下还是令怀王去办这件事情。世汶,你确定那人靠谱吗,他又有什么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