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奋战
    柳新一脸不解的看着她,明明只是烤一只兔子而已,为什么会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样子?

    “小新,我们疏忽了……”

    柳初立刻起身站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视野内瞬间出现了不下十匹骏马的身影,而坐在马背上的那些人,更是眼中带着杀意,手中的军刀在烈日的照射下,显得森冷而可怖。

    “是怀王的亲兵!”

    “什么?怀王的亲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们明明走的时候,已经确定过后面没有人会跟上来了!”

    柳新满脸诧异的盯着柳初,当他注意到视线内冉冉升起的烟雾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刚刚柳初看到火堆的时候,会流露出那样的深情。

    原来是烟雾出卖了他们!

    “小新,快走!我来拖住他们,你快点走!”

    柳初转过身来,一人面对着前方迎来的数匹骏马,以及那些身上带着浓烈杀意的亲兵。

    “姐姐,要走一起走,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眨眼间,数人冲入丛林,骏马在日光的照耀下,威武而又健壮,马背上的几人眼眸中带着轻蔑的笑意,将二人视为猎物,还没等身后主子一声令下,便直接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柳初,我们又见面了……”

    东方怀坐在马背上,一身锦衣风流倜傥,双眸带着淡淡的笑意,望着身前那个冷着脸的女子。

    “东方怀,放了我弟弟,我跟你走。”

    柳初感受着周围渐渐唯独过来的几股气息,深知眼前这些亲兵只是些障眼法,真正的高手一定在那些树丛中隐藏着,所以她只能出此下策。

    “柳初,你应该了解我,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光带你一个人回去,我这怀王岂不是要被别人笑话?”

    说着,他将手臂抬起,眼眸中尽是冷意。

    柳新往前站了几步,将柳初的半个身子挡在身后,一双眼眸带着些许的怒火。

    “东方怀,有什么事你冲我来,既然你已经清楚我的身份,那光是带我一个人回去,就足以让被众人称赞许久,没必要将我姐牵扯进来。”

    东方怀笑的得意,眉眼轻佻,像是在逗弄一个孩童。

    “你觉得你们有什么筹码和我谈条件?”

    说罢,他手臂挥下,周围亲兵像是饿狼一般,尽数向着柳初二人扑了上来。

    马蹄声在林间瞬间炸响,亲兵们挥动着手中的军刀,阵阵寒光闪耀而来,柳新迎面冲上,却被柳初给拉了回来。

    “周围还有高手,一会儿我突围出去,你什么都不要管,带着你的手下一起逃。”

    “姐姐,你都知道了……”

    柳初点了点头,将迎面的一个亲兵击落下马。

    “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跟紧我!准备突围!”

    柳初将一个亲兵手中的军刀夺了过来,向着不远处树丛多的地方冲杀而去,柳新紧跟其后,见有人杀了上来,便为柳初挡上几分。

    两人一前一后,倒是配合的及其默契,东方怀见到这一幕,暗自点了点头,双眸看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

    只见其刚使了一个眼神,树干后面便冲出一个蒙着面的干瘦男人,男人手中提着一对长钩,像是飘忽在风中的鬼魂,无声无息的靠近着。

    另一棵大树后面躲藏着的黑衣人在见到自己的同伴走出树林,跟着也冲了出去,只是他手中所拿的武器,倒是极为的显眼。

    柳初刚杀出亲兵的包围圈,突然感觉身前传来一股浓烈的罡风,她抬手将手中的军刀挥舞出去,一阵猛烈的撞击之后,柳初满脸惊讶的退后半步,只见一柄巨大的铁锤如小山一般,从她眼前滑了过去。

    好大的力气!

    块头极大的壮汉,面带凶狠,一双大手抓着铁锤,猛然挥起,竟是让周围的亲兵都不敢贴近。

    “姐姐,小心!”

    铁锤在柳初身前滑动一个半弧,以极快的速度砸了下来,柳新眼看着铁锤离她越来越近,心中担忧的同时,下意识的冲了上去。

    只是他刚冲上去几步,便感觉到铁锤上蕴含的力量是他无法抵挡了,不禁心中有几分慌乱。

    见柳新冲了过来,柳初只好将军刀横着举过头顶,双手用力的抵抗着铁锤上传来的力道。

    只是这样能抵挡一时,可她的后背却直接暴露给了对方,周围几个亲兵见时机正好,当即从马背上翻了下来,提着刀便杀了上来。

    柳新转过身来,将冲上来的亲兵击退几分,却没注意到一个干瘦的男子,从人群中闪了出来,男人从柳新身边擦肩而过,根本没有理会与亲兵对抗的柳新,直接将手中的长钩甩向柳初的肩头。

    长钩贴上,钩尖没入,男人阴狠的拽着长钩,狠狠的勾着柳初的肩膀。

    “啊……”

    柳初痛呼着,肩头的鲜血早已透过衣襟,滴在了地上。

    “姐姐……姐姐……”

    鲜血喷涌而出,将长钩的钩尖沾染的鲜红异常,柳新双眸瞪大,看着身前硬撑着疼痛,也要护着他的柳初,心中一阵酸楚。

    柳初转过头来,脸色冰冷而又决绝,双眸带着凌冽的杀意。

    “小新,快走!快点离开这里!”

    话音刚落,只见其双臂发力,硬是将头顶上砸下的铁锤推到一旁,转身的瞬间,肩膀用力下坠,竟是不管肩头上的铁钩,直接向着干瘦男人杀了过来。

    钩尖在柳初的肩头上划过一道,硬生生撕扯下一块肉来,可柳初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上一分。

    军刀带着森冷的寒光,像是一道闪电从空间中一穿而过,刀尖直指干瘦男人的眉心。

    “柳初,我劝你还是乖乖跟我回去,免得受皮肉之苦……”

    东方怀坐在马背上,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颇为自豪。只是在战斗中的柳初,却没有时间搭理他,这让他很是不爽。

    铁钩迎面而上,将刀尖撞开几分,柳初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双眸死死的盯着身前的黑衣男子。

    “找死!”

    站在其身后的壮汉见柳初根本不防备自己,当即将铁锤挥起,一双手臂更是青筋暴起,脸上的横肉挂着一丝可怖的笑意,双眸中的杀意犹如实质一般,冲出眼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