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死亡
    “我只想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撞上南墙,同意和我一起回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半臂,柳初又往前走了两步,东方怀看着身前的人儿,心跳竟有几分加快。

    柳初抬起头来,一双狭长的眸子带着从未有过的柔情,嘴角挂着一丝邪魅的笑意,如妖媚般迷人,眼眸中夹杂着一丝淡然的笑意,如春风般拂面,一时间站在其身前的东方怀,竟看的有些痴迷。

    原来这就是他一直挂念的人儿……

    这样美的笑容,他第一次见到……

    “王爷,小心!”

    “王爷快闪开!”

    周围众人呼喊着,可东方怀依旧痴迷的站在原地,望着近在咫尺的那抹容颜,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将她抱入怀中。

    突然,东方怀感觉胸口一阵疼痛,低头看去的时候,刚好一把闪耀着寒光的匕首,在鲜血的渲染下,散发着冷冽的色泽。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刚刚还笑面如花的女子,此时脸上带着浓郁的恨意,眼中的杀气犹如实质般迸发而出。

    “因为你欺负小新啊,所以我只好杀了你!”

    冰冷的话语从柳初的口中传出,东方怀一张俊脸早已变得狰狞可怖,男人的胸口不断的起伏着,胸腔内堆积的怒火一瞬间像是火山喷发一般,将他的神智丢到了脑后。

    “为什么!我只是想把你留在身边,为什么你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我的底线!”

    男人愤怒的嘶吼着,一双手更是快速的变幻着,带着丝丝雾气的掌心被其狠狠的推在柳初的肩膀上,东方怀看着她从自己身边飞起,向着悬崖边的方向飞了过去。

    “东方怀,你若是敢动小新一根汗毛,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柳初最后看了眼被银甲护卫控制住的柳新,嘴角挂着一丝安慰的笑意,继而摔下悬崖,眨眼间没了身影。

    “姐姐……姐姐……姐姐,你别丢下我……”

    奈何柳新怎么呼喊,那抹身影都没有再出现过,男人的眼眶变得通红,一滴滴泪珠从其眼眶中滑落,可即便是这样,柳新依旧止不住的嘶吼着。

    东方怀失神的走到悬崖边,就连胸口上的匕首都没有拔出去,鲜血如泉涌从其胸口上喷出,男人低着头,看着脚下的万丈悬崖,那些缭绕的雾气,如薄纱一般在空中回旋着,哪还有什么人影。

    “柳初……柳初……你不能走……不能走……”

    东方怀喃喃自语着,双眼迷离的看着脚下,不管身边的手下如何呼喊,男人好像着了魔一样,一直都没有回应手下。

    “东方怀!我柳新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身后柳新疯狂的怒吼着,东方怀抬起头,看着明朗的蓝天,竟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东方怀你聪敏一世,却在这里摔了跟头……你怎么……你怎么还活着……”

    说着,东方怀一步步的向着悬崖边走去,众人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哪敢让其在悬崖边上走,当即便有几人上前去拽他,可东方怀身为西戎的怀王,怎会被一些手下拉走?

    “你们给我滚开!你们这些废物,平时大把的银子给你们花着,现在让你们抓个人都抓不回去,都滚!滚!”

    周围几个亲兵见东方怀正在气头上,也不敢说什么,更不敢上前拉他。正在东方怀走在悬崖边,一个身子摇晃就要摔下悬崖的时候,一个矮小的身影从远处冲了过来,眨眼间冲开人群,将东方怀拉了上来。

    “王爷,小的带你回去……”

    老人身穿灰色布衣,苍老的脸上雕刻着时间的划痕,几缕白色的胡须在风中飘舞着,虽然面容尽显老态,可神色间却是精神异常,堪比壮年汉子,气息沉稳。

    东方怀见有人将自己从悬崖旁边提了上来,心中怒火中烧,整个人都不好了。只见其脸色阴沉,一双眸子如尖利的寒刀,直指人心。可当其见到身前的老者时,竟恭敬的低了低头,算是行礼。

    “鹰老,您怎么来了?”

    见东方怀的情绪渐渐平复下去,老人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一旁被银甲护卫控制着的柳新。

    “老夫听闻王爷抓住了狄丘皇子,所以特来看看,免得出些什么意外……”

    东方怀淡然的笑了笑,对于身前这个和他爹年轻时一起征战四方的老人,他除了恭敬之外,还有一丝畏惧。

    从天下高手排行榜来看,老人早已跻身前十,光是武力值的强悍成都,便足以让整个怀王府重视起来,更何况老人在西戎的地位也不低。

    “鹰老多虑了……啊……有这么多银甲护卫在,怎么会出乱子……”

    东方怀一边说着,一边将胸口上的匕首拔了下来,随着一阵痛呼声,东方怀将掌心中还滴着鲜血的匕首用手帕包了起来,竟揣入怀中。

    柳初,这是你唯一留给我的东西……

    鹰老瞧了圈周围站在一起的银甲护卫,很是不屑一顾的挑了挑眉。

    “就凭这些废物?如果没有老夫派来的高手,光靠这些废物想抓住狄丘的皇?”

    周围银甲护卫听到老头这样说,心中很是不快,可当众人看到东方怀的神色之后,只好将心中的怒火忍了下来。

    在西戎鹰老算不上位高权重,可他却是最让人忌讳的一个,只因为他手中有一个鹰门的江湖门派,专门培养一些杀手和死士,所以在西戎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越是忌惮他。

    只因为西戎的先帝曾给了鹰老一个免死金牌,可做先斩后奏的事情。

    “鹰老不要生气,这些废物确实不如您老派来的那几个杀手,不过眼下我们还是将柳新带回去最好,免得出现什么问题。”

    鹰老点了点头,苍老的身躯在前方走着,后面跟着几个黑衣男子立刻上前,将柳新控制起来,转而几人竟是一声不吭的离开了山顶。

    “王爷,这鹰老做事越来越嚣张了……”

    东方怀抬起手臂,示意他不要多说,身披银甲的健壮男子,手持长戟,横眉怒目的望着不远处的上山小道,在那里鹰老等人刚走远。

    “不用管他,总有一天我会让他死的很惨……”

    东方怀冷眼看着这一切,最后转头看了眼空荡的悬崖,翻身上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