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谈判
    “回府!”

    一众银甲护卫紧随其后,没多久时间,整个山顶便空荡无人了,先前躺在山顶上的几具尸体,也被银甲护卫给清理干净了,只有空气中飘忽着淡淡的血腥味,预示着方才那场屠杀是真实存在的。

    东方怀等人刚走下山,一个轻盈的身影从林间冲了出来,看那势头是直奔山顶而去。

    五娘现在山路上,看着空荡的山顶,心中“咯噔”一声,当其冲上山顶,见到地上那几滩血迹的时候,她知道真的出事了。

    地面上留存着大量的血迹,她蹲下身从血迹旁捡起一块玉佩,是一个虎形吊坠,她知道这是老大随身带的东西,这时候玉佩在这里,那人呢?

    空气中传来阵阵哭喊声,没有人知道在这处山顶上,有多少人经历过生死离别……

    城内宫廷中,柳新被人押着,走进了大殿。

    奢华至极的大殿中,一根根数人环抱的朱红色大柱,在宫殿的四方支撑着,脚下的地砖上雕刻着龙飞凤舞的图腾,如上古神话一般,尽显大气。

    大殿中央的台阶上,一把金色的龙椅立于上面,一个男子身穿龙袍,眉眼温和,嘴角嚼着一抹笑意,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大殿中的柳新。

    许久之后,男人缓慢张口。

    “柳公子,你身为狄丘皇子,本不该以这样的身份来朕这里,只是你也清楚,近日朕的西戎有些不太平啊!”

    柳新面露鄙视的神情,对他而言现在最大的仇人就是怀王和西戎,所以即便这时候他是阶下囚的身份,也不想再给西戎什么好脸色。

    “需要我做什么,你直接说吧……”

    西戎皇帝眉眼微笑,从龙椅上站了起来,身上龙袍拖在地上几分,随着男人的走动,在大殿中的地砖上滑动着。

    “早就听闻柳公子是个爽快人,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其实很简单,只需要西戎和狄丘达成合盟,我便可以直接放柳公子回狄丘……”

    柳新看着站在自己身前一米外的男子,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疑惑,那思索的模样很是认真。

    “我有一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西戎皇帝点了点头,温和依旧。

    “柳公子但说无妨。”

    柳新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俊朗的容颜竟然在这一刻显得有些邪魅,一双璨若星辰的眸子带着些许的亮光,如漆黑深夜中的星光,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也被西戎皇帝及时的捕捉到了。

    “听说你有一个比怀王还小几岁的妹妹?”

    “柳公子知道的还真不少,朕确实有一个还未出嫁的妹妹,不知柳公子何出此言?难不成柳公子是想和西戎联姻?如果真的这样,那我们……”

    西戎皇帝话还没有说完,柳新便冷声将其打断了,只见男人脸色冰冷,眼眸带着疯狂的玩味,那样子与方才之人,简直判若两人。

    “我是想问!如果我把你妹妹杀了,还要和你结盟,你会同意么?”

    柳新的双眸死死的盯着西戎皇帝,当他见到对方额头青筋跳起的模样时,开心的笑出声来。

    “所以啊!你别天真了,想要狄丘和西戎结盟,除非让我先把东方怀杀了!”

    此话一出,大殿内的空气瞬间沉默,柳新眼眸冰冷,汹涌而出的杀意像是滔天怒火一般,如果不是身边有两个仿若死人的黑衣人站着,他早就冲上上去和西戎皇帝厮杀开了。

    “果然是狄丘的皇位继承人,这份魄力实属难得,既然你嘴这么硬,那朕只好将你关下去服侍几天了,希望到时候你的骨头还能这么硬……”

    西戎皇帝说完之后,转身挥了挥手,两个黑衣男人一声不吭的将柳新控制起来,转而将其带出大殿。

    三人刚从大殿走出,只见迎面而来的白衣男子,身上华丽的锦衣带着银色丝边,行走间衣襟飘动,一张俊脸带着些许的愁容,虽比不上平日里的风流倜傥,但也为其增加了几分忧郁,在这西戎之内,绝对是少女杀手级别的美男子。

    “东方怀!你给我等着,等我回到狄丘,就是你们西戎灭国之时!”

    东方怀看着被两人控制住的柳新,眉眼间尽是哀伤,方才他努力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可此时此刻在见到柳新的时候,他会不自觉的想起那抹佳人的身影,可无奈的是那片悬崖之下,是急湍河流,就算是轻功极好的高手摔下去,也会死无全尸,更何况是她?

    “柳新,对于你姐姐的事情……”

    东方怀话还没有说完,柳新便好似一头暴怒的雄狮,猛地挣脱开身边两人的控制,竟张牙舞爪的向着东方怀抓了去。

    “东方怀!我姐姐的死都是因为你!因为你!你现在还有脸提她……”

    柳新怒吼着,眼眶猩红,好似走火入魔。只见其手指呈五爪姿势,狠狠一挥,将东风怀的胸前的衣襟抓的粉碎,而其胸口上的皮肤,也没有逃过一劫。鲜红的五道血痕在其胸口上排列着,伤痕之深触目惊心,可东方怀好似没有感觉一般,只是微微后退了几步。

    “如果这样能让你姐姐活过来的话,我东方怀站在这里让你抓死都可以,只是她已经死了……”

    死了……

    她已经死了……

    东方怀的话语在柳新的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如同魔咒一般,想要驱动却无能为力。

    “把柳公子押入天牢。”

    西戎皇帝从宫殿中走了出来,在见到沉默的二人之后,很是果断的命人将柳新押走。待场中只剩下东方怀一人的时候,他才显露出最真实的模样。

    “二弟,她当真摔下的悬崖?”

    东方怀点了点头,丝毫没有注意到西戎皇帝眼眸中的失神,那丝被隐藏在眼底深处的没落,如寂寥的夜幕,孤独而又沉寂。

    “我亲眼看到她被我推下了悬崖……是我把她推下了悬崖……”

    东方怀喃喃的说着,此时他早已不是先前的西戎怀王,只是一个亲手毁掉自己心爱之人的罪人,男人及其自责的摸着自己胸口上的匕首伤口,虽然疼痛难忍,可比起心中的伤痛,又能比的上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