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监狱对峙
    “这也不是你的错,当时的场景我听鹰老说了,他说你差点走下悬崖,陪那女子一起殉葬……”

    东方怀猛然抬起头,看着身前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别人都说西戎的皇室是最和睦的一家人,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他虽城府极深,可却不想被皇位束缚,而西戎皇帝则更喜欢为国为民,所以在西戎先帝临死之前,他们西戎皇室是唯一一个没有因为争夺皇位而自相残杀的皇室。

    只是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真的就能让他将心中的苦涩都吐露出来吗?

    “大哥,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说罢,东方怀转身向着宫门外走去,西戎皇帝看着他飘摇的身子,轻轻的摇了摇头。

    “你心中有万千苦涩,朕何尝不是如此……”

    “没想到她真的死了,还死在了你手中……”

    夜幕寂静,微风凄凉,偌大的皇宫灯火通明,可却透着一丝无法言喻的哀愁。

    东方怀走入从侧门走入宫廷,在一个长长的走廊中停下脚步,待不远处的几队皇宫守卫走远之后,这才从黑暗中快速的走了过去,而他所去的方向,正是西戎的天牢之处。

    天牢门口的士兵手持长刀,在刚见到有人走过来的时候,便命身边手下打起精神来,他可听说今日天牢中关押着一个重犯,如果让这个重犯逃出去,他们这些人都要被拉出去满门抄斩的,所以在见到不远处的黑影之后,急忙的走上前去。

    “王爷,您这么晚来……”

    东方怀摆了摆手,脸上带着无尽的威严,手中提着一壶小酒,倒显得颇为怪异。

    “过来找个老友喝酒,你们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

    士兵见东方怀心情不好,当即不敢多问,转身命人将天牢的大门打开,东方怀点了点头,跟随天牢的将领一起走入天牢。

    “王爷是要找哪个犯人一起喝酒,属下带您过去。”

    东方怀缓慢的走着,话语平淡不带一丝涟漪。

    “今天抓进来的柳新。”

    天牢将领心中“咯噔”一声,暗叹惨了!可眼前之人是西戎的怀王,在整个西戎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如果拂了他的面子,即便不会被满门抄斩,可也好不到哪去。

    “王爷,这柳新……陛下可是专门吩咐过得,说要手牌……”

    后面的话,天牢将领已经不敢说出口了,因为东方怀此时正站在原地,满脸阴沉的盯着他,他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西戎的怀王会有如此可怕的一面。因为整个西戎都知道,怀王平日里最为亲和,虽放荡不羁了一些,但绝对算得上是“好说话”。

    “手牌?我东方怀在西戎还需要手牌?就算这令是我大哥下的,可我东方怀来天牢看一个犯人的权利还是有的吧?”

    天牢将领低着头,额头上的冷汗如同丝丝小雨,不断的从脸颊两侧流淌而下。平日里高大威猛的将领,在此时却像是见到什么害怕的东西,竟是不敢动上一下。

    “今天这人我东方怀能不能见?”

    “王爷……您就不要为难小的……”

    东方怀面露不耐,很是不爽的摆了摆手,双眸死死的盯着天牢将领。

    “我只问你,能还是不能?”

    天牢将领沉默许久,点了点头,声音极低。

    “能……”

    东方怀从其身边走过,飘扬的发丝带起一阵清风,天牢将领摸了摸已经湿透了的背,悄悄的呼了口气。

    天牢里自然暗不见天,可走道上点的明明是烛火,发出的光亮也该是暖的。

    然而它映照在墙壁和铁栏之上,只衬出更多的冰冷森寒,没沾半点儿暖字的边。加之柳新是重犯,需要单独关在一个隔间里面,就更显出几分凄怆冷清。

    不等东方怀提着酒壶在外头坐下,里面柳新已经听见脚步声抬了眉。万万没料到此时来的竟会是他,柳新瞪大了眼,言语间又是愤怒、又是不可置信。

    “你居然来了……你还有脸来?!”

    东方怀抿唇,撩袍在牢房外边坐下,看起来丝毫不受柳新那话的影响。“本王,为什么不能来?”最后那三个音节东方怀咬得极重,全力隐藏的情绪就此泄露。

    柳新抬眼,有一声嘲讽的笑,“你问为什么?”他低头,额前垂下几缕青丝,音轻到几不可闻,偏又一字一字咬得极平极稳,刚好能叫东方怀这样武功高强的人听清。

    “好啊,”柳新眨了眨眼,有滴泪砸去地上,寂然无声,“我告诉你。”

    喉咙里莫名涌上一阵腥甜的味,回神仔细去寻时,却已经不见了。东方怀拧眉,只当做是酒喝得多了出现的幻觉。可他来前才饮了不过两小杯,又哪里称得上多,又哪里会醉?

    说到底,酒不醉人人自醉,断章取义来看,这一句用到现在,倒十分贴切。

    “因为你,亲手杀了你心心念念的人。”

    柳新这一击来的没有任何预兆,东方怀整个人直接怔住了。

    像是大梦一场醒。他花了那么多时间和心思骗自己,好容易有勇气来这天牢里看看了,却被柳新这么一句话轻易戳破所有防线。让情绪崩溃的事实又涌入脑海,东方怀低下头,哑着嗓子吐字,“我知道。”

    柳新却笑了,“你知道?”

    他抬头,修长手指把额前的散发一点点捋到后面去理整齐,唇角的笑意难明,“你确实知道,毕竟是你亲手推了姐姐下去的。但是你不知道的事情,可也多着。”

    “还有?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还有多少,是我所不知道的?”

    薄唇几乎抿成一条线,东方怀脸色惨白,“你最好不要编什么胡话来骗本王,柳新。”他忽然极郑重的唤了声,“眼下还在我西戎的天牢里,本王信你是个聪明人。”

    柳新笑,“那么西戎的怀王殿下,我们来说说你不知道的事吧?”该是无风的天牢里,柳新的衣角鼓动着,“我也信怀王殿下,会为西戎着想,不敢把我怎么样。”

    这一刻天牢里的两个男子,浑身的气势竟是不相上下。想到对自己充满恨意的柳新回归狄丘之后有可能极力破坏两国联盟,东方怀眸子不自觉地就暗了暗,“该说狄丘的皇子,果然没有蠢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