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计划
    一路往进走都如法炮制,被杀掉的士兵身上但凡有钥匙就被摸下来交到队伍中一个瘦而小的人手中。最后到了关着柳新的牢门前,为首的黑衣人顿住步子,“十七,靠你了。”

    被他唤作十七的往前踏一步,却不是别人,正是一路上保管着钥匙的那一位。

    “给我小半盏茶时候。”她开口,声音细而柔软,竟然是个女子,“这锁看起来实在是有些麻烦,我可能得挨个儿往过试一遍。”

    领头人闻言下意识的蹙了眉,“连你都要这么久?”也不必等女子回答,他心里知道的:十七这人一向懒得打什么弯弯转,但凡开口,说的必定是实话。

    摆摆手叫弟兄们散开成守护防备的阵型,他屈指弹个小石子进去,恰好砸在柳新后背上。力道不重,却也足够让人清醒。更何况柳新这两日总在想着姐姐,入梦也是浅眠。

    男子睁开眼,动作缓慢的起身转向,然后席地而坐,面色看来极其淡然,“你们是什么人?不惜到这里来,又有什么事?”

    似乎才注意到门口传来的动静,柳新抬眼瞥一眼正拿着钥匙挨个儿往过试的十七,扶额有声低笑,“是我愚了。”他长眉轻微挑起,“看你们这个架势,分明是要救我出去呢。”

    领头人刚想点头说是,柳新却抬起食指抵在唇上,比了个“嘘”的手势,“先不要说话,让我来猜猜看。”面上绽个惨然的笑,“这种时候还愿意来救我,除了姐姐……应该就只有狄丘的人了。”

    领头那黑衣人沉默半晌,最后点了个头,“回公子话,确实如此。我等奉了主命从狄丘偷渡而来,务必要成功营救您回国,为此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是这样吗?”抬手捂着眼,柳新忽然笑了出声,有滴泪顺着睫毛滑到手掌心里,被他紧紧地握住,“一切代价,包含狄丘的王位,也包括你们的性命?”

    领头人原地跪下去,“誓死效忠公子,愿佐您成一代贤君。”

    &nbs/>

    ——啪啪啪。

    有手掌相拍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一身银盔的天牢将领出现在长廊拐弯处,“这位姑娘分析的极是精辟、到位,不过在下的算盘可没有那么精,也做不到所谓……故意为之。”

    领头人呵笑一声,“这事难说。”袖间甩出去枚飞刀,他声线沉得厉害,“但凡出自西戎人嘴里的话,无论真假,我都不信。”

    天牢将领似乎耸了耸肩,“阁下要如此说,那我也没有办法。”飞刀恰好擦过他脸侧,男子勾唇笑了下,抬手狠力摸一遍,掌心就印下条殷红短线。

    他阖眼,身后有百千步兵纷至沓来。舌尖在掌心留下一点湿润,口中腥甜的血液滋味让人振奋。甚至不需要有什么鼓动人心的话,他只昂头讲了一个字,“杀。”

    而领头人也抬起手又落下,做了个极其利落的斩杀姿势。双方气场都开到最大,战争似乎一触即发。十七却笑了声,“做什么急着打?我们大可以直接撤了。”

    “你……”领头人想说你就不要在这种时候开玩笑了成吗?可他忽然想起来,十七从来都不会开玩笑,更不会说假话。

    眉梢控制不住的上扬,他刚刚斩落的手重新抬起,“集中,预备撤退。”

    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听见啪嗒一声,关着柳新的牢房门,就这么在天牢将领的面前被打开了。从那里面走出的男子唇角含笑,仿似脚下踩着的不是坑坑洼洼的土地,头顶也不是暗不见天的石顶一般。

    柳新信步而来,似乎走在金砖玉瓦筑成的琉璃殿宇之中,“我说这位西戎的将领,您似乎忘了,这天底下还有一招呢,叫做妙手空空。”

    男子的衣袍无风自动,尤其在这样诡异的气氛衬托下,连那眼角眉梢的笑,似乎都是有人画来蛊惑人心的一样:不可信,不敢看。

    天牢将领额角的青筋跳了两跳,“我看当得上奸诈狡猾的,是你们狄丘人才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