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十三
    开锁成功的十七拍拍衣袖站起身,“多谢这位将军夸奖,不过我们还有别的事要做呐。今天先告辞,”她唇角挽了个笑,不过覆着面纱的缘故,别人只能看见她略弯的眼尾,“后续能有缘的话,我们再见。”

    这句话的尾音才落,领头人就右手握拳然后重又张开。集中起来的黑衣人们齐齐点头,然后默契的分为左中右三部分:左边开路,中间的掩护柳新撤退,右边的断后。

    这一行人都是从小就养在一起,连训练也不曾分开,彼此之间的默契度非常人能够比拟。也正是因此,他们格外适合做这种没有太多时间能用来制定应变计划的任务。

    天牢将领几乎要红了眼,可挡在他面前的几十黑衣人配合默契,竟犹如铜墙铁壁一般,死一个就有后面的冲上来替补。虽说这面人墙正一点点的变薄,然而柳新他们也正在一步步的走远。

    这场较量,终归是西戎输了,他输了。

    拼杀到最后那一刻,他身后的百千步兵,竟只剩下零星几个。进来之前心血沸腾,一场仗打下来他却只想找个无人的巷子,自己靠着墙哭到天明。

    怪说沙场催人老,他想他是懂了。

    只希望皇宫门口的禁卫军不要是摆设,好歹也拦一拦他们。

    可惜事从不如人愿,禁卫军虽然没当摆设,到底也没派上什么用场。

    十七说好歹也算是来了一趟西戎的皇宫,不能除了天牢就哪儿都不去。所以提着匕首杀完最后一个从监狱里来的追兵之后,她就拔了天牢门口用来做标志顺便照明的大火把,提气轻身上了房顶。

    领头人叹口气,到底是无可奈何,只能叫大家原地寻了掩体潜伏,自己追上去陪着她放完火再回来。

    十七回来时身后没有追兵,只有夜色里滚滚燃起的浓烟和吵嚷人声。她眼角弯弯,显然是在笑,“随便挑了个守卫少看起来还很华丽的地方烧了,看他们这个反应好像挺重要的。”

    紧跟在后面的领头人闻言扶额,“你这个跳脱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哪天要是玩脱了,我回去以后怎么跟师父他老人家交代?”

    “才不会玩脱,”哪怕刚杀过不少人还放了一场火,十七的声音依旧轻轻柔柔,“再说我就算玩脱了,身后不还有你嘛?”

    暗地里传出几声闷闷的笑,领头人干咳两声,打个手势示意大家准备向前进,目标东边宫门。

    方才他们放火就是去的那边,内宫走水,临近那个门的禁卫军理所当然的要分出人手去支援救火。这样一来,他们要突破东门,自然就比其他几边容易很多。

    事实果然如此,他们几乎没折什么人,只有一死、两重伤、六轻伤,便成功逃出了西戎皇宫。然后又趁着连战连捷,一鼓作气跑出了西戎都城。

    是在西戎都城外的密林当中,柳新拢袖坐于树下。前不久才下过一场雨,地面尚未干透,背后抵着的树干也还微微泛着潮。他面上却平静极了,好似全然未觉。

    眼皮子开阖一回,手里捏着是前不久折来的细长松枝。他微微使了力,枝头在尚算松软的泥地上划出一道浅沟,“西戎人不全是蠢的,追兵里迟早会有人想到放火烧山的计策。”

    “啪嚓——”松枝在柳新手里断成两截,“所以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选好路线和相应的策略,然后立刻做好相关的准备,出发。”夜里寒气重得紧,有口冷风下肚。他掩唇咳了两声才接着道,“谁有想法?”

    漆黑一片的密林里并没有点火把,一来是前不久才下过雨木材都还湿着,不利于生火。二来他们是在跑路,这种时候生火无异于给敌人引航,替自己寻死路。

    好在不能举手示意的情况下,他们还有别的交流方法。

    独特的口哨声在几个不同的方向响起,柳新抬眉嗯了下,随手指过去,“东边的先说。”

    “是。”答话的男声清润,“眼下来看我们一行人目标很大,队伍中有伤员所以也不能抄近道。而西戎方面接下来肯定会加强在各个关口的排查,同时还会对我们下通缉令。”

    柳新闻言点头却又摆了摆手,“加强排查是一定的,下通缉令却不会。”不等男子反驳出声他便接着道:“想想看西戎如今的局面,纵使我如今被你们救走了,他们的皇帝陛下也不会想正式跟狄丘撕破脸面的。”

    男子有些被噎住,紧接着小声道:“可是他都派兵来追我们了啊?”

    柳新几乎失笑,“你一定是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吧?”男子嗫嚅着应了嗯,他就笑,语气里透出的沧桑味全不像是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明明正血气方刚的年龄,却已然没了姐姐,也看遍了这世间的种种肮脏。

    “有听过替罪羊的故事么?哪怕西戎的皇帝陛下确实下了命令要追杀我们,只要通缉令不往出贴,这事就没在明面儿上摆。他就能随便推个人出来当替罪羊,说追杀的命令,是那个人越俎代庖。”

    话说到这儿,柳新忽然就顿住了。他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衣衫,然后问,“你叫什么?”

    “十三。”

    “好。”是极短促的一声嗯,“刚才我说的那些,你不用太往心里去。”

    男子下意识的应了是,片刻后才反应过来有哪里不对,“什么?”柳新摇头,“没什么,你以后就跟我身边吧。十三这名你要是不喜欢可以改一个,不想改那就这么叫着。”

    “这……”名唤十三的男子一时怔住,“谢主上恩典,可十三能否问问……为何?”

    “你不需要知道。”柳新开口,声平音淡,“看起来十三这个名字你用的挺习惯,不过往后你就是柳十三了。”男子跪地,全了个君臣的礼,“谢主上赐姓。”

    “嗯。”柳新摆手,“你起来,我们继续讨论路线和策略。”长指在眉梢轻点,他道:“方才是西边我记着也有人出声?有的话就可以开始说了。”

    “主上没记错,确实是有。”女子靠着树干起身,夜风吹过去的一瞬,宽而略大的黑色夜行衣服帖挨在身上,显出她玲珑有致的身形。却不是别人,正是十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