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雷霆
    他握手成拳,抵在唇边咳了两声,“所以具体是怎么个分开法,又是怎么个说法?”男子眼底掠过点无奈,“你先整理整理想法,等措辞好了以后我们再详细来说。”

    “也行,”大拇指又在掌心里划过一圈,领头人点头应了,“那……主上你先同他们讨论去哪里藏身,我把思路顺一顺。”

    “行。”长指捋一捋被风吹到额前的散发,柳新应声,“就待在这密林里肯定不妥,再继续行进的话……”

    眼前又掠过旧时场景,他抬手捏了捏眉心好给自己醒神,“不能赶在黎明前走出这片密林都是其次,重点是据我所知,这片林子外面全是空地,没有任何遮挡物。”

    一众黑衣人霎时沉默。他们来的时候抄了近道走,所以并不知道东边这片密林外头是个什么情况。眼下听主上话里的意思,向前进是明摆着的思路一条,原地不动又有追兵在后……

    他们这是,走入绝境了吗?

    还是十七出的声,替他们所有人做了回答。

    “那就回城。追兵眼见着我们出了城,所以比起戒严的各个关口和城外来说,都城内部反而松快些。换句话也就是,最危险的地方,反倒才是最安全的。”

    女子说话的声音很轻,几乎叫夜风一吹就要散了。可这话却明确的替他们指出来一条路,像是迷途和幻境当中引人前行的梵音,拨开层层云雾抵达他们耳边,轻声说了“不是”。

    是了,以后还长,困难还多。眼下不过是这样的处境而已,谈不上险绝。

    “回城之后要去哪里?”领头人似乎已经捋顺了思路,开口问询。十七唇角含笑,“多的是客栈酒楼,我们能不走正道进西戎的都城,还不能走个窗或者翻个墙去住店么?”

    柳新抚掌应是,“就这么定了,回城。”

    而后他转身看着领头人,“思路捋顺了?”

    “顺了。”黑巾蒙面的男子平眉展了个笑,“现在直接来确定路线的话,哪怕我们已经分过组了,大方向上多少还是会受到彼此的影响。说明白些就是,互相都能听见对方想往哪里走,我们又做久了同伴,下意识的就会选择靠近甚至相同的路线。”

    柳新凝眉,对此倒是能够理解。见他点头,领头人才接着道:“所以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分头行动的作用在哪儿?”

    沉寂好半晌的十三忽然开口,声音低到发沉发哑,“没有,一点作用都没有。”

    领头人颔首,“我想所有人都不会忘了,之所以要分头行动是为了分散目标。”说着他屈指抵上额角轻揉,“然而按照刚才说的那样,我们大体上还是在一起行动,敌人的注意力根本就不用分散开来。”

    众人开始附和说些“确实如此”、“倒真是这个样子没错”的话,领头人却还揉着额角叹了口气,“又何止如此?”许是今夜这风委实太大,他只觉得脑仁疼得厉害。

    “敌人的注意力不会分散开来,我们却是实打实的分头行动了。到那时候真选了相同路线的倒还好些,彼此能搭个手。要是选了靠近的路线……”男子扶额,“再靠近也会有距离,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被困却无能为力。”

    他描述的场面太过真实,柳新几乎能透过这话看到相应的画面。唇紧抿成一条线,柳新开口声沉,“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比如刚才这个路线问题。”

    “如果不是……”话说到这儿的时候他忽然就卡住了,一向负责圆场的领头人这回也怔了下才反应过来,“属下十一。”

    “嗯,”干咳两下应这一声,柳新强行打破尴尬,“如果不是十一提出来的话,大家可能已经按照我先前的思路,选好路线了。”他吐字渐渐的慢下来,“然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十一刚才已经说了。”

    整个密林里忽然静下来,连一直呼号的风声都停了,树叶也不再沙沙的动。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柳新的认真,那种总算是有了明确目标然后愿意为之努力奋斗的精神。

    “所以我希望大家能谨记一点,不光你们是一个整体,我们也是。”有风吹拂过脸颊,鬓角的散发顺势晃荡着扬到眼前,微硬的发梢跟他皮肤上划过,想来该是有些痒的,柳新却全然不觉。

    “不用因为我的身份而顾忌来估计去,尊敬要有,但不能盲目。”男子略显单薄的身形,在这一刻显得极其高大,“前人就曾讲:倘以铜为镜,正的是衣冠。能以人为镜,才可以明得失。”

    “我们一路往前,没有退路。所以每一步都必须要踏的正确,容不得半点儿差错。”舌尖从唇上划过留下些许湿润,柳新接着道:“乱世是条越来越窄的路,走到最后,也许是传说中的独木桥。”

    整个密林中静寂一片,最后还是领头人跪地全了个君臣的礼,“属下遵命。”

    其余的黑衣人也纷纷跪地,算不得大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朝着柳新耳内滚来。他听得见,每一句的语气都真挚而诚恳。

    他们说:“属下遵命。”

    那么,出发。

    西戎皇宫,日前才新晋的娇美人殿外。

    天牢将领和禁卫军首领跪成一排,俱都是以前额贴地,跪伏在地的姿势。

    御前大太监手里正甩着粗而蓬松的拂尘,一边叹气一边在两人身边打圈转。半晌,他面上还是浮了个假笑,“陛下真的才刚歇下,两位大人就是再重要的事,再借奴才一千个一万个胆子,奴才也不敢去扰哇!”

    禁卫军首领闻言抬头,目眦欲裂,“有你这种狗奴才贴身伺候,怪道话本子上会写君王常误早朝。”他倏地站起身,堂堂正正的七尺男儿又是军营出身,气势自然压了太监好几头。

    “旁人能容你忍你,我却忍不得了!”话落便拔出了腰间佩刀,手起刀落之间,那大太监已然人头落地,天牢将领竟都赶不及阻拦,“阴曹地府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