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百倍千倍的奉还
    好半晌,大抵是到盏中的茶又凉了个透彻,到殿外的天渐透出几分雾色。他终于开口,声嘶哑得像是哭了三个日夜,“你去宫外,替朕召怀王,议事。”

    内侍恭声应个喏便去了,殿内东方慎还捏着眉心满脸沉痛。风呼号得越发厉害,吹着整个皇宫里的窗户纸哗啦作响,吹着树上的叶子一片片的飘落。

    一时间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在动荡,却不知还有没有第二个人看得明白,这是风雨欲来。

    皇宫之外的长街上,马蹄声嗒嗒的响,一路往怀王府上去了。马背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来传圣旨的内侍,然而他要找的怀王殿下这会儿却不在府上。

    京城最大的酒楼包厢里头,一身玉白长衫的东方怀半倚在黄梨花木的桌案上,面色微红。她手里还捏着楼里拿来装酒那银壶的细颈,眼睛倒是还睁开,里面却寻不见半分清明。

    扬手再往嘴里倒酒,却发现这壶早已空了。东方怀拍案,“小二来!上酒。”

    “王爷,”是个女子推门而入,眉目间带几许愁,“您真不能再喝了,会伤身的。”

    东方怀闻言是却笑了,“会伤身好啊,伤身多好啊?”银壶咣当一声掉去地上,男子也顺着桌椅滑下去,瘫坐在那儿。脸慢慢埋入掌心里低下头,他从眼角眨出滴泪,声音嘶哑。

    “我如今还要什么身子?连她都没有了,还是我亲自动的手。”东方怀抬头,面上的表情像笑又像哭,“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在这世上,酒要真能伤身……去了也是好事。”

    女子只能抚额叹息,“您是这西戎的战神,西戎多少百姓仰望着怀王殿下的荣光?偏你竟为了一人,神伤至此般境地。”她起身拾了银壶踱步出去,对外面守着的小二摇了摇头,“别再给里面上酒了,叫添一床被子在后院东厢房里,扶他过去歇着吧。”

    小二俯首应了声是,“那姑娘您这会儿是,要去寻东家么?”

    女子颔首,面上有丝浅笑,“我有些事要同他商量,你们先忙。”

    小二忙不迭的应了好,嘴上直道:“那姑娘去后院的上房里寻东家就是了,您吩咐的事我们这就办。”

    女子颔首,便往着后院的上房走去了。

    小二见女子离去了,便也遵从女子之前的吩咐,手脚麻利的将已经烂醉如泥的东方怀扶起来,带到后院的厢房里去。

    待小二将东方怀安置好后,看着眼前这个憔悴的不成样子的人,小二也只能哀叹的给他掖好被子,谁能想到西戎国的战神如今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变成这种模样呢,真是可惜又可悲啊!

    酒楼外,一个蒙着面的女子来到了这里,面带担心的在酒楼外徘徊,片刻,终是心里的担心和思念战胜了那些犹豫,于是抬步走进了酒楼。

    小二出来时,正好看到了走进来的刘芜,面上热情的笑了起来,小跑到刘芜面前问道:“姑娘是要打尖还是住店?”

    刘芜见小二过来,神情恢复正常,只是语气中还是带着些急切,“怀王可是在此处?”

    小二一怔,没料到这时会有人来找东方怀,还是一名素未蒙面的女子,因此面上还是带着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把东方怀的消息告诉眼前的这女子,万一惹了事,那后果就不是他这一个卑微的小二能承受的了了。

    刘芜见小二面带犹豫,便知小二心中疑虑,于是开口扫清小二心中担忧,“我是怀王府上的人,不信你可以去问问王爷府上的人,这次前来寻王爷是因为宫中来人了,我必须得把王爷找回去才行,不然耽搁了宫中的要紧事,那后果就不是你我能想象得到了!”

    小二一听,也立马慌了起来,心里也信了刘芜的这番话,毕竟不是谁都可以接触得到宫中的人的,于是就带着刘芜前往了东方怀所在的厢房处。

    “怀王喝醉了,现在就在这处厢房里休息。”说着,小二就打开了厢房的门,让刘芜进去了,然后就脚步匆匆的离开了东厢房,怕一不小心惹上了灭门之祸。

    刘芜见小二离开了,就轻轻的将厢房门关上了,一转身,便看到了躺在床上沉睡着的东方怀,东方怀双目紧闭,眉头也紧紧的蹩起来,神色不安,像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画面。

    刘芜眼神复杂的看着床上的人儿,慢慢的走到了床边,眼中又是眷恋又是感伤,秀手轻轻的抚上了东方怀的眼眸,唇口微张,眼中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却还是忍了下来,离开了东厢房。

    等东方怀醒来时,已是天色暗晓的时刻了,东方怀半撑着身子起来靠在床边,眼眸微张,面上还是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片刻,思绪清楚了起来,东方怀环顾四周,也知道自己现在所处何地了。

    正打算叫小二进来的时候,厢房的门却在此刻打开了。

    入眼之处便是一个穿着蓝底白衫的女子,端着一碗汤水进门,再仔细一看那女子的面貌,竟是自己最痛恨的刘芜!

    东方怀目眦欲裂的看着进来的刘芜,呵声道:“你竟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刘芜被东方怀的疾言厉色给吓到了,手上的醒酒汤也差点洒到了地上,忍着心中钝痛,刘芜将自己面上的神色收拾好,继续向着东方怀走去。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就这样被毁了。”言罢,刘芜已经站立在东方怀面前了,楚楚可怜的望着怒目圆瞪的东方怀。

    东方怀早已不再相信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了,更别说让他跟柳初关系破裂的罪魁祸首就是她!心中的怒气仿佛化为了实质,直直的冲向刘芜,疾首蹙额的怒道:“我不需要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的可怜!我发誓过,若你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再也不会看着以往的情分留你一命!如今你自己送上门来了,倒也省得我花费力气去找你,你当初是怎么对柳初的,我就会百倍千倍的奉还给你!”说到最后,东方怀已经是怒吼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