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截杀
    这些日子他都沉醉在悲伤中,倒还差点忘了造成现在这幅情况的人还在外面逍遥自在呢!

    刘芜早已被东方怀滔天的怨气给吓傻了,站在那一动不动,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接下来会遭遇什么。

    回神过来,刘芜呆呆的看着东方怀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的眼神,心里早已痛到麻木了,她想解释,她不是他眼中的那种恶毒的女人,她也不是来可怜他的,她只是太担心他了,怎么就变成这样子了呢。

    刘芜面上暗自神伤,微微启唇,想为自己辩解一番,“不,我没有”

    东方怀见刘芜竟敢还狡辩,心中更是怒不可言,悲愤填膺的斥道:“若不是你,柳初怎么会死!?你现在还敢给我狡辩!”

    刘芜听到柳初的名字,心里的怨气也有了发泄的出路,对,就是因为柳初,要不是因为她,自己也不会跟东方怀到如此地步!死了还要作怪!真是该死!

    刘芜眼中流露着深深的怨毒,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柳初的身上。

    如果东方怀此刻知道刘芜的心理活动的话,估计当场就把刘芜给杀了,但就算东方怀不知道,他也隐隐的感到了刘芜的神情变化,心里更是清楚刘芜在想些什么,就因为知道,东方怀才更是感到气愤和悲哀。

    自己当初怎么就被这样恶毒的女人用这点粗劣的手段给骗了呢,还让柳初死在了自己的手下。

    东方怀心如刀割的想着柳初的一颦一笑,想着柳初若还活着,会有一个幸福的生活,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把她带到地牢里,我要她,生不如死!”东方怀咬牙切齿的吩咐道。

    下一秒,一个暗卫就出现在了厢房了,打晕了刘芜。

    刘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暗卫打晕带走了,接下来迎接她的,只会是生不如死的地狱。

    东方怀面带倦怠的揉了揉眉心,愤怒过后,心里空空的,像是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东方怀很清楚,失去了柳初,他再也不是个完整的自己了。

    在悲痛欲绝中,东方怀再次沉沉的睡过去了,却始终陷在梦魇。

    翌日清晨,东方怀就被府上派来的人叫了回去,说是宫里来人探望,急召他回去。

    当东方怀匆匆赶到府上的时候,就见西戎王身穿常服坐在首位喝茶,好似来了好一会儿了,知道自己竟让皇上等了那么久,东方怀立马上前告罪。

    “微臣竟是糊涂,居然让陛下等了那么久,真是微臣的不对。”

    西戎王见东方怀要跪下谢罪,立马上前将东方怀扶住,责言道:“现在是在自己的府上,就不要摆君臣那一套了,而且哪有弟弟让兄长下跪的道理的。”

    东方怀闻言面上苦笑,是呀,就是因为自己摆脱不了这种身份,才会让柳初死在自己手里的。

    西戎王见东方怀神色一变,就知道东方怀又想起那件事了,面上沉了下来,手上松开东方怀,背手而立沉声道:“这都多久了!你还在想那个女人!你别忘了,你是西戎国战无不胜的战神!你现在这样子说出去会失去多少民心,又会给皇家带来多少耻笑!啊怀,你真要让我这个西戎王难当吗?”

    东方怀听完西戎王这一番肺腑之言,哑然低垂,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毕竟置西戎国于不顾的的确是他,他也没话可讲。

    西戎王看着面带愧疚的东方怀,神色又柔和了下来,说道:“啊怀,西戎国不能少了你这个战神,我也不行,人死不能复生,我希望你能担起你的责任,再继续为西戎国的百姓们打造幸福平和的生活吧。”

    东方怀这时才真正意识到,自己这段日子的荒废是极其的愚蠢,诚然,他差点被悲痛给打落到悬崖,但是现在却有人愿意拉自己上来,对自己说西戎国还需要他,那他,就不能辜负西戎国的百姓们和西戎王对他的期望,他需要,振作起来了。

    东方怀眼神坚定的看向西戎王,说道:“今后再也不会让陛下失望了。”

    西戎王这才哈哈大笑了起来,拍了拍东方怀的肩膀夸赞道:“不愧是啊怀,真是我西戎国的好战神啊!”

    东方怀淡淡一笑,无悲无喜。

    当天傍晚,东方怀集合了怀王府的精兵。

    东方怀看着底下黑压压的一片,不怒自威的开口说道:“不计一切代价将罪子柳新抓回来,若是抓不回来,就就地解决,听明白了么!”

    “听明白了!”整齐而又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夜色无边,一场不为人知的惨烈战斗开始了。

    而另一边乔装打扮的柳新一行人正准备在一处小客栈休息,并不知道接下来迎接他们的会是一场激战。

    “十一,这么久了都没有追兵追上来你有没有觉得其中有蹊跷?”想了一路的柳新一下车就向十一问道。

    十一低眉思考状,然后皱着眉对柳新说道:“的确是有蹊跷,也不知道西戎王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接下来的这段日子里还是得多加小心,不能大意失荆州。”

    柳新点头应道。

    一行人就这样在客栈里住了下来。

    夜色暗沉,雨声渐响,树林间,一声声马踏声溅起水泥,直奔柳新一行人所在的小客栈而去。

    夜色中,柳新面色不安的看着窗外一片黑的树林,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心头,今夜,难道会出什么事吗?

    怔神中,柳新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的阵阵声响,像是一群人直奔而来的声音,柳新心头一骇,赶忙要冲出房间去叫其他人,就见十一打开了他的房门,急色说道:“快走,这里不安全了!”

    但是他们到底是赶不及逃跑了,因为追兵已经近在咫尺了。

    没有人说一句话,一见到敌人就向前攻去,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而还有一小部分在紧紧的保护着柳新冲出重围。

    柳新知道现在不是自己该说话的时候,只能紧紧的跟着十一等人,尽量不给十一他们拖后腿。

    可是等柳新一行人好不容易冲出重围的时候,却又在外面遇到了东方怀的截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