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战!
    “没事吧?”柳名主动问出口,如今他的身上也只是还有原本因为分心所有出现的伤口,再加上一些狼指甲在皮肤上面划过的伤痕,其他并没有伤到要处,所以更关注的是柳新的情况。

    “没什么大事,因为火把所以他们不敢近我的身。”柳新如实说道,嘴里还喘着粗气,明显是因为刚才的动作实在是废了体力,让他一下子有些吃不消。

    柳名也看出了他的状态,略一沉思以后主动开口道“我们离开这里吧,只要离开了野外,估计这群畜生就不能再生出什么花样来。”

    柳新点头应允,看着面前的狼群犯难“那我们应该怎么出去,这里估计里里外外都是被狼群给挡住了。”就算是手上带有火把,但是总归也是禁不起四面八方的攻击。

    “你在前面拿着火把开道,我给你打掩护。”柳名说着就从一边的火堆里也取出一根火棒,在灯光下的沾染鲜血的脸显得更加可怖。

    柳新在听到柳名的话以后,心里所有的不安都被平息,他已经把柳名当做是自己唯一的救世主,刚才他斩杀狼的场面还在面前回放,说不出来的实力,如今自然是他的话觉得都对。

    “好。”他心一横就直接迈起步子向前走,原本虎视眈眈的狼群这时候竟不太敢上前,只能够是围着柳名和柳新两人绕圈圈,希望能够从中找出来一些死角攻击。

    柳名一刀砍断一匹狼的脖子,也不管自己已经沾满狼血的手,不屑地一笑“还真的是愚蠢至极的生物,一点都看不清楚形式。”

    在这个时候还不放弃紧追不舍,绝对是狼群犯得最大错误,它们计划要把他们好死的计划是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现在他们已经快要到洞口的位置,不一会便能冲出去。

    “我数一二三,一起跑出去,明白了吗?”两人走到了洞口,柳名依旧是防范那些意图偷袭的狼,在柳新的耳边轻轻道,原本因为需要血战到底的柳新愣了愣,然后点头答应。

    柳名在看到狼群距离自己的位置还算是远,得知是已经找到了机会,暗自松了一口气,用自己和柳新两个人能够听到的音量轻轻开口“一二三!”

    说到三的时候猛然太高了音量,让那些狼直接警惕地听起背部,柳新和他则是一同冲了出去。

    狼群知道他们两人想要逃脱,在原地怒吼了几声以后就跟上他们,也不顾周围同类死去的尸体。

    两个人一起奔跑,时不时还杀掉突然窜上来的狼,一时间也显得安全,到了一处池塘,柳名往后面看了眼已经有些距离了的狼群对着柳新道“把火把丢了,赶紧游过去。”

    柳新二话不说跳了下去,然后便是柳名,原本看起来不太大的池塘,游过去却花了两人不少的时间,还好那些紧追不舍的狼已经停下了脚步,只是在对岸不甘心的长吼。

    “终于得救了。”柳新吐出一口混气,因为刚才度过池塘导致他身上的血液也清除了不少,总归是没有那股恶心人的气味了。

    柳名也是笑笑,感叹这次命实在是大,就算他有再好的武功,也总归是抵不过那么多狼,好在有柳新引开了狼的注意力。他豁达一笑“哈哈,没错,又活过来了!”

    “现在我们应该要去哪里?我们身上没有任何物资了。”原本的干粮全部落在了山洞里,现在赶回去也是不符合实际的事情,柳新有些犯难,在狼群的追赶下没有死,到最后却被饿死,这也算是一种笑话了。

    柳名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皱起浓眉思考起这个严峻的问题,到最后才叹出一口气道“我记得这里到一个村庄也才一天一夜的路程,之前我们都吃饱了干粮,再忍忍就可以了。”

    柳新点头,对他的计划表示赞同,看了眼天上的孤月对着柳名开口“事不宜迟,我们离开赶路吧,谁也不知道在这种地方还会出现什么样的危机。”

    他也是被那些凶恶残暴的狼吓得有些神慌。

    “好。”柳名应到,也不去管自己和柳新身上湿漉漉,就直接用手坏绕住他的脖颈,做出好兄弟的模样,用手拍拍柳新的呗,“不得不说你小子也算不赖啊,居然能够杀了那么多狼。”

    “过奖过奖,要说起真的厉害,那还是您,那时候那么多狼在围攻居然还显得有余地。”柳新在听到夸奖以后面不改色地夸了回去,给了柳名拍了个十足的马屁。

    柳名立刻挂上了笑容“你小子实诚,我喜欢。”

    两个人就一边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边继续赶路,一时间也显得轻松。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往这附近最近的一个村庄走去。

    柳新和柳名在野外行走了很久,茂密的树木直接遮挡住视线,让人无法识别出是白天还是黑夜,也还好在一路上有柳名这么一个多话的人陪在身边,不然还真有可能被漫漫长路磨折出放弃之意。

    “这到底还要等什么时候才能够到啊,你的伤口都快要化脓了。”柳新在看到一眼柳名伤口以后,最终是没忍住又问出了口,他实在是害怕这伤口继续恶化下去,毕竟柳名这伤全部都是因为他的责任。

    柳名知道现在柳新心中的想法,苦恼这孩子心思怎么跟个娘们似的,完全不知道把心思给藏在心里,但心里也有些被人关心的快感。

    毕竟高处不胜寒,狄丘第一高手的位置已经被他稳坐了很久,别人看他的也只有羡慕和畏惧,丝毫不去想那些在背后必须要付出的努力。

    这么想着,他还是咽下了不耐烦的口气,故意放缓了语气道“估计再走不到两里路便能够到达目的地了,你看天空,还有那些因为做饭而传出来的炊烟。”

    柳新按着他的视线一看,果然看到了他所说的那些东西,原本酸麻的腿脚一下子都好了不少,想到以后不需要在这野外没日没夜赶路,心里腾升快意,拉着柳名没有手上的那只手加快步子向前面走去“都快到了那也不需要继续积攒力气,还是赶紧走吧,处理好身上的伤口再洗个澡。”

    柳名听到他欢快的语气,嘴角没忍住扬起了丝弧度“好。”

    两个人到了那个村庄已经是几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村庄门口看到前来的两个人纷纷露出了防备的状态,几乎是除了一些行动不便的小孩,所有的人都带着些武器出来,为首的一个人出来和柳新柳名两人交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