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进村
    “不知二位来我们村子有何用意,如今我们已经隐居多年,如果没有什么要事就切勿进来打搅,以免让我们得到无妄之灾。”村长率先开口,一点面子都不给就直接下了

    逐客令。

    柳新原本期待的脸色直接僵住了,他也是实在没有想到这里的村民居然是那么不待见外人,可是现在他们既没有粮食体力也快没了,更何况柳名有伤在身,不方便在继续赶路,如今再从这个地方出去简直就是找死。

    “你们怎么这样,没看到他现在已经受伤了吗,再不治疗估计就要被感染了。”柳新不满的囔囔起来,语气里满是对他们见死不救的愤怒,在这些日子里面,他能够知道柳名对待他的上心,自然也是不愿意让他在路上继续奔波,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说服这村庄里面的人,让他们进去休养。

    村长因为柳新格外冲人的语气弄得有些怒意,但是在他身边的村人则是听进去了这些话语,一个还抱着孩子的妇人在犹豫片刻以后就走上前开口“村长,就让他们进来吧,这伤势如果再不医救怕是要越来越严重了。”

    这妇人在这里的地位也是有些高的,在她这么一番话说完以后,有几个人就立刻出来响应“安医师说得也没错啊,如果因为不收留他们导致他们生命受了危险,那么我们心里也会不安。”

    “对啊村长,要不我们就收留他们到伤口痊愈,那时候再让他们走也不迟。”

    柳新在听到这些话语里面心里一喜,觉得虽然这村长铁石心肠,但是他手下的村民确是菩萨心肠,这么一来,他们在这里住下的可能性也越发大了。

    “不行。”村长一再被人劝阻也有些怒意,眉头不悦皱起,但是在看到满脸祥和的医师,脸上的不不悦还是淡化了几分“他们的身上还带有干涸的血迹,如果是让仇家找上门来,那么我们这一个村子的人都需要为他们陪葬。”

    村庄里面的人实在是没想到这一点,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怎么在意过他们这些伤口的来处,这么一想倒是觉得真的是蹊跷,他们虽然不想要见死不救,但也更是不想要以自己和家人的生命来做赌注。

    村长在看到这幅场面以后才稍微安了心,他还害怕村里的人会坚持下去,这样他纵然是村长也只能够听从大众的意思,还好现在他们懂得了利益权衡,不会给村子带来任何的危险,这是最好的一个结果。

    “可是……”安医师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村长给打断。

    “安医师,我知道医者父母心,但是你也要为了我们村来考虑,如果他们真的是居心不良或者得罪了人,我们村子恐怕会遭遇巨大的困难。”村长义正言辞,一下子将本欲劝告的安医师弄得无话可说。

    柳名也没有什么不悦,心里清楚这位村长的举动完全不是因为其他原因,而是要将村人的性命放在第一位,不接纳他们两个来路不明的人也是很正常的,他示意让本欲开口的柳新闭上嘴,才不紧不慢开口。

    “我们受人追杀是真的,但是这些伤口却是在他们已经放弃追击时,被一群野狼围攻时留下,已经过去一日多,按照我们先前的速度都没有被追上,可见根本就不会有追兵前来。”柳名也不废话,直接将他们现在的形式给说出来,在说起被人追杀时的坦然模样根本让在场所有人都想不到。

    “村长,那些野狼可是我们心头大恨,每年我们的村人都会被野狼给弄得有些死伤,现在他们为我们除去了这些,照理说我们也应该收容他们。”安医师脸上一喜,不单单是因为找到了收留他们的理由,还有的是村子失去一个威胁的喜悦。

    站在旁边的人在听到这些话语以后都有些将信将疑起来,他们两个人就能够解决完一群野狼再逃生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又想到先前柳名的神情不似作假,都在原地激烈地讨论起来。

    “如果是真的,那么他们可是我们的大恩人。”

    “没错,当时我的孩子就惨遭那些恶狼的毒害,现在想起来那孩子的啼哭,我就……”

    “但他们毕竟也只有两个人啊。”

    ……

    村长听到他们说的话以后,脸色从原本的惊喜慢慢变成了怀疑,他也是很不相信面前这两个男人能够把狼群给解决了,特别是那个比较瘦弱的男子,看起来怎么都不像是会武功的模样。

    “你们怎么证明,确实是杀了狼群,毕竟你们没有丝毫的证据来说明那些狼都死了,万一你们说的都是谎言,对我们来说是百弊而无一利。”村长试探着开口,如果面前这两人没有说谎,那么他也不是那些蛮不讲理的人,肯定放他们进来养伤,并且用贵宾的礼数对待他们。

    柳新还是在柳名的压迫下开口了,而且直接用的是咄咄逼人的语气“这东西你还想要我们怎么证明,根本就是不想要我们进去所以找的借口罢了。”他冷冷哼了一口,也不去管还在一边的柳名就直接打算转身离开。

    安医师看到柳新的脾气,就大概知道了这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儿,看到他说走就真的走了,连忙开口喊住他“且慢。”

    柳新没想到居然还会有人会喊住他,疑惑地回头,看到是那位安医师,脸上的冰冷也一下子褪去了不少,刚才她不顾自己的地位直接出言劝阻村长的画面他还记着,自然也不会向着对自己的有恩的人甩脸色“不知医师还有什么事情?如若没事我还是先走了,以免在这里受气。”

    安医师听到他说的话,脸色变得有些尴尬,但是村长的脾气她也是知道的,如果真的拿不出证据,那么始终会是这样的没有,她清了清喉咙对着柳新缓声道“我刚才如果没听错,那位公子说过他的伤口是被狼给咬伤的,如今只要一看便知。”

    柳新在听到以后,心情也有些惊喜,没想到在这村庄里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妇人,别人想不出来的东西,她一下子就能够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