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治疗
    “这位夫人还真是聪慧过人。”柳名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他的身子自己当然很了解,如果不住在这里疗伤,下一个村子可就要等到好几百里路以后才会碰到了,现在这种情势对他是最好的。

    柳新这时候也不管被人怀疑的气了,干脆地转身迈步走回来掀起柳名受伤手臂的袖子,在看到那副血肉模糊的样子以后,他自己先是没忍住狠狠吸了一口气。

    他还以为这一路上柳名和他谈笑风生,这上是自然也不是很严重,没想到这块皮肉几乎被咬下来了,当时只是匆忙止血,赶路的时候想要查看他的伤势都被柳名扯开了话题。

    “这确实是被狼咬出来的痕迹,不过怎么那么严重都不赶紧处理,快些跟我到村里的医馆里面去,我帮你清理伤口。”及时安医师帮助再多病人治病,但也是很少看到过现在的场面,见到柳名脸色苍白但还是不喊疼在门口与他们周璇的模样,心里起了敬意,现在也来不及再说些什么,就直接带着两个人往村子里面走。

    村长如今已经是激动万分,也不去计较安医师不顾他的指令直接带他们进入,周围的则是兴奋地讨论起这件事来,都感到不可置信。

    “没想到那些恶狼是真的被杀了,那我们终于不用成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兴奋道,她原本就喜欢外面的景色,但是因为那些狼群成天在门口晃悠,让她不得不得只呆在村子里,现在一来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我们可得好好感谢他们,把他们当初恩人供起来啊。”

    “哈哈哈哈哈,还真的是大快人心的一件事情。”

    “不说了,我去准备饭菜,让他们能够好好吃一顿。”

    村长见到他们说的话丝毫不在意,反而在心里决定定要好好招待他们,爽朗地笑了两声以后,就跟着人群一起回了村子,一群人直接围在了医馆的门口,等待柳名和柳新出来。

    柳名在进了医馆以后就被安医师拉进了药房里,取出一些伤药就在一边整理起来,没一会就找到了一些外敷的药,将柳名手臂上的腐肉用刀剔除,看到他一声不吭的模样,心里的赞赏更甚。

    “两位,在刚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抱歉,但也不是我们的村长特别狠心,只是在他年幼的时候遇到过类似今天的事情。”觉得室内一片安静,到最后安医师还是先开口说道,语气里满是真挚的歉意。

    柳新听到了她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毕竟是别人的村庄,他从一开始就露出了不友好的态度,反而是这位安医师一直在圆场,现在听到他们的还在忌惮以前的事情,便知道这次确实是他的错误。

    柳新轻咳了两声,用手挠挠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这次也是我的错,我不顾其它的就直接用那种态度……”

    在一边的柳名主动问了起来,也打破了现在的尴尬情景“当初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你们现在如此防范外人?”

    “也没什么,就是在前村长的时候,突然有两个受了伤的人来了这里,前村长自然是迎接他们,但没想到他们居然是别人追杀的凶残人士,到了最后还害得我们这的人白白丧命了不少,那其中就有村长的父亲。”她带着些含糊就将这件事情给掀了过去,当时的场面让她就算是现在也不敢多想。

    柳名微微点头若有所思道“原来如此。”

    就在几人说完这些话之后,安医师已经将柳名的伤口给清理好了,手法娴熟明显是经常干这些事情,她在绑了绷带以后还特意问了柳名一声“可还有不适?”

    柳名也不客气,动了动自己的手臂,发现确实是比之前要好得多,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笑意“夫人的手艺还真是好。”

    安医师被夸奖,自然也是笑了起来,嘴上却还是说着不敢当,她把在柳名身上的视线移到了柳新身上,问道“这位小公子身子可有不适之处?”

    “我没事,夫人就直接叫我柳新吧,公子听着挺不适应的,那个受伤的人叫柳名。”柳新回应道。

    安医师看到柳新疑似不好意思的模样,好心情地勾起嘴角“那干脆就都不要客套了,直接喊我的名字吧,我叫安玖。”

    柳新看到这位安玖要比自己要大上不少,还是对直接叫她的名字这件事情有些尴尬,安玖倒是看出来了他的尴尬,刚想开口让他别纠结这些,在一边的柳名就出来圆场。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也不客套,安玖,谢谢你帮我包扎了。”他说着就笑来起来,让原本以为他冷淡的安玖一下子愣住神,过了一会以后才微红着脸点头。

    “这些事情都是医者本分,更何况柳名你还在无疑之中帮我们解决了狼群。”

    柳新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的互相夸赞,顿时觉得有点没了趣味,听到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有了借口便主动开口道“外面好像还有人候着,要不我们先出去看看?”

    安玖在听到这句话以后,立刻不好意思地笑笑“瞧我这记性,居然一下子就谈了起来,都忘记了外面的人还在等候,我们出去吧。”她也没说什么,因为刚才柳名手臂上面的咬痕就是最好的证据,相信村长不但不会故意为难还会有报答之意。、

    柳新想到之前村长的态度,原本的气在刚才安玖说的那些理由之下无翼而飞,反而变得谅解,如果是他估计在这种时候也会做出这种决定。

    柳名刚刚起身打算要走出去,就被安玖喊住了“你这伤口还需要一日三次敷药,不然很有可能会导致它变得严重,以后你记得要到我这儿来换药”

    “好,多谢安玖了。”柳名转过身子一笑,然后继续走了出去,还不忘记带上那把自己带来的剑,他在不察觉之间闻到自己身上的血腥味,皱起眉梢想着待会解决完事情以后定要先洗个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