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筹备
    柳新凝眉开始思考起这番话的意义,如果只是朝堂上面的一些大臣,那么无论他们和父亲关系再好也没有任何的用处,毕竟他现在需要的并不是打草惊蛇,单单靠几个大臣上奏章弹劾,不但是解不了原本的问题,还很有可能让独揽大权的摄政王来处置了这些原本不能下手的大臣。

    至于将军的话……

    “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借用兵力来把皇位给夺过来?”柳新不蠢,一下子就把柳名暗藏着的意思全部都给猜测出来,心里也开始计算起这个方法的可行性,但是想到在世人嘴里都说这大将军行事正义果决,很有可能不会答应自己这么一回事,也有些为难。

    柳名见他沉思的模样,大致猜到了他是在担心如果大将军不肯答应的后果,嘴角意义不明地扬起了一丝笑意,第一次发现了柳新这个人行事还算是很谨慎,他在看足了柳新纠结的模样以后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大将军虽然人品端正,但是据我所知,他已经查到了现在摄政王在朝廷里面做下的手脚,对他的不满也是到达了极限,更何况你现在也不算是谋权篡位,最多也算是顺应人心。“

    柳新在听到他说的话以后,竟感觉原本一直悬着的心有些安定下来,在犹豫了一会以后才带这些疑惑地问:“那难道在现前摄政王都不去在于大将军手上的军权?”

    听柳名这个语气便感到了大将军手上的人力足够清洗整个朝堂,摄政王也不像是那些会把威胁留在身边的人,这就造成了一些疑点的出现。

    “他倒也是想要收到自己的手下,但是先不管大将军三番两次地拒绝,而且他手下的那些将士个个都是有了脾气的人,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大将军,无奈之下,他也只好这么耗着。”想起这件事情,柳名还有点忍俊不禁,在想到那个时候摄政王脸上可能露出了吃屎一般的脸色,心情大快。

    柳新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感受到了这位大将军倒也是一块不能让人啃的硬骨头,而且从这件事情上就能看出大将军和摄政王的不对盘,更是有利于他的计划:“现在大将军一般都是在府邸或是军营吗?”

    柳名猜测到柳新是想要现在就去寻找大将军,轻轻摇摇头:“现在一时半会还不能去找他。”

    “为何?这不是你提出来的吗?”柳新心里有些不解地问道,从一开始柳名就拿出大将军来说事,让他自然感觉这件事情首要就去找大将军,但是现在柳名却自己就拒绝了前往找他这一件事情。

    柳名带这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柳新一眼:“你以为单单因为这和太子极为相似的外貌就能够让大将军动容吗?”

    这个时候,在一边不曾插嘴的阿凯也开口了:“身为武将,我倒是觉得他看中的是武力,而不是和什么人的关系。”

    柳名赞叹地点头,然后一本正经地将视线转到了柳新身上:“你现在首要任务就是开始练武,这样以后才会有些底气去向大将军接兵。”到了那个时候,估计大将军才会看在太子的薄面上应允下来。

    柳新这么一想,发现也是这个理,但是也有些犯难:“事到如今,我该去哪里找一位人前来教我武功,更何况这还需要在极端的时间内就炼就。”只是有了计划还远远不够,这样实施起来照样是有着巨大的难度。

    “啧,没想到还是个呆瓜,狄丘第一高手的名号可不是我吹出来的。”柳名不屑地瞥了柳新一眼,带着些暗示地开口,柳新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柳名在第二天用身上的银两买下了一座院子,让柳新好在这里秘密训练,他原本住的地方太热闹,如果有心人要查的话,不用费力气就知道里面人的动作,为了让事情暴露他才会出此下策。

    毕竟这么一个小院子,也仅仅是花费他在财产的九牛一毛,既然心里已经有了这种计划,那么他一定是要把事情办好的。

    “你今天下午就留在院子里练基本功。”

    柳名在换好衣服走出门时特意对着柳新嘱咐一句,他在昨天还观察了一下柳星的基础,发现在其中的问题还是很大个大半月估计还不能教别的,不然很有可能适得其反,有了副作用。

    柳新郁闷柳名现在要他做的事情,明明现在的时间已经有点急迫了,但是柳名居然还要他先练习这种最基础的东西。

    在昨天的时候刘明接着这个由头还狠狠的“教导”了他一番,他现在腿还有点酸痛,怎么不是种东西,真的是叫人苦不堪言。

    实在是让他有点想不通,但是秉着相信柳名的心思,还是在吃完中饭以后就立刻前往后院,摆好指定的的姿势。

    阿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看到了他在做基本功有点感叹。

    “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就想到了以前我小时候辛苦学武的模样,那时候我爹还担心我年纪太小,也没有基础打固就直接先叫我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在当时我还觉得是鸡肋,结果到了现在才知道这个的重要性。”

    柳新这才知道这是柳名特意为了照料他的身子才让他练习的,心里原本的不满一下子就平息的差不多平息了,朝着阿凯笑了一下,安安分分开始在那里蹲马步。

    “也有很久没有在体验过了,这一次我就舍命陪君子在跟着你试一次。”阿凯说完以后就在一边露出更加端正的马步姿势,一看就是要比柳新要练习的更加熟练。

    有现在没有一会儿以后柳新就觉得腿已经酸麻,就差点瘫到地上,完全是靠着自己的毅力在那里继续蹲着马步,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现在连这些都做不好,那么以后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毕竟没有多久以后就必须要得到将军的认可。

    于是也只是能够咬着牙狠狠坚持住自己的身子,他保持这样子的状态,阿凯也轻轻松松的保持着,直到在两个时辰之后柳名到达这里,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人。

    现在有人来了,柳新和阿凯也不继续在那里蹲着,不然也显得有些丢人,柳新他带着些疑惑的看向柳名问道:“不知道这两位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