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黎明之前
    “这两位是以前在皇帝身边伺候过的学士现在来教导你以后需要学的君王之道。”柳名再看到现在才刚刚停下蹲马步的动作,眼里的赞叹一闪而过,语气也是更加的轻柔。

    跟在柳名后面的两位儒士也看到了他现在他勤奋的模样,心里感慨万分,都感觉如果是这样子的一位人选登上了皇位,那么这江山社稷也要比现在要好得多,心里这么想着两个人上前行礼道:“小公子看起来还真是一表堂皇。”

    柳新没有心思去理会她们的奉承,反倒是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来教我君王之道?这是何意?。”

    随即又把视线转向了柳名,按照他的回忆里面柳名绝对不会是一个会把危险带到自己这里来的人,所以这么做的目的肯定是,这两个人值得信任的人所以也就不避讳着他们。

    “既然你想要把摄政王从这个位置上面拉下来,那么一定一是要做好处理后事的准备,如果你将这个朝廷搅的混乱而且不负任何责任,拍拍屁股就走人那么说不定这个国家就会被人趁虚而入,直接攻下,那你还对得起你爹吗?”

    柳名说的这一番话引起了柳新的深思,发现在心里,原本确实是没有想到这一方面的事情,满脑子都是要为自己在意的人复仇,甚至不去思考这件事情会发生的后果,他带着些歉意的看向柳名,语气就像是一个小孩子说错了话道歉一般。

    “抱歉,这件事情是我没有顾周全,但是现在不是还有皇帝在位吗,怎么可能会轮得上我来?”

    现在虽说是摄政王权倾朝堂,但是总归皇帝还在位的,如果他现在扳倒了摄政王,这么理所当然的说这个位置应该是属于皇帝,而不是他的。

    柳名在听到他说了这句话以后脸色直接阴沉起来,语气也带着些低沉:“如果你觉得现在的皇帝真的是能够管理国家大事的话,那么他现在也不至于被摄政王搞成这副模样,把这个国家放在了他的手上,简直比摄政王把持朝政更加危险。”

    柳新听到这句话以后也是一愣,他从小就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教育,所以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但是在柳名的提示下,他知道了这件事的严重性。

    “但是皇室不是有其他的……”柳新在思考以后又想到了这么一点。

    一位旁边的老先生立刻打断他道:“当代皇子都没有治世之才,你是太子的儿子,所以这个位置让你当,别人也不会有太大的意见。”

    柳新听完这一番话语以后,微微点头他知道从现在开始学这些东西的难度,但是也必须要接下这些事情。

    柳名在看到他点头以后,终于满意的笑了起来:“既然如此,事情就这么定下了以后还要劳烦黄卓、屠冲两位先生多多费心。”

    “怎么谈得上费心呢,按照我们以前的交情再加上这位是太子的后代,应该是我们倍感荣幸才对。”黄卓开朗的笑了几声,还撸撸自己的胡子。

    事情就被这么定下,柳新就在白天,读书晚上练舞的艰苦生活中度日,好在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旁边都有阿凯,总归也不是太苦,毕竟看到别人在和自己做一样的事情,但是不放弃,心里至少也是有一个底。

    半年的时光咬咬牙就过去,在这些时日里面,柳新每天几乎都是在练武和读书两件事情里面度过的,让他原本的性情都有些变化。

    让柳名啧啧叹奇,同时也觉得很骄傲,至少柳新也是经过他的精心打琢才变成这样的。

    “看来你的武功有了很大的长进,这样一来就能够去面见他了。”柳名在一日和柳新切磋完之后,柳名终于说出了这句让他已经等了很久的话语,看着面前的少年脸上原本柔和的线条变得坚毅起来,心里还是有些感慨。

    柳新心里激动,但是也没喜形于面,这是那两位老先生在半个月前教他的最后一件事情,在那以后他们便说是没东西可教就回去。

    “这样的武功真的能够得到大将军认可吗?”柳新问道,“毕竟我才练武半年,更是花了小半的时间练习基础。”最后的结果失败了不要紧,但是如果是奋斗了以后还是失败,那么这打击也算的上是双倍。

    柳名在听到他的话微微摇头:“你还记得不久前我让你防范的那一套功法吗,就是专门来防御大将军试探的。”既然想要把这件事情最好,这些调查也是必要。

    柳新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赶紧道:“那怎么把大将军约见出来?”

    柳名一笑:“你只要在今日午时跟我去酒楼里面见他就好。”这些事情自然不必需要柳新担心,他在昨天晚上便出府到将军府留了一张字条,也不担心他会不来。

    “你也不早说,我赶紧去洗漱。”柳新看到已经快到午时,狠狠瞪了柳名一眼,那么要紧的消息居然放在现在才说。

    柳名摸摸鼻子,也不说些什么,心里暗思如果今天不去也没关系,相信大将军在不久以后也会全城找他们两人。

    两人没过多久之后就到了狄丘皇城内最大的酒楼,而且进入了最大的那个包厢,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大将军却丝毫没有出现的迹象,柳新没忍住把怀疑的目光投向柳名。

    “估计马上就到了。”柳名的态度还是悠哉悠哉,明显就是不担心没能约到大将军。

    突然,门外出现了一片喧哗声,柳新和柳名便往窗户向下一看,就看到了一个魁梧的大男人迈着匆匆的脚步走上酒楼,旁边的人无一不对他颔首行李,但是他也没怎么回应就直接上了这家酒楼。

    柳新知道这十有**就是将军,但是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看起来如此生气,他刚打算问出声,包厢的门就被人狠狠踹开,站在门口的便是大将军,身后的小厮只是眼巴巴朝着这个地方看,但也是不敢上前来阻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