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夺权
    贺痕看到他不骄不躁的样子心里赞叹,心理已经做好了决定:“你先来跟我讲讲你的计划吧。”

    柳新看到有戏,就立刻唤来门口的小斯进来重新上茶,两个人开始吃起已经有点犯冷的饭菜,也不去掀起挑剔。

    “摄政王在位那么久,得罪的人自然也不是一个两个,那些想要扳倒他的人也不在少数,所以肯定有几个是在暗中找到他证据的。”柳新暗示了一句。

    贺痕则是不赞同地皱眉:“有是有,但是他们谁会冒着危险主动拿出来?”原本性情高大多直接被摄政王找了各种理由处死,最好的结果也是直接被贬官发放,现在几乎是所有人都不愿主动去挑战他的权威了。

    柳新神秘一笑,放下手中的筷子,嘴唇靠近摄政王的耳朵:“那如果是……我已经找到了证据了呢?”

    贺痕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用手揪起柳新的衣襟不可置信地吼:“小子你知道了还不告诉我,在那里卖足关子顺便看我的苦恼的丑态吗?”他脸上迅速窜其的红晕因为黝黑的皮肤没能够显出来,也给他赚回了不少面子。

    “将军,淡定些……"柳新也没想到贺痕会一下子就直接给他来这么一下,笑容一下子僵硬起来,最后消散,不得不的夸一声这狄丘的大将军还真的是一位性情中人,不过总也是比那些口蜜腹剑的人要好的多。

    贺痕这才发现两个人的姿势实在是不太对,就像自己正在欺负一个小辈一样,嘴上不解气地哼出一口气,松开了柳新的衣襟,眼神化成锐利的刀刃砍柳新身上,但是在过了一会以后他就平息好了心里的气,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觉得这样就能扳倒他了吗?他的实权现在可是比皇上还要大,你这么一番举动说不定他狗急跳墙直接在朝堂上起兵谋反。”

    “这才是我向您借兵的目的。”柳新在听了贺痕那些话语以后笑道,“先斩后奏这一招如何?”

    先把摄政王给杀害,之后再把他犯下的罪全部公布天下,朝中大臣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反而会庆幸干了这么一件对事,他爽朗一笑:“那好,我就借兵给你,这是虎符,你拿去吧,他们会遵从你的命令。”

    柳新原本还打算继续劝告,但是没想到他现在的态度居然是那么直接,整个人都愣了愣:“难道您就不担心我会拿着它去做别的事情……?”就算是因为贺痕因为太子的面子上给他一个面子让手下的兵士服从命令,但也没有理由会直接将代表身份并且能够命令士兵的虎符给他。

    “哈哈哈,既然你是他的儿子我也应该给你这个面子,而且我能够从你那功夫里面看出来,你是一个正直的人。”贺痕看出了他的郁闷,就直接把原因给解释出来。

    柳新心里有些疑惑,这怎么能够从从这个地方看出来人品,但是也不好意思再问出口,就只是笑着点头答应“那就谢谢将军了。”

    “没事,还有可以那位第一高手一起进来了,他在门口已经偷听不少时间了哈哈。”这时候贺痕也不去理会之前柳明到他府里搞怪引他前来的事情。

    柳新尴尬地点点头应道,随后就去打开门,看到假装若无其事的柳明狠狠瞪了一眼“进来吃饭!”

    进来了以后贺痕立刻开口“小子,等这次之后,有机会就和我切磋一把。”他平时只是听到过柳名的名声,但是没有跟他切磋过,认为这种没有上过沙场的人只是空有名头,现在看来实在是一种遗憾,导致他不知天高地厚直接闯到了他府邸造次。

    在拿到虎符的第二天,柳名就收拾好了包袱跟着柳新一起去了军队所在的地方,因为皇城比较接近靠近边境,因此他们在仅仅过了两天两夜以后就抵达了军营,因为事态紧急所以到了最后直接累死了三匹马。

    在门口守候着的士兵看到两个人前来,赶紧上前拦截:“军营重地,现任禁止入内。”看这两人的装扮也是极为普通,看来也是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柳新也没怎么在意这士兵不在意的样子,只是从自己的兜里面拿出贺痕给他的虎符,假装不在意地朝着那士兵眼前一晃:“这虎符是将军给我们的,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进去?”

    士兵看到了虎符以后,原本不太在意的神色突变,态度立刻就恭敬了起来:“小人冒犯,两位里面请。”说着就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让他赶紧去禀告副将。

    柳名和柳新也当做没看到,就跟着士兵走进去,只见一路上士兵个个批甲戴盔,严阵以待,种种的一切都透露出了纪律严明,两人心里暗叹将军治兵有方。

    这个时候副将也到达了这里,看到满脸欣赏的两人上前拱手行礼:“听闻手下的人说,你们此番钱来还带上了虎符?”他听到这件事情以后还觉得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于是匆匆赶来,原本紧张的心情却遇到悠闲两人的时候一下子放宽。

    但是将军从来就没有把虎符给别人过,这一次铁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新把他的虎符递给副将,副将也没说什么就直接结果来查看到底有没有作假,在再三确认以后才点头递回给他们,态度变得更加恭敬起来:“既然是将军认定的人,那么请随我去大帐讨论事务。”将军的虎符是绝对不会丢的,而且凭借他的实力也没人敢偷虎符,所以他才一下子相信了柳新是被贺痕认定的人。

    而他们来的目的显而易见,如果没有要紧事情,根本就不会出现现在的这种情况,而在这地方人多口杂,讨论起事情来也是很不方便,即使这里的人都是对将军忠心耿耿之辈。

    柳新也觉得这个建议没错,于是就点头答应下来,由于这次副将的速度有些快,也只能够让柳新只是大致扫过这军营的样貌。

    “门口有重兵把守,两位也不必担心这件事情会被传出去。”副将见他们迟迟不开口,以为是因为担心隔墙有耳,特意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