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拿下皇城
    所有的人都不敢做出很大的声响,只是悉悉索索地在下面动作,柳名和柳新则是紧紧关注着远处的皇城,只等着那信号传出来以后直接冲入,他们等着今天已经很久了,现在直到能够成功以后就更加激动。

    “行动!”在看到在黑压压的夜幕下,城门门沉重地开口,在那个瞬间就有十几个信号弹一起在空中出现,证明在皇城里面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就绪,这个时候他也不再压制自己的声音大喊出口,周围人一下子拔出了刀剑,跨骑上马直接冲出去。

    “将军!”就在那些守卫皇城的士兵已经有点抵挡不住那些感觉到不对前来阻止的人以后,就发现了将军居然提着剑冲了出来对着那些阻挡的人一顿砍杀,让他们直接后退了好几步,根本就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什么形势。

    这被万人崇敬的大将军居然现在面对擅自打开城门的内奸不管不顾,反而开始砍他们自己人来,这态度无疑是怪异的。

    “将军,您这是何意。”其中一个领头的人不解地皱起眉梢问他的用意,对如今贺痕的做法很是疑惑,一时间也无暇去理会那打开的城门,毕竟还有一位身上粘着血腥味久经沙场的将军还站在那里,不容许人进入。

    “我就是这么个意思,摄政王把持朝政,并且还皇权如粪土,这一次我贺痕就当那个替天行道的人,如有不服那么尽管上前来和我较量。”贺痕似笑非笑地说出这番话,提着长剑的身影显得他整个人格外高大。

    在对面的一些人都有了临阵脱逃的意思,不仅是因为打不过,而是因为他们原本的信仰就是贺痕,当初当兵也是因为他才入的军队,现在他选择了这么一条路,跟着他继续走下去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有几个实在是敬佩贺痕的人这个时候直接丢下了手中的武器,小跑到贺痕的面前转过身子,将自己的背后露在他的面前,冲着原本自己的队伍大喊道:“誓死包围在将军面前。”经过他这么一站出来,对面的士兵也越来越多地学着第一个人,逐渐围城了一个大圈。

    “奶奶的,老子早就看那摄政王没有臣子本分了,没想到将军居然会直接出兵,实在是大快人心。”对面类似于这样的声音不在少数,在短短半柱香之内就有大部分的人到了贺痕周围。

    这个时候,对面领头的人有些慌了,他这个位置还是靠着摄政王才坐上的,如果这次出了什么差错,那么在事后,摄政王绝对不会放着自己继续待在这里,只好死死地想要把自己这里的人数保持住。

    “你们这么反叛,我一定会告诉摄政王殿下你们这种行为的,到时候他肯定不会饶恕你们。”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而是被恐惧支配后直接大喊,还用手上的长剑砍死了周围一个想要反叛的人。

    贺痕不屑一笑,按照他来看,那首领就是一个没有脑子的傻子,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对士兵发难,这简直就是逼着他们过来。

    “你简直就不是人!按照你们这种态度,说不定在事后我们也会被灭口,还不如现在就投靠将军!”在周围站着的一个士兵红着眼直接喊出声,看到自己的弟弟在面前死去,这种痛苦简直是刻骨铭心,让他对摄政王这些人怀有的只含有厌恶。

    周围的人目睹了这一切以后剩下的只有寒心,对刚才那位士兵说出的话抱有赞许的态度,原本打算留下的人一下子就改变心中计划,纷纷移动脚步,这让原本就慌张的首领一下子就砍下那个丧失弟弟了的男子的人头,希望这样就能够让那些快速流失的人赶紧回来。

    但是,这种残忍的手段只是加剧了人口的流失,没一会儿,他们的队伍里面就仅仅还有几十个人,无一列外是摄政王的亲属,这个时候也不能够反叛,只是在心里奢望情势会有所好转。

    没一会以后,副将的军队就士气昂昂来到了城门,结果发现黑压压的一群人已经等在门口,而且领头的还是自己的将军,一个个都蒙神了,也顾不上提剑厮杀,而是个个茫然对视起来。

    “怎么回事?难道将军这次是来阻止我们的吗?”

    “应该不会吧,毕竟这次的任务也是将军准许了的。”

    “那怎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

    ……

    一时间这样的话语不断,让他们的心态都有些不太对劲,这个时候副将实在是没了神冲着贺痕问道:“将军,这是怎么一回事?”

    贺痕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影响力居然那么大,直接导致了那么多人投靠自己,但这也是最好不过的结果了,耸肩似是有点无奈道:“他们看到我就投奔了。”从头到脚就杀了几个人再说了几句话,这倒是在座人有目共睹的。

    “……原来如此。”副将在看到将军漫不经心模样的时候,眼角还是狠狠抽动了一下,原本这简直难如摘星辰的事情,没想到自家将军一下子就办好了,可还真是让人嫉恨又自愧不如,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继续按照他们说的做喽,我只是半夜闲着无趣出来逛逛,正好遇上了你们。”说完这些话语以后,将军就直接转身离开,丝毫不拖泥带水,让一群效忠他的属下面面相觑,根本不会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

    柳名和柳新的嘴角狠狠抽搐,这么明显的假话如果他们还听不出来那么也不用继续混了,谁会半夜无事直接出来了,还到了皇城大门口来撕杀了几个侍卫并且说服其他所有的人,这样如果真的是巧合那么真的就没有特意了。

    虽然这么想着,但两个人对贺痕还是抱有谢意,如果不是他,那么估计这一次进入皇城还需要一阵厮杀,那时候估计摄政王都会做好准备了。

    “你们这些人,现在继续守卫皇城,之后等待调令。”在贺痕离开只有,副将整个人看起来都自在不少,命令起人来还是顺溜,他想想这次带来的人数,有些无奈,“你们前面三万人随我去包围摄政王府,剩下的全都包围皇宫。”

    “是!”一群人大喊起来,虽然骨子里已经充满战意,但是这种无从发泄的感觉才是他们无法忍受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