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奇怪的她
    他的心里没有因为当初做出那种事情的惭愧,而是对当时没有把后事给料理干净的悔意,柳新和柳名自然也是知道像他这样的人自然会不会有那种情绪,所以也就根本不去在意那些。

    柳新蹲下身子,看着这才刚见面没有多久就已经离开人世的皇上,心里一种莫名的情绪翻腾,让他最终还是忍不住上前,蹲在皇上的尸体前,看着他眼边的皱纹以及他手指已经几乎冰凉的温度,眼角有一些不太明显的泪痕,虽然说是没有太多的亲情,但是来自血缘的牵绊也是必定存在的。

    “皇祖父……一路走好……"在柳新犹豫了很久以后才说出了这句话,并且第一次承认了在他看来苟且偷生的皇上是他的皇祖父,原本所有心里的矛盾一下子化为虚无,他在别人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擦去了眼边的泪水,在黑夜下也不会暴露出他的眼睛还泛着红。

    柳名的眼力自然也是要比平常人好上很多,在看到柳新的情绪明显不对以后就上前搂住他的肩膀,拍拍他的背安慰道:“这也是一件逼不得已的事情,先帝的做法是最正确的,不然也不会让这件事情以这么简单的方式解决。”

    他现在想起来当是先帝那坚毅的眼神,就还是感觉有点恍惚,没有料到在外面风评那么差的一个人,现在居然会因为摄政王的威胁而直接跟他闹了个鱼死网破,让他心里都对先帝有了敬意。

    “我知道。”柳新装作不在意地笑了笑,终于将自己的视线从那具尸体上面移开,重新站起身子。

    如今周围的气氛变得严肃庄重,所有的人情绪都已经得到了一定的缓解,只是个个好奇地打量这个在先帝自尽之前传授王位的人,他们不是先帝肚子里面的蛔虫,自然也不知道他在那么多子孙之中把王位传给这么一个刚认识的孙子有什么用意,但也是不能够质疑。

    “既然先帝都如此说了,那么这王位我是一定要收下了。”柳新语气平淡,不紧不慢道,随意的样子仿佛就只是受到了一件礼物,让下面的人眉角跳了跳,一个个跪倒在地上大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声音如同排山倒海一般,传至方圆几里都会让人听到,柳新对着柳名一笑,心里暗自盘算着,那些大臣们还需要多久的时间才会到达这里。

    三年后,西戎国皇帝诞辰,举国欢庆。

    高座之上,东方慎携皇后谢氏一起接受群臣的祝福。

    “臣等祝陛下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吾皇万万岁,皇后千千岁。”

    “平身吧。”东方慎微微抬手,脸上红光满面,“今日时加盐,不谈国事。”

    宴会很快就开始了,不仅群臣送上自己的礼物,就连外国前来修和的使者也带来了奇珍异宝。

    东方慎很满意,尤其是在东方怀攻克了敌国的两座城池给他庆生。地下使臣各怀心思,无论如何他都让他们看到了西戎国的强大。

    “皇上今儿个高兴,臣妾也锦上添花让一干姐妹准备了惊喜。”

    “哦?”

    闻言东方慎的大掌握住了皇后纤细的腰肢,暧昧低语,“朕的好皇后,你不如把自己送给朕?”

    皇后嗔怪的瞥他一眼,风情万种,“皇上净拿人家说笑,我不早就是皇上的人了吗?”

    娇俏的姿态让东方慎心头一紧,眼里迅速染上一片火热。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好好关怀一下他的皇后呢?

    悠扬,空灵的音乐声响起,一抹红色的丽影像是一只翩然的蝴蝶悄然而至。不仅东方慎,就连在座其他人的注意力都被夺过去。

    旋转,跳跃。曼妙的身影在琴声中起舞,两者融为一体。每一个动作恰到好处,面上的红纱更为她添了几分神秘,似真似幻。让人有一窥芳容的冲动。

    一阵异香袭来,座下观众轰动四起。

    天,他们看到了什么?居然有蝴蝶向着中央起舞的身影飞去,在她周身盘旋,一起共舞。

    刹那间,天地都失了芳华,惟有她一个人是鲜艳如火的。

    舞蹈结束,众人都没从惊艳中醒悟过来,痴痴地盯着刚才献舞的女子。

    她取下面纱,神情谨慎眼神不敢乱瞟,怎么看都是一副唯唯诺诺的作态,丝毫不见刚才舞蹈的大气之风,蝴蝶还在她周身纷飞,却显得无比滑稽。

    满座震惊,但绝不是因为她的巨大反差,而是她的那张脸。

    东方怀失神的从座位上起来,一个飞身到她跟前,抓住了她的手腕,异常激动,“你怎么会在这儿?你没死?”

    眼前的人,眉眼身形完全是跟柳初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东方怀完全不敢相信,生怕他是思念过度出现了幻觉。

    掌心传过来的温度告诉他,不是的,她真的存在。满腔装不下溢出来的爱恋让他把红衣女子一把抱住,恨不得将之揉进血肉里。

    “你……是谁?”

    美梦破碎的声音响起,脸是柳初的脸不假,声音却完全是另一个人的。胆小怯懦,跟柳初完全不像。

    东方怀松开那人,盯着她的脸看上半天。神韵气质果然跟柳初截然相反。

    “你不是她。”

    “淮王,你在做什么?那是皇上的妃子。”

    皇后的一声娇喝让其他人又是一愣,东方慎的眼神变得格外危险,紧紧抓住了皇后的手腕,“你刚才说什么?”

    手腕被捏得生疼,皇后的眉头蹙成一团,抱怨道:“皇上,你弄疼人家了。”

    东方慎哪有闲情逸致管这些,眼神警告她让她老实交代事情原委。

    原来几日前,皇后路过冷宫的时候发现了这人。看到她那张与柳初一模一样的脸后,她也很是惊讶。但那人不是柳初,姓木单名一个柔字,木柔。

    一个冷宫的妃子罢了,连皇帝的面都没见过就因为得罪了已故的皇太妃被打进了冷宫。

    咋看之下确实很像,但她身上没有柳初背上的印记。想起怀王对那人的重视,谢皇后便自作主张叫人献舞。

    “你当真不是她?”

    尽管东方怀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视线还是无法从木柔的身上转移。想起柳初早已丧生在他手上,心中又是一阵抽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