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这张脸
    将这一幕看在眼底的东方慎周身寒意沉沉,坐在他身边的皇后感受最深,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东方慎转过头来,眼中没有任何温度,嘴角玩味,“朕的好皇后,你倒送了朕一份大礼。”

    在他毫无感情的眸子的注视下,谢皇后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底下的文武百官不乐意了

    又是皇上的妃子,又偏偏长得跟柳初一模一样,看东方怀为她失魂落魄的模样。群臣感到了莫大的危机。

    “启禀皇上,此女身份复杂,身上又有诸多牵扯,留下来恐生祸患。不如杀了了之。”

    起身说话的是礼部侍郎,王坤。

    东方怀的瞳孔缩成一个小点,脸色不善的盯着那人。

    “皇上大喜的日子王大人却一心想造杀孽。到底是何居心?”

    王坤脸色青紫,他一个文人此刻居然说不过东方怀,愤然甩袖,“老夫问心无愧,还请皇上明鉴。”

    “皇上,臣附议王大人的说法。之前那柳氏妖女将我西戎搅得一团乱糟。不管如何,这冷宫里的人本就是戴罪之身。长得像她更是罪上加罪。请皇上杀了她。”

    兵部的一个少将也站了起来,帮着说话。一看有了帮手,王坤说话更有底气了些。

    “是啊,皇上,宁可错杀一百,也绝不能放过一个。”

    两人一唱一和,句句置木柔以死地。可怜的人儿哪里碰到过这些,一张小脸死白,毫无血色。

    东方怀新生疼惜,想把她护进怀里好生安慰一番。

    可是不行,这人是皇上的妃子,辈分上还是他的嫂子。东方怀心里一阵窝火,便把怒气全部撒在刚才说话的两人上。

    “好一个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王坤,照你们这意思,但凡西戎又长的神似柳初的人都应该被抓起来问罪?你们这是想置陛下于不义,叫他做一个昏君啊。”

    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又岂是那两人所能承受的?扑通一声跪下来表忠心,唯恐东方慎误会。

    “皇上明鉴,我等也是一心为了皇上,为了西戎着想。绝不敢有二心。”

    “倒是怀王殿下,他强词夺理,分明有心护着那妖女。”

    文武向来不和,今天倒是同仇敌忾。一阵求他明鉴的声音吵得东方慎耳膜疼,更让他头疼的是东方怀,紧紧地护着木柔,一点都没有退让的意思。

    捉摸不定东方慎心里的想法,东方怀只能下一剂猛药。跟他一个心腹对视一眼。

    他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

    “属下不能看着王爷犯糊涂,绝不能再容这妖女迷惑人心。”

    寒光乍现,只见他提着一把见冲过来,对准了木柔就要刺。

    久经沙场的戾气震得木柔浑身无力,脚下仿佛被钉子盯上了一样。怎么也挪不开脚。

    千钧一发的时候,东方怀以身挡在了他面前,左臂被刺中,血液顺着伤口流出来,将玄色衣袍的颜色染的更深。

    “王爷。”那人表现得很震惊,哐当一声剑跟着掉在地上。

    “啊!血。”

    身后的小女人不经世事,鲜艳的颜色刺激了她的感官,华丽丽的两眼一白晕过去了。

    东方怀拍她摔出毛病,眼疾手快的揽入怀里。

    “够了,你们闹够了没有?”

    东方慎重重的一拍桌子,龙威大怒。底下闹哄哄的局面一下子安静得出奇,跪了一地,大气也不敢出。

    “荒唐,朕的寿宴被你们搅得一塌糊涂。外国使节还在这里,你们是想让他们看我西戎的笑话吗?”

    被点名的使者迅速掩去看好戏的表情,低下头,不敢与其对视。

    宴会闹了个不欢而散。

    东方慎一锤定音,“怀王,你跟朕到御书房,其他人自行散了。”

    闻言,东方怀多看了怀里的木柔一眼,放心不下四个字全写在脸上。

    面色一沉,东方慎招了招手,“来人,把木柔带下去,听候发落。”

    东方怀没有松手,直到东方慎补了一句,“朕跟你保证不会伤害她。”

    御书房里,东方慎刚吩咐完那群宫女太监先退下去,他们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

    开玩笑,皇上大人还在气头上,谁敢触他霉头。这不是找死吗?

    “皇上,那木柔……”

    还未来得及求情,东方慎横眉冷眼打断了他的话,“东方怀,你到底想做什么?别以为仗着朕的信任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皇上既然信小王,不如将木柔交给我。”

    “放肆,东方怀你好大的胆子。”

    东方慎正是知道东方怀打的是什么主意才不肯同意,两次了,他已经亲眼看到在两个女人身上跌过跟头。

    他不想再看见第三次。

    东方怀已经跪下去了,腰杆挺得笔直,可见没有半分毁意。东方慎知道,他这个弟弟看似温良恭顺,实则一旦触及了他的底线。

    他就是拼了那条命,也会跟你同归于尽。

    这样的人,忠君爱国是个不错的左膀右臂,一旦动了歪心思,则后患无穷啊。

    东方慎心里多了几分考量。

    “皇上,请允许我带她出宫。”

    “朕的好弟弟,你是不是忘了木柔的身份?她可是朕的妃子。”

    东方慎似笑非笑,眼底阴阴沉沉。东方怀心里咯噔一下,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身体绷的像一条直线。

    声音沙哑,“皇上想做什么?”

    “你说呢?”东方慎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非正非邪。

    ……

    木柔被带往了一处偏殿,悠悠转醒时,皇后娘娘对她笑的一脸温和,“醒了”

    “娘娘。”她下意识的往后靠,不明白为什么皇后虽然笑着,她却还是觉得害怕,觉得冷。

    谢皇后眼里笑意更深,阴恻恻的,皇帝先前紧捏住的那只手腕还在隐隐泛疼,越疼她笑的越灿烂。

    导致整个笑容无比诡异狰狞,木柔吓得瑟缩不止,眼睛里有泪在打转儿。

    “你可是怨我白天推你上台,差点因此送命?”谢皇后一秒恢复到常态,一个温柔善良的好国母。

    可不是吗?本来她应该好好的在冷宫里安度残年,好不容易出来一回惹得龙颜大怒,群臣对她喊打喊杀的。

    她做错了什么?会因为这张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