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真假
    皇帝寝宫,东方慎坐在高位,看着一个个来报:“没有发现。”的人,脸上的神色也是逐渐凝重。

    “查!给朕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的查清楚!居然敢混入朕的后宫!必须给朕找出来!”

    东方慎正在发脾气,下面的人都领命出去了,公公从门外进来禀报。

    “皇上,怀王来了。”

    “让他进来。”

    东方怀疾步进来,当即询问:

    “皇上,具体所为何事?”

    东方慎言简意赅。

    “宫中混入北晋奸细,朕正在派人排查宫中各个角落!势必要将其余党羽揪出来!”

    东方怀能感受到东方慎的愤怒,仇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来去自如,换作是谁都会震怒吧。

    但是想必抓获的机会也是不大了,所以东方怀也就没在准备往这方面进展什么。

    “皇上,可否让小王去看看那个奸细?也可以从他嘴里逼问出些许。”

    “他被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哪想东方慎却说出了这话,东方怀也是皱眉,死了?这就有点麻烦了。

    要是活着,他还可以严刑逼供,但是要是死了,这可就疑窦丛生了,怎么死的?谁杀的?这里面有没有其他势力牵扯进来?

    这奸细一死,这些都成了问题,东方怀皱了皱眉,还是告辞东方慎往出事地点去了。

    一路上东方怀都在思索,这奸细的身份,后颈有印记证明是北晋派来的,可是到底是真是假,人死了,光凭一个印记,无从考证。

    东方怀苦思无果,还是决定亲自查看尸体,再试着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好。

    东方怀赶到御花园,四处都有守卫,东方怀正蹲着检查尸体。突然,眼神一转,轻声呵斥:

    “谁!”

    接着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时,径直飞身追过去,草丛簌簌,东方怀抓住来人,只见一张熟悉的小脸。

    看着后面追兵追过来,赶紧带着小人飞身隐匿,躲在树上,看着身下追兵呼喝追了过去,东方怀这才送来捂住小人的手,眼中闪过一抹深思,然后带着人离开。

    一处僻静荒僻的内宫湖,东方怀带着人缓缓落下,站定,东方怀放开对那人的钳制,逼近她,压迫感十足的问:

    “你为何半夜三更跑到御花园?是故意的吗?”

    木柔吓得跌坐在地,低头手足无措。

    “我,我……”

    东方怀却似突然激动,上前按住木柔的肩。

    “柳初,是你吗?”

    木柔听到这个名字愣住,抬头直直的看着东方怀,东方怀则是激动的将人揽入怀中。

    “柳初,我就知道是你……就是你……为何狠心不肯认我,当初在东麓收到你破解阵法的手书,我就知道,你没死,我成功了!”

    木柔没有吭声,仿若被吓住了,东方怀却是自顾自的说着,语气前所未有的柔和。

    “柳初,当初看见手书,我就知道是你,我认得你的手笔,我专门循着手书的痕迹四处寻你,可是没想到,那小老头胆敢骗我,让我错失与你相识,该死!”

    “我错认成了刘芜,还出手伤了你一次又一次,我真该死!柳初,我对不起你,柳初,没想到,最后也是我亲手……”

    说到这里,东方怀突然紧了紧怀抱,木柔感觉自己快被揉碎了,可是她还是没敢吭声,生怕此时丧失理智的王爷会对她做什么。

    “柳初,不,你是木秀,我一直爱着的木秀,当初你到西戎为质,我年少轻狂,处处针对于你,最后知道你回国,我的心空落落的,我才知道,你回国之后,一并把我的心也带走了,后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

    “你嫁给孙晋,我嫉妒!我嫉妒他!他要是好好对你也就罢了,可他,可他没有照顾好你,你偏偏就这么去了,我不甘心!我不相信我记忆中无所不能的殷木秀会死在这种人的手上。”

    “可是,这却是事实……”

    东方怀又陷入低喃,抱着木柔的力道柔和了几分,他抬起脸来看着木柔。

    “我去求了师父,让他救你,师父说,要我十年寿命为祭,而你能重生回来的把握却不足十之一二,但我相信,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因为你是木秀。”

    木柔怔怔的看着他,东方怀继续说着,眼中已经有了几许疯狂。

    “我找了三年,遍寻不获,周围的人都以为我疯了,对我说,你不会回来了,但是我不相信,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果然,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东方怀捧住木柔的脸,神情坚定的说:

    “木秀,我亏欠你太多,如今上天又让你回到我的身边,日后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要报仇,我必定拼尽全力帮你完成,哪怕你要我死!”

    死字音落,木柔才从失神中反应过来,她慌忙挣脱东方怀的手,快速后退。

    “怀王爷,您真是深情,无奈,木柔是个无福之人,若是可以,木柔也想成为怀王爷口中叫木秀的女子,木柔觉得,若是她能听到怀王爷今日的深情之语,一定也会感到无比幸福。”

    木柔唯唯诺诺的说完,东方怀脸上的狂热已经渐渐褪去,只剩下深深悲哀,看着木柔,神色痛苦的起身。

    “你不是她,不是她,你不是我的木秀……木秀……”

    木柔坐在地上看着东方怀渐渐远去,失落的背影看起来让人心疼不已,木柔怯懦的看着东方怀走远,直到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回到自己的寝宫之时,搜查已经到了尾声,所有士兵无功而返,木柔回到寝殿,挥退宫女。

    点着灯,木柔靠在窗棂上望着窗外的夜色,嘴角挂起一抹浅笑。

    脑中回荡的是东方怀一字一句的深情告白,心中暗暗嘲讽。

    真是难为这个铁血王爷了,为了诱敌深入,不惜扮演成这么个痴情种子,哼。

    木柔来之前,就已经被上面的人告知了东方怀和那个与自己长相相似的女子,关系已经恶劣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怎么可能还会有爱这种东西存在。

    想到这里,木柔唇角再次勾起一个讽刺的微笑。

    “差点连我都要感动哭了,这个东方怀,没想到心思如此深沉……”

    另一边,皇帝寝宫。

    “回禀皇上,以上就是王爷和木贵妃的所有对话。”

    暗卫跪在下面,恭敬的回答完所有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