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侍寝
    东方慎听完,眼中已经是深深的忌惮。没想到,他这个皇兄居然对那个女人这么痴情!

    而这个木柔,出现的时机太过蹊跷,虽然是被皇后带出来的,但是这出来的时机也太巧了。简直就像是精心设计过的,而且自从出现以后,皇宫里就没有安宁过。

    今日宫中出现北晋奸细,而她出现在附近,本来就值得怀疑,如今更是让自己皇兄开始魔怔了。

    因为她,东方怀还与自己对峙,今日还出现了如此诡异的对话,哼!不承认自己是柳初也没关系,因为不管怎样,这个木柔的身份,都不只是一个后宫冷妃那么简单!

    东方慎这么想着,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于是挥来公公,吩咐他一些事。

    公公领命,接着就带人到了木柔的宫殿,木柔收到通报出门相迎。

    “木贵妃,今晚皇上宣你侍寝。”

    木柔像是高兴坏了,激动的谢恩,公公不由嘱咐。

    “今晚皇上受了惊,木贵妃可要好好安抚才是。”

    木柔连连称是:

    “多谢公公提点!”

    那公公点头,躬身。

    “那咱家就先告辞了,木贵妃还是赶紧做好准备,迎接皇上驾到吧。”

    第一百八十章:试探

    木柔这边,收到公公的消息后,所有人都动员起来,宫女们也开始激动,因为自家主子得了恩宠,她们日后在宫中也会更加受人尊敬些。

    沐浴更衣打扮妥当后,木柔为首的一行人都现在门口迎接东方慎的到来。

    “皇上驾到!”

    公公特有的尖细嗓音唱道,而东方慎则是威严甚重的来到木柔的殿外。

    “参见皇上!”

    所有人跪地行礼,东方慎上前扶起木柔,眼神温柔的看着她,接着挥退左右。

    “你们都下去吧。”

    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往门外走去,还贴心的将大门给关上,一时间,殿内只剩下东方慎和木柔二人。

    木柔红着脸,有些害怕,也有些害羞,声音娇柔软糯。

    “皇上……”

    东方慎看着低头羞红了脸的木柔,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抬手搂住木柔的肩,将人圈在怀里。

    “柔儿,今夜,好好陪陪朕,来,陪朕喝两杯。”

    木柔害羞的将脸埋入东方慎的胸膛。

    “是。”

    来到桌案,木柔轻柔的为东方慎斟酒,酒杯满了,东方慎却是没有动作,木柔疑惑的看着东方慎,出声提醒。

    “皇上?酒斟满了。”

    东方慎挑起木柔的下巴,邪气的笑笑。

    “朕今日不想动手,柔儿,喂我。”

    木柔脸色又红了几分,已经红到耳根了,紧张的快要失去呼吸一般,东方慎看着身旁面红耳赤的小人娇羞的模样,心中不由也是荡漾了一下,随即双眼一眯。

    自己抬手将桌案上的酒杯执起,再搂过木柔的后颈,将酒杯放置木柔的唇上。

    “既然柔儿不喂朕,那就朕来喂你吧,柔儿,张嘴。”

    木柔下意识的张嘴,无奈,东方慎倒得急了些,许多酒液就这么洒了出来,酒液清亮。

    顺着木柔的红唇流向光洁的下巴,然后滑过细腻白皙的脖颈,最终流入胸口衣襟,消失不见。这一幕看得东方慎口干舌燥。

    他一把将木柔揽入怀里,木柔低声惊呼,东方慎却是没有顾忌她,将手放置在木柔的细腰揉着,感受着身前小人柔软脆弱的身体。

    呼吸也粗重了几分,他低头看着双眼迷离的木柔,咬牙切齿的说:

    “柔儿,你说,当初朕怎么就没有发现你呢?”

    木柔被东方慎摸得浑身发软,像一滩水一样化在东方慎的怀里。

    “妾身,妾身也不知道,妾身也想早日认识皇上,嗯……”

    东方慎听了木柔的话,眼神更加深了几分,他掰过木柔的脸,让木柔那双剪水眸子看着自己。

    “柔儿真是这么想的?那柔儿可愿意告诉朕实话?”

    木柔迷茫的看着东方慎,脑中一片混沌,疑惑的开口。

    “皇上说的是什么?”

    东方慎眼神微微闪烁,胸膛处却传来一阵强烈的刺激,低头,只见木柔柔若无骨的柔胰,正不安分的伸向自己的衣襟内。

    东方慎的眼神又暗了几分,搂住木柔就往床榻走去,衣袂飘落,木柔的外裙已经被东方慎扯落,东方慎的衣袍也松散开。

    他沉着脸看着床上香肩半露的木柔,俯身就吻着木柔的脖颈,鼻尖萦绕着木柔身上的淡淡幽香。

    不由的深深吸了几口,享受一般的闭上眼睛,手上的动作加快,木柔身上的中衣也渐渐脱离,白皙的皮肤也泛着粉红。

    东方慎像是被蛊惑一般,唇吻的渐渐下移,手上的动作也不安分起来,双手拖住木柔的翘臀,轻轻揉捏着。

    木柔更是大胆,双手伸进东方慎的衣襟内,抚摸着坚实的躯体,这大胆的动作,让东方慎身体颤了颤,东方慎轻哼,抬头,就看见身下木柔已经双眼迷离。

    而面泛桃花,红唇灼灼的木柔,让人有着一亲芳泽的冲动,东方慎眼中升起一抹欲色,俯身就想要亲吻。

    木柔仰起脸,迎接着东方慎的吻,而东方慎却在即将接触的时候停了下来,眼中瞬间恢复清明。

    看着身下小鸟依人的木柔,东方慎突然怒了,将木柔推开,自己起身,怒气满目的指着木柔,大声呵斥:

    “你!到底有没有心!是不是真的让你侍寝你也做!”

    木柔被突然发火的东方慎吓住,脸色苍白,眼眶也红了起来。

    “皇上,臣妾哪里做错了吗。您,您……”

    东方慎看着面前哭的楚楚动人的木柔,眼神多了几分厌恶,心中也为皇兄不值。

    “哼!柳初!你接着演!我真为皇兄感到不值,你根本不配!”

    说完,转身拂袖离去,不理会身后的抽泣声,一身怒气的回到自己的寝宫,挥退所有人,一个人静静坐着,东方慎也久久不能平静。

    因为他现在脑子里想着的东西,让他不能平静,也无法平静。

    东方慎陷入回忆,当初殷木秀的身死的消息传过来时,他哥哥当时的疯狂他还记得,后来直接心灰意冷,竟然将这西戎的江山拱手让给了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