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心机
    “皇上,此时时间也不早了,皇上不如就留下来歇息了吧,臣妾……”

    东方慎抬手,径直起身。

    “不了,朕还有许多奏折要批阅,皇后若是累了,就早些歇着吧。”

    皇后掩饰着眼中一闪而过的苦涩,大方得体的笑笑:

    “如此,臣妾就不打扰皇上处理国事了,公公。”

    躬身站在东方慎身后的公公闻言出来一点对着皇后躬身。

    “咱家在,皇后娘娘有什么吩咐。”

    皇后对着他微笑。

    “皇上处理国事,我们这些后宫之人也不好上前伺候,你整日跟在皇上身边,还是要好好照顾皇上的身体。”

    “是,咱家记住了,咱家一定记住皇后的教诲,好好照顾皇上龙体。”

    东方慎板着脸,转身。

    “好了,朕先走了。”

    到了书房,东方慎却是唤来公公。

    “朕以为,皇后说的也很是有礼,传朕旨意,宣木贵妃来书房伺候。”

    公公惊诧了一下,接着恢复脸上的微笑。

    “是。”

    木柔被皇上宣入书房伺候的消息传遍后宫,各个宫中蠢蠢欲动,皇后听着回禀冷笑。

    “看来,不用本宫亲自动手了。”

    朝堂大殿,群臣觐见。但是众人很快发现高台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人,正是木柔。

    东方怀也看到了,没想到皇弟会让木柔到前朝上来,皱眉担忧的看着木柔,虽然木柔不承认自己是木秀,而且他也基本失去了希望。

    但是她毕竟生了一张与木秀相似的脸,所以他现在也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情,只是希望东方慎不要为难她。

    木柔战战兢兢的在东方慎身边伺候,东方慎将殿下东方怀的一举一动都看得真切,眼神一瞟,就把目光放在了木柔的身上。

    “木柔,上前来给我研墨。”

    东方慎的开场不是要议事,而是吩咐木柔伺候,台下的群臣也知道这些日子后宫木贵妃和东方怀的风言风语,此时皆是缄默。

    静观其变,木柔小心翼翼的上前,头都不敢抬,只是小心的握住手中的墨研,然而东方慎却是不经意的抬手,吓了木柔一跳,墨汁突然飞溅出来,沾染了东方慎面前的宣纸和东方慎的袖子。

    公公得到东方慎的示意,赶紧跳出来。

    “大胆!居然敢冒犯圣上!来人把她给我拖下去!”

    众人心中等着的事情发生了,东方怀一直担心的事情也发生了,但是木柔已经被人拖到了殿下,东方慎还什么都没说,东方怀也不好开口。

    “皇上!柔儿知错了!求,求皇上不要打柔儿!”

    东方怀站不住了,想要起身,却被身边的官员拉住。

    “王爷,不要冲动,你现在出去恐怕会让事情更加严重,皇上已经对木贵妃法外开恩了,要是你一出去,怕是木贵妃性命不保啊!”

    那官员苦口婆心,东方怀心中挣扎,木柔害怕的对着东方慎磕头。

    “皇上!饶了柔儿吧!是柔儿错了,柔儿知错!”

    东方慎皱眉,公公会意,上前指挥殿下的宫女。

    “把她嘴巴堵上!免得惊扰了皇上!”

    于是马上就有人上前,粗暴的将木柔的嘴巴堵上了,身体也被按在原地动弹不得,木柔哭红着眼挣扎着。

    “呜呜呜……”

    东方慎这个时候突然抬手,对公公使了一个眼色,公公板着脸上前。

    “来人!上夹板!”

    在场的官员无一不头皮发麻,都低着头不敢看,东方怀心里一紧,就挣脱被抓住的袖子起身上前。

    “皇上!”

    东方怀出声阻止,东方慎抬手,端着夹板的宫女停住,退下去。

    “皇兄可有什么话说?”

    东方慎对东方怀是敬重的,但是他并不希望东方怀对这个木柔有过多的贪恋,就像之前对柳初那样,虽然东方怀不承认,但是他这双阅人无数的眼睛可不是白长的。

    东方怀看了眼地上一脸害怕的木柔,赶紧上前将她扶了起来,把她嘴里的布团取了出来。

    动作温柔的不可思议,看得东方慎甚是刺眼,他瞪了一眼低头怯懦的木柔,大声道:

    “把她带到殿外跪着,朕没让她起来,谁也不许让她起来!”

    木柔麻木的被人拖了出去,东方怀再也淡定不了,开口求情。

    “皇上!何必与一个女子计较?”

    谁知东方怀竟是直接道:

    “朕就是要与她计较!”

    木柔被拖出去跪在殿外,刚好下雨了,皇后这个时候也正好带着佳惠贵妃来给皇上送汤,佳惠贵妃径直走到木柔身前站着,身边的宫女则是恭敬的给她撑着伞。

    木柔在雨中瑟瑟发抖,佳惠贵妃笑得得意,眼神在木柔身上上下打量。

    “呵,我当是什么国色天香,原来就是这么一个丑八怪,看来皇上近日是太累了,眼花看不清美丑了吧。”

    木柔低头,身上因为被雨水沾湿而一抽一抽的。

    佳惠贵妃上前,将绣鞋踩到木柔的手指上,木柔痛呼,佳惠贵妃就越是高兴,脚下也越发用力。

    “怎么,还知道痛?你不是脸皮厚吗,怎么一踩就受不了了?”

    木柔抬头眼底闪过一丝寒冷的杀气,吓得佳惠贵妃不由收回了脚,心底泛起凉意,等她回过神来,脸上一片羞恼,这个小贱人居然敢用这种眼神看她!

    但是等她凝神看向木柔的时候,木柔又是一脸胆小怯懦的表情,倒是让她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不过一时间,倒也不敢再上前对木柔做什么,只不过,嘴上却是不饶人。

    “你倒是会装柔弱,哼,三分颜色开染房,你以为皇上真的会独宠你吗,今日不就被皇上赶出来了?”

    一边看戏的皇后冷眼旁观,看着佳惠贵妃羞辱木柔,也是微微一笑,眼中的怨恨不比佳惠贵妃少多少。

    殿内,因为东方怀的突然求情,东方慎也不想让大臣看见自己和东方怀的家务事,于是挥退了所有官员,一时间,群臣散去,大殿只剩下东方慎和东方怀。

    东方怀见人都走光了,这才开口。

    “皇上,臣以为,皇上应当将目光放在国事上,而不是单单针对这样一个弱女子!如今北晋对我们虎视眈眈,东麓虽然龟缩不前,但是实力不可小觑,同样狄丘虽然弱小,却励精图治,这些我们都不得不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