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告状
    架着宫女的人为难的看着皇后,只见皇后扬了扬下巴,示意将人带下去,然后那两个人头也没回的将人带下去了。

    “娘娘!娘娘!救救奴婢啊!娘娘!”

    宫女越是激烈的喊着,佳惠贵妃的脸色就越是难看,皇后这是当众打她的脸啊!于是面色不善的转过头。

    “皇后娘娘,您这样会不会太过残忍了,只是跟风说了几句话而已,况且这本来就是事实,如今您却要将他们处以蒸刑,若是被西戎百姓知道了,定要说您不够仁慈。”

    皇后从高台上下来,走到佳惠贵妃的身前,凑到她耳边说:

    “要是没有一个爱嚼舌根的主子,怎么会有这种爱嚼舌根的奴才,若是你不去宫外乱说,百姓会知道这件事?”

    说到这里,皇后突然微抬下巴,放声道:

    “本宫这是杀鸡儆猴,宫中绝对不允许有这种现象存在,若是你们不信,随时可以试一试!”

    皇后说完就抬步离去,留下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佳惠贵妃和错愕的众妃子。

    夜晚降临,佳惠贵妃正在宫中发着脾气,将桌上的茶盏全部摔碎。

    “可恶!皇后!你真以为我治不了你是不是!打狗也得看主人!当着我的面对我的人下手,你也太不把我当回事了!”

    “佳惠贵妃娘娘,息怒啊!”

    宫女劝着,等一下皇上要过来歇息,要是看到这一幕,定然是不高兴的。

    “给我滚开!”

    佳惠贵妃将宫女甩开,现在自己父亲在朝堂上如日中天,皇上也要敬上三分,她今日被皇后欺负了,还要忍气吞声不成?

    “皇上驾到!”

    众宫女赶紧出了寝殿迎接,佳惠贵妃却是动也不动,而是趁着东方慎进来之前跌坐在地,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东方慎来的时候没看见佳惠贵妃出来迎接,眼中闪过一抹深意。

    “你们主子呢?”

    一个宫女机灵的说:

    “回皇上的话,佳惠贵妃刚刚失了最贴心的奴婢,所以悲痛欲绝,故而没有出来接驾,希望皇上不要怪罪佳惠贵妃娘娘。”

    东方慎听完,脸上表情未变,只是淡淡的说了句:

    “哦?是吗。”

    接着就抬腿迈进寝宫,入目就是地上的一片狼藉,而佳惠贵妃正跌坐在地上痛哭,见东方慎进来,抬眼看着他,哭的梨花带雨。

    东方慎眼中闪过一丝怒气,很快用温柔的神情取代,上前将佳惠贵妃扶起来。

    “这是怎么了,昨日还好好的,今日怎么哭成了泪人儿了?惠儿,有什么委屈,跟朕说,不要哭了好不好?”

    佳惠贵妃将脸埋进东方慎胸口,然后抬头,一脸柔弱可怜的看着东方慎。

    “皇上,惠儿只是伤心,自从惠儿入宫,每日见到皇上的时间屈指可数,家里为了不让臣妾寂寞,就变着法的给臣妾送人送东西进来给臣妾解闷,那桃儿是臣妾最喜欢的丫头,如今居然就这么离开了臣妾,臣妾好难过。”

    东方慎的脸色未变,只是说:

    “所谓何事?怎么人就离开了?”

    佳惠贵妃低头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抬头却依旧是柔弱的样子。

    “皇上,今日皇后娘娘传唤我们后宫众姐妹说是要处理这次的流言,去了就责怪我们管教奴婢管教的不严,让我们统统罚跪,我们皆是不明就里,这嘴长在他们奴才身上,要真的说了什么,或者私下议论,即使是我们这些主子也不一定能管的过来嘛。”

    佳惠贵妃这样说着,接着突然又开始掉眼泪。

    “可是这次明明不是谣言,怀王爷和木贵妃的事情,明明被很多人都看到了嘛。”

    东方慎的眼神中突然闪过凌利,握着佳惠贵妃的肩膀的手也不自觉的收紧,佳惠贵妃疼的皱眉。

    “皇上,您捏疼臣妾了。”

    东方慎闻言松手,然后笑着说:

    “爱妃继续说。”

    佳惠贵妃低头继续讲着,错过了东方慎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

    “皇上,这次的事情是事实,偏偏皇后娘娘还不准我们说,今日将臣妾的桃儿抓了去,私自审问,招呼都没有给臣妾打一下,就说臣妾的桃儿说了关于怀王爷和木贵妃的闲话,臣妾想要求情,可是,可是……皇后娘娘居然直接将臣妾的桃儿拉出去处以蒸刑。”

    说完,佳惠贵妃赶紧抱紧了东方慎,仿佛很害怕的样子。

    “皇上,皇后娘娘好残忍啊……”

    东方慎抱着佳惠贵妃的肩膀说:

    “爱妃,话不能这么说,后宫的事情,的确是朕让皇后替朕分忧的,这次的事情,朕也已经从皇后那里知道了,的确是谣言。”

    佳惠贵妃听完可怜兮兮的看着东方慎。

    “那皇上的意思,臣妾的桃儿就是死有余辜了?那连臣妾一起杀了吧。”

    东方慎看着撒泼的佳惠贵妃,眼中流露出不悦,但是很快压制住,搂住佳惠贵妃的腰。

    “爱妃,不要说胡话,朕怎么可能舍得让你死呢?这次的事情,是皇后处理的过分了些,可是这次的事情,的的确确是谣言,怀王是我们西戎的战神,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觉得,他会对朕的妃子感兴趣吗?”

    佳惠贵妃突然想起那日怀王警告自己的场景,哼了一声。

    “那可不一定。”

    东方慎的语气也冷了下来,放开佳惠贵妃。

    “那你什么意思?”

    佳惠贵妃见东方慎动了怒,也瞬间清醒过来,西戎谁人不知东方慎对东方怀的敬重,她这样说的确是有些欠妥,于是赶紧补救。

    “哎呀,皇上,您看臣妾这一张嘴,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的意思是肯定是木柔勾引的怀王爷,前些日子不是也有这类似的流言嘛……”

    佳惠贵妃这样说着,一边观察着东方慎的神情,果然见东方慎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于是自己又凑上去说:

    “皇上,臣妾知道怀王的人品,定然不会是怀王的问题,皇上您就别生气了。”

    东方慎低头看了眼佳惠贵妃,然后突然伸出手勾了勾她的鼻子,才终于露出笑意。

    “下次再敢乱说,看朕怎么惩罚您。”

    佳惠贵妃娇笑连连。

    “哎呀,皇上您坏死了……”

    东方慎也不再说什么,一把将佳惠贵妃抱了起来,朝着床榻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