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意外
    “怎么,你的意思,是我在撒谎了?这颗珠子,明明是我爹爹,当今吏部尚书专门从南海给我带回来的,怎么就成了皇上赏赐给你的了?你自己也说了,宫中唯一的一颗,我的这颗不是宫里的,你算什么,皇上凭什么把如此珍贵的珠子给你?这颗珠子明明就是你从我宫里偷的!”

    木柔吃惊的瞪着眼睛,忙着辩解。

    “没有没有!我没有!这颗珠子真的是皇上赏赐给我的!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这颗珠子真的是皇上赏赐给我的!”

    木柔一边辩解,一边朝其他嫔妃递过去求救的表情。其他人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她们谁都惹不起啊。

    “你还要狡辩!木柔,我告诉你,我父亲可是当朝吏部尚书,你偷了我的东西还敢不承认,要是闹大了,你看看皇上到底帮谁!”

    佳惠贵妃知道自己最大的底牌就是自己的父亲,如今搬上自己的父亲,她就不信木柔不怕,至少其他人绝对会有所顾忌。

    木柔却是哭了起来。

    “你,你,这明明是皇上赐给柔儿的,怎就成了你的?你快快将夜明珠还给我!”

    佳惠贵妃未曾想到木柔居然敢过来抢,一时间竟是没有察觉,被木柔直接扑倒在地。

    “啊!”

    “天呐!”

    其他妃子贵人吃惊的看着木柔将佳惠妃压在身下,小红赶紧让人来将木柔拉下去。

    “娘娘,娘娘您没事吧。”

    小红将气的脸色发青的佳惠贵妃拉起来,赶紧整理她身上的衣服发饰。

    “走开!”

    佳惠贵妃气的浑身发抖,瞪着被吓傻呆呆立在角落的木柔,这个蠢货居然让她当众出丑?接着又将目光放在众妃子身上,脸上一阵燥热,因为她众妃子的眼神仿佛都带着戏谑的嘲讽在看着自己。

    佳惠贵妃心里埋怨,都是那个贱人害的,心中仿佛升起一团火,她狠狠的扫视众人。

    “你们!都看什么看!给我跪下!”

    众妃子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木柔被佳惠贵妃的人从角落拉了出来,站在她们中间,膝盖弯被狠狠一踢,就跪了下来。

    木柔眼中冷光一闪,看着踢她的宫女,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杀意,那宫女本来正看着佳惠贵妃,却突然感觉一股凉意升腾起来。

    “你们给我跪下!听到没有!”

    无人跪下,佳惠贵妃顿时觉得面上无光,看着几个没有动作的妃嫔,再次怒斥。

    其中一个粉裙妃子面带傲气的站出来,微微抬着下巴,眼神带着不屈和不屑。

    “凭什么要我们跪!我们做错什么了?为何要跪你!你未免太欺负人了!”

    这人说完,就被身边的人拽住了手臂,她有些不服气的看过去,发现是唯一的好姐妹,齐妃,齐妃正对她使眼色并且摇了摇头。

    “云妹妹,不可冲动。”

    大殿的气氛因为云贵人的话突然凝固起来,佳惠贵妃眯了眯眼,看着眼前这个当众反驳自己的人,像是突然找到了宣泄愤怒的出口,上前不由分的就给了云贵人一巴掌。

    ‘啪——’的一声,云贵人跌坐在地,佳惠妃这一巴掌使了全力,云贵人的嘴角已经泛了血。

    云贵人被打懵了,一时间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佳惠贵妃,心里想的和其他人一样,都没想到佳惠贵妃居然这么嚣张!

    佳惠贵妃得意看着云贵人错愕的表情,敢跟我斗?哼!你们还嫩了点!接着扫视一圈其他人,讥讽的笑道:

    “如何?还有谁有意见?”

    无人应答,其他妃子看着云贵人狼狈的样子,心里叹息,陆陆续续的跪下了,佳惠贵妃身后有吏部尚书,她们身后什么靠山都没有,跟她斗,只是以卵击石,不然也不会特意跑来巴结木柔了。

    “呵呵,敢跟我斗?你们也配!”

    佳惠贵妃俯视众人,眼中轻蔑毫不掩饰,不甘心又怎样?不是照样跪在自己裙下,她的笑话也是可以随便看的?

    木柔一直低着头仿佛很害怕的样子,佳惠贵妃走到木柔身前,蹲下,伸出食指抬起木柔的下巴,尖尖的指甲凹进白嫩的皮肤,挑眉道:

    “如何?你现在可明白?这颗珠子,我说它是我的,它就是我的,我说是你偷得,那就是你偷的。”

    木柔一脸错愕的看着佳惠贵妃,心里却是唾弃,贪婪又嚣张的女人,在后宫终究不会长存。

    佳惠贵妃得意木柔惧怕自己,正想警告木柔不要说出去的时候,一声惊呼骤起。

    “天呐!血!云妹妹!你怎么了!”

    云贵人身边的齐妃惊呼,手指着云贵人的身下,众人看过去,都是下意识的后退,只见云贵人身下正蜿蜒一条红色的血痕。

    云贵人痛苦的捂着小腹,脸色像是失去了血色,惨白一片,额头也冒着细汗。

    佳惠妃也吓住了,众人手忙脚乱中,齐妃突然指着佳惠妃。

    “佳惠贵妃,今日你无因责罚我们,伤了云贵人!皇上不会放过你的!”

    佳惠贵妃故作镇静,面上扯出一丝冷笑。

    “就凭你们?哼!皇上会不会责罚我,也得问问我父亲的意见,一个小小的贵人,也想将我拉下来?太天真了!”

    说完,佳惠贵妃就带着宫女浩浩荡荡的离开,留下惊愕的众人。

    “传太医!快去找太医!”

    齐妃突然回过神,大声呼喊着。

    人群散去,木柔坐在空荡的大殿,皱眉看着两个宫女正在清理着地上那滩血迹。

    “娘娘,云贵人应该是小产了。”

    一个宫女突然来到木柔耳边轻轻说,木柔点点头,随即道:

    “阿云,你再去打听打听皇上那边的情况。”

    叫阿云的宫女躬身出去,木柔看着地上的血,眼前浮现一张稚嫩的脸,突然感到一股不适,起身离开大殿。

    皇后寝宫。

    “皇后娘娘,方才木柔宫中大乱,云贵人在木柔宫里,小产了。”

    皇后皱眉,抬手让给自己按摩的宫女松手,坐直身体,抚摸着膝盖上的黑猫。

    “怎么回事?”

    “听木柔宫里的宫女说,是佳惠贵妃打了云贵人一巴掌后,责罚众位妃子贵人跪下,云贵人应该是受了惊,所以小产了。”

    宫女简明扼要的回禀,皇后听了,勾唇笑得毫无温度。

    “小产了?呵呵,又是佳惠贵妃,呵呵,上次的仇,本宫没有报成,这一次,你休想再逃脱!龙子龙孙的事,岂是那么容易翻篇的?”

    皇后说着,手指附在黑猫身上掐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