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冷宫
    “喵——”

    黑猫一阵凄厉的尖声之后,抓了一把皇后的手,挣脱开来,像门外跑去,一下子不见踪影。

    “哎呀!皇后娘娘,你的手!”

    皇后身边的杏仁吓坏了,赶紧上去就要看伤口,皇后淡淡收回来,接着对杏仁道:

    “准备准备,我们现在就去云岚殿。”

    佳惠贵妃寝宫。

    “这颗珠子当真是漂亮,这么一颗珠子居然给了木柔那个蠢货,简直是暴殄天物。”

    佳惠妃将夜明珠捧在手里把玩,心里嫉妒的同时也十分得意。

    小红则是一脸担忧,她在后宫也是多年了,对于今日云贵人的情况,她心里有些隐隐的担心。

    “娘娘,那云贵人……”

    佳惠妃瞪了她一眼,将珠子放好,然后端起茶盏。

    “休要跟我提她,晦气!”

    派去打听的宫女这个时候也回来了,小红赶紧问道:

    “云贵妃到底如何?”

    佳惠贵妃也斜睨了一眼回来禀报的人,那人有些慌张。

    “回禀娘娘,不好了,云贵人那是小产了!齐妃将云贵人送回云岚殿之后就去找皇上了!说是一定要为云贵人讨回公道呢!”

    “什么!”

    佳惠贵妃瞪着眼睛,齐妃那个贱人,居然敢管这件事?佳惠贵妃不自觉的握紧了扶手。

    小红有些担心的说:

    “娘娘,要是皇上真的追究起来,怕是这件事不好糊弄过去啊!我们要不要赶紧通知尚书大人?”

    “传皇上口谕,佳惠妃听旨!”

    小红的话刚刚说完,公公就大步走进来,尖声唱道,佳惠妃赶紧起身行礼。

    “佳惠妃娘娘,皇上请你到云贵人殿内走一趟。”

    佳惠贵妃笑道:

    “敢问公公,皇上找我去所谓何事。”

    公公并不答话,只是公事公办的口吻。

    “佳惠妃去了便知。”

    佳惠贵妃眼中有些不善,这宫中,哪个奴才谁敢与她这般说话?但是顾忌这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她也不能做什么,只好赔笑道:

    “既如此,既然是皇上召见,那臣妾先去收拾打扮一下,不能蓬头垢面见皇上,这样显得不尊重了。”

    公公板着脸,依旧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娘娘,还是快快去吧,皇上让您马上去见他。”

    佳惠贵妃神色一凝,塞给小红一个东西,小红赶紧收好,点点头。

    等佳惠贵妃带着其他人去了云岚殿后,小红马上拿着佳惠贵妃的令牌出了宫。

    云岚殿。

    寝殿外面,皇后和一群妃子正围在一起,寝殿内云贵人一脸苍白的躺在床上,东方慎收到消息后就赶紧赶过来了,此时就坐在床边,皱着眉看着云贵人,待太医听脉后赶紧问:

    “如何了?身体可有大碍?”

    太医皱眉,躬身行礼。

    “回皇上的话,云贵人刚刚小产,身体极其虚弱,加上本来体质弱,恐怕再难怀上子嗣。”

    东方慎听完皱眉,这个佳惠贵妃,看来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放任她是让她对付木柔的,现在居然赔上了他的孩子!简直岂有此理!

    想到这里,东方慎心里对木柔的怨恨也多了一分,更恨不得将佳惠贵妃砍了给他孩子陪葬!突然一记微弱的声音传到耳边。

    “皇上……”

    东方慎回头,就看见云贵人白着脸看着自己,吃力的说话。

    “你不要说话,好好休息。”

    云贵人摇头,眼眶发红,接着眼泪就出来了。

    “皇上,臣妾没用,没有保住皇上的孩子,臣妾没用……”

    “此事怨不得你,你好好休息!”

    东方慎抓着云贵人的手掌,云贵人继续哭。

    “皇上,臣妾,臣妾日后都要不了孩子了是不是?臣妾……没有福气为皇上生孩子……”

    东方慎瞪了那个太医一眼,接着看云贵人。

    “你放心,朕一定让你身体重新康复!”

    云贵人摇头,眼中闪过一抹恨意。

    “皇上,妾身不求身体健康,臣妾只求皇上为我们夭折的孩儿讨回公道!”

    东方慎看了云贵人一眼,点头。

    “自然,朕必定为你们母子讨回公道,人呢!带来了没有!”

    东方慎刚刚回头大声说,接着门外就传来公公的唱声。

    “佳惠贵妃到!”

    东方慎送开云贵人的手,对着外面喊道:

    “宣她进来!”

    在殿外的佳惠贵妃听到东方慎的怒吼,心里咯噔了一下,经过外殿就看到皇后正一脸看好戏的盯着自己,心里不悦,但是想到自己的处境,还是要拖到父亲来帮忙才行。

    佳惠贵妃有些僵硬的行到东方慎的面前,行礼。

    “妾身参见皇上。”

    东方慎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她,也没有让她起来。

    “你!你这个杀人凶手!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还我孩子的命来!你个毒妇!”

    云贵人突然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惨白着一张脸对着佳惠妃大喊大叫,佳惠贵妃抬头就看见云贵人一张鬼一般的脸,吓的往后一坐。

    东方慎安抚着云贵人,让她躺下,但是云贵人已经神志不清,东方慎只得让皇后进来代替他安抚住云贵人。

    自己则是起身,走到佳惠妃的身边的时候,冷着声音道:

    “你给朕出来!”

    佳惠贵妃冷汗直冒的跟在东方慎身后,东方慎到外面坐下后,立马对佳惠妃道:

    “跪下!”

    佳惠妃照做。

    “佳惠贵妃,这次的事情,你要不要跟朕解释一下?”

    佳惠妃摇头。

    “皇上,臣妾没有明白您的意思。”

    东方慎冷笑。

    “今日你做的事情,所有人都告诉朕了,你还要狡辩吗?朕问你,云贵人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掉的!”

    佳惠妃继续装傻。

    “皇上,臣妾真的不知道啊,云贵人到底怎么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知道?那朕就让你死个明白,来人,宣木贵妃!”

    东方慎抬手,接着木柔就进来了。佳惠妃看见木柔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慌了,其他妃子倒还好,可能会顾忌她父亲的势力,可是这个蠢货,恐怕根本不知道这深宫中的潜规则!

    “臣妾参见皇上!”

    木柔跪地行礼,东方慎根本不想看到她,只是淡淡应了声就开门见山的问:

    “今日在你宫中到底发生了何事?你给朕一字不落的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